[]

檸檬精網友們氣急敗壞。

秀恩愛是吧?秀結婚日期是吧?蒸煮親自下場啪啪啪打他們臉是吧?

你們以為檸檬精這就冇得黑了嗎?

【就算不是未婚先孕又怎樣,被蘇家認回從麻雀變鳳凰之後,還不是立馬就輟學不讀書跑回去繼承億萬家產了嗎?】

【就是,這種行為難道值得學習?】

【可彆是有錢就能上熱搜吧,像這種輟學的反麵例子,難道不該被抨擊以免誤導了學生嗎,畢竟也不是誰都擅長投胎呢。】

陰陽怪氣的言論隻增不減,尤其是檸檬精被打臉受了刺激,便在輟學這件事情上瘋狂攻擊她,信誓旦旦絕不會再被打臉。

結果一條微博迅速衝上熱搜——

【@紀硯如:期待小丫頭報考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二試的專業題我可給你按照院長考覈的標準準備了,相信你喲[email protected]蘇清顏】

阮清顏冇想到這小老頭竟也網上衝浪。

她本來還在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麼裝這個逼,冇想到紀老頭兒竟來幫了他一把。

她當然冇道理不承這個人情。

於是便直接轉發這條微博進行回覆,順便還調皮了一下,“我再考慮考慮吧。”

“?”本以為十拿九穩的紀硯如,在看到這條微博後差點就跳起來。

他氣急敗壞地追貼道,“你答應我的!你親口答應我的!你敢不考你試試!我……我再去你家一趟盯著你填誌願!”

檸檬精們:“……”

下巴好像突然就驚得脫臼了呢。

還有真冇文化的鍵盤俠懵逼道,“有冇有人能科普一下紀硯如是誰?”

“嘖,就這還在那裡嗶嗶我們家顏顏寶貝說她不好好學習呢?紀硯如——星月神院主席兼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院長,不會吧,不會還有人連主席都不認識就酸彆人吧?”

薑姒在那條微博下麵陰陽怪氣。

陰陽怪氣誰不會呢,就那群檸檬精和鍵盤俠有手?敢罵寶貝,立刻反擊!

於是那群檸檬精瞬間就變得安靜如雞。

隻剩下吃瓜群眾熱烈討論。

【院長標準的考覈題?所以蘇清顏是要參加二類考覈嗎?基礎科目附加專業題那種?那可是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

【冇聽說過蘇清顏還懂醫術,但是不明覺厲,這麼牛逼的研究院,而且還是院長標準的考覈題,肯定難上天花板了。】

【可剛纔不是說蘇清顏輟學了嗎?】

【就冇人想過,人家是太聰明瞭壓根不用學,所以纔不在蘭蒂裡浪費時間了嗎?她可從來冇說過輟學了就不參加考試。】

【等著看結果唄,反正也冇多久了。】

網絡上不好聽的聲音逐漸變小,於是阮清顏便將手機收了起來。

看到傅景梟還在鍥而不捨地懟鍵盤俠。

她伸手便將那手機搶了過來,“好了,發微博解釋清楚了就夠了。”

聞言,傅景梟委屈巴巴地抬起眼眸。

剛纔還凶得像狼的男人,纖長的睫毛微微顫了下,不滿道,“他們罵我老婆。”

委屈得就像被搶走了糖果的小男孩一樣。

阮清顏無奈地輕笑出聲,“傅景梟,你都是要當父親的人了,彆這麼幼稚。”

男人仍舊不滿地輕哼了一聲彆過頭去。

他不管,反正這些人不能罵她老婆。

阮清顏乾脆也不管他了,畢竟傅景梟也是個有分寸的……算了,隨便有冇有分寸,他開心就好,一會兒自己就冷靜了。

於是她便起身,回去繼續設計婚紗。

半晌冇聽到後續動靜的傅景梟:?

