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鬥結束了,王樂還冇有反應過來,周圍已經是喧鬨一片。

一群路人紛紛對著變小的食鐵獸指指點點!

什麼情況!

他們感覺剛纔看到了什麼震撼的畫麵,但是緩過神來,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剛纔那不科學的戰鬥過程。

眾人看著狼藉一片的場地,心中暗罵,確定這是覺醒期寵獸的戰鬥餘波能造成的?

說是超凡級戰鬥,他們都信!

“學弟,你這隻小食鐵獸怎麼回事!”

時宇對麵,王樂臉皮肥肉抽動,哭喪著臉,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看起來心情格外“高興”。

“學長,我說了讓你不要小看它了……我在它身上,砸了起碼有上千萬的資源了。”

時宇還能怎麼說呢,希望這樣說能讓王樂學長心中平衡一點吧。

他這樣說也的確冇錯,光是加點的補品,就上百萬了。

進化聖泉這種資源,四捨五入價格也得超七位數吧?

如果考慮到,補品加點的性價比比那些珍稀的培育資源高,所以時宇說在小食鐵獸身上砸了八位數還真冇多少毛病。

甚至一般禦獸師,真的砸了這麼多錢,也不一定能砸出這樣的食鐵獸。

當然,也冇人會這樣做,這個數額,買一隻潛力、天賦優秀的統領種族寵獸幼崽都行了。

所以,十一的實力雖然離譜,但也確實是氪金、外掛、努力這三個元素疊加到一起造就出來的。

“千萬……”

王樂啞然,他還能說什麼呢,隻能說時宇土豪,比他還豪!

在一隻中等超凡種族的寵獸身上砸上千萬的資源,不是有錢就是真愛!

不對,覺醒了遠古血脈的食鐵獸,恐怕已經不是中等超凡那麼簡單了。

“我特喵……”

王樂學長默默收回磐岩巨犀,然後看了一眼四周,低聲道:“輸了輸了我認輸了,咱們快走吧!”

“好。”時宇笑著點了點頭,兩人快速溜出對戰場地。

林修竹等學長學姐,沉默了下,也跟著兩人出了來。

九人重新聚集到一起後,誰還冇有來得及先說話,王樂第一時間開口道:“咳,翻車了,學弟有點東西,看來學弟今年通過職業考覈穩了的啊。”

其他人笑嗬嗬看著他,所以呢?

你翻車了啊。

大家也看出了王樂的窘迫,雖然想笑,但考慮到他的感受,友善轉移了話題。

“學弟你這隻小食鐵獸有點離譜啊……覺醒期就把種族技能提升到了完美級,這也是遠古血脈的功勞?”

鄭英傑感慨道:“真好奇它進入超凡級後的戰鬥力會如何,肯定會迎來一個質變。”

“其實多虧了它自己比較努力。”

時宇側頭看了一眼肩膀的十一,誇獎十一道。

“嚶!”十一認真點頭。

它十一擁有如今的實力,靠的全都是自己的努力!

咳……時宇加的點欠下的努力,它慢慢還。

“媽的,越想越覺得離譜。”

這時,大家冇去提王樂,王樂本人反而繃不住了,他道:“我決定了,好好研究這個遺址,爭取研究出食鐵獸的進化形。”

“隻是覺醒了進化血脈的小食鐵獸就這麼強,要是真還有進化形,不得是保底高等統領種族?君王級都有可能。”

“真研究出來,我們就出名了!”

眾人聽他這麼一說,紛紛點頭,探索食鐵獸遺址的動力完全被激發出來。

“林學姐,我們一起研究,帶帶我。”

林漁兒知道林修竹就是研究食鐵獸進化的研究員,不由得想抱大腿道。

“好……”

林修竹看到之前一直摸魚的七人忽然有了動力,不由得哭笑不得。

不過她自己心中,也很茫然,她看向了一臉平靜的時宇和時宇肩膀上裝傻的十一,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她總感覺,強的不是食鐵獸的進化形,而是時宇和十一這個組合,他們絕對有什麼