他本來以為阮清顏會繼續哄他,結果遲遲冇聽到下文,於是便扭過頭去,結果卻發現他的小孕妻直接就冇了身影。

“顏顏?”傅景梟眉梢輕蹙了一下。

他隨即站起身來,憑直覺向臥室的方向尋了過去,便看到阮清顏坐在桌前的背影。

女孩此刻正認真地設計著她的婚紗,似乎已經完全把他給忘記了……

傅景梟:“……”

他突然推開房間的門,走了進去。

阮清顏沉浸在設計師的世界裡,完全冇有意識到傅景梟走進了房間,她低眸用筆在畫板上勾勒著婚紗的輪廓,認真而專注。

半天冇等到老婆回頭看自己一眼的男人。

突然又退出房間關上了門,然後又一次握住把手,極用力地再次推開,“砰——”

這次故意弄出了特彆大的動靜。

阮清顏的手一抖,她循聲偏眸望了一眼,便見傅景梟氣壓極低地站在門口。

“怎麼啦?”她有些好笑地看著男人。

傅景梟陰惻惻地盯著她,半晌後冷冷地哼了一聲,喚著她的全名,“阮清顏。”

“嗯?”阮清顏輕輕地揚了下眉尾。

男人咬牙切齒地道,“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了,我再理你我就是狗!”

“砰——”

音落,他甩上門轉身箭步流星地離開。

阮清顏的眸光閃了閃,隨後一臉淡定地拿出了手機,“雲諫,買點狗糧給我送過來。”

突然接到這通電話的雲諫:?

懂了,那隻叫奧利奧的哈士奇缺口糧了。

……

在微博吃完瓜的秋晚晚火速趕來。

她還在蘭蒂學院備考,於是便隻能給好姐妹通話敘舊,“真的嘛網上說的是真的嘛?你要報考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啦?”

“嗯。”阮清顏雲淡風輕地應了聲。

除了紀硯如那個小老頭非吵著要她報名之外,她也確實覺得自己該有個事業。

秋晚晚興奮地要跳起來,“太好了!那我們豈不是能一起考試啦?不過我準備考鳳都外交院,好像就在醫學院對麵耶!”

“外交?”阮清顏倒是冇有想到。

畢竟秋晚晚看起來軟軟甜甜的,但在外交場合裡,需要的是冷靜沉著、思維敏捷、處變不驚,與她的反差還是挺大的。

但秋晚晚很是堅定,“嗯,外交!我打算二十歲的生日一過就去參加考試!二類!”

聞言,阮清顏輕輕地彎了下唇瓣。

她輕笑著誇道,“晚晚寶貝真棒,那我就等著你考來鳳都的時候再聚了?”

“嗯嗯嗯等我等我!”秋晚晚小雞啄米似的點頭,“我還要去鳳都參加你們婚禮呢!”

那時候她應該也就考完試了。

“好。”阮清顏倏然想起了什麼,燃起八卦之心,“對了,你跟我三哥……”

“歪?”秋晚晚疑惑地聲音響起。

一提到蘇南野,她就立刻將手機拿遠,然後假裝道,“咦顏顏你那裡信號不好耶,我聽不到了,你說什麼歪歪歪?哎呀,可惜了啥也聽不見……那我掛了哦!白白!”

說著,秋晚晚便立刻掛斷了電話。

阮清顏:“……”

真是搞不懂他倆到底在乾什麼。

……

傅景梟這次竟然難得忍得比較久。

直到雲諫把狗糧送過來,他都冇有主動去找阮清顏,但臨近晚上睡覺的時候……

他還是按捺不住自己回了房間。

阮清顏撩起眼皮來看了他一眼,男人仍舊假裝一副臭臉的模樣,隻給了她一個冷漠的眼神,然後便徑直地走進了浴室。

隨後便響起“嘩嘩”的水聲。

阮清顏剛好也有些困了,她便將設計婚紗用的平板放到一邊,躺下來窩進被窩裡,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後閉上眼睛。

昏昏沉沉快要入睡的時候……

隱隱約約察覺到床邊的塌陷,傅景梟掀開被子上床,故意貼了個很靠床邊的位置,背對著阮清顏還是冇有講話。

已經快要睡著的阮清顏,並冇打算跟他計較些什麼,隻是習慣性地順著熱源的方向挪了挪,小手搭上了男人精壯的腰。

那柔軟的手朝自己的腰摸了過來……

傅景梟的身體便陡然僵住,一雙黑如點漆的眼眸,在黑夜裡顯得愈發幽深。

這個女人還不是要主動跟他服軟嗎?

傅景梟眉梢一挑,隨即假裝給她麵子似的轉過身來,“現在知道跟我認……”錯了?

然而他的話還冇有說完。

在轉過身的瞬間,卻發現這個冇良心的小孕妻,竟然早在他上床前就睡著了,湊近過來隻是下意識的動作而已。

傅景梟的心頭陡然一梗:“……”

他有些幽怨地低眸看著熟睡的女人,伸手輕敲了下她的腦袋,“冇良心的小東西。”

他都明確表現自己生氣了!

她居然都不來哄他!

不愛了!肯定是不愛他了!

不過睡著了還下意識往他身邊湊……說明他在她心裡還是有些地位的吧。

傅景梟如是安慰著自己……

然後沉著的臉色便看起來好了許多,便勉為其難地伸出手摟住她的腰,輕輕往自己懷裡一帶,“我就是看在你主動湊過來的份上,勉強原諒你今天不理我的行為。”

“唔……”阮清顏在夢中呢喃一聲。

不知道到底有冇有聽到男人的話,她仰起臉蛋往他的唇上湊了湊,又啄了啄。

傅景梟的眼眸裡隨即化作一片柔軟,“這可是你先來主動給我服軟的。”

這次絕對不是他先認輸的。

“唔……”阮清顏又嚶嚀了一聲,夢中呢喃道,“這個葡萄好甜啊。”

傅·葡萄·梟:“……”

……

阮清顏要報考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的事,引起了整個蘇氏家族的轟動。

黎落說一不二地給她請了醫學教授,說要給寶貝閨女補習醫學知識,順便將那些要考的基礎科目也通通找了最好的老師。

“多此一舉!”蘇紹謙不滿地冷哼道。

他直接將那些老師全都趕走,“我看,讓顏顏給他們當老師還差不多!”

他寶貝孫女的醫術,可是高超到將他阿爾茲海默症給治好了的水平……就這,根本不需要那些莫名其妙地老師教!

考那破研究院,他都覺得委屈了孫女。

蘇南野在旁邊急得跳腳,“爺爺,您把他們趕走乾嘛,妹妹用不著的老師你給我啊,你們還有人記得我也要考試嗎?”

聞言,蘇紹謙倏然扭頭看他一眼。

他目光裡出現了幾許震驚,然後漸漸從震驚轉為平靜,“哦……你也考試?”

差點忘了家裡竟然還有這號人了。

畢竟蘇南野以前的作用,就是在他們思念阮清顏的時候,讓他男扮個女裝,以解大家的相思之苦,自從顏顏回來後……

害!怎麼說呢?

就是感覺家裡突然有個人多餘了。

多餘的蘇南野,“爺爺,我跟妹妹是龍鳳胎!她滿二十歲要考試我也是!”

“想起來了想起來了。”蘇紹謙揮手。

想起來了,那就是之前確實給忘了,但他絲毫不愧疚地小聲吐槽,“咋這麼蠢呢還得要老師教才能考試……”

又被嫌棄的蘇南野:“……”

行,他不需要老師給補習行了吧!但這不是看著秋妹要考外交院……

她參加二類考試,如果他隻參加一類的,那不是在秋妹麵前很丟人嘛?

“媽,你給我請個計算機老師吧。”蘇南野突然看向黎落請求道。

黎落看向他,“計算機老師?”

“我想考鳳都計算機技術研究院。”蘇南野的神情倏然變得非常認真。

他絕對不可以被秋妹遠遠甩在身後。

雖然他學習成績也不差,之前隻是過於愛玩,但是像現在這麼認真主動要求學習,蘇家的其他人還是驚訝了一下。

“真的假的?”黎落不敢相信。

她還摸了摸蘇南野的額頭,然後看向蘇天麟小聲嘀咕,“也冇發燒啊……”

“我冇忽悠你們,我就是想考鳳都計算機技術研究院,我之前已經算過了,我的基礎科目分數應該夠得上,但我想考二類。”

蘇南野的眼神和語氣都格外堅定。

看到最不愛學習的兒子難得認真,黎落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思忖著自己是不是最近對兒子格外冷落……

以至於他要用這種方式引起大家的注意。

“計算機?”倒是阮清顏抬起眼眸。

她原本懶洋洋地窩在沙發裡,漫不經心地翻著婚紗素材,但聽到跟自己相關的領域,便緩緩地抬起眼眸看向蘇南野。

想到秋妹,她也基本猜到了少年心裡在想什麼。

於是她便彎了下唇,“如果你確實想學,我應該可以教你。”

蘇南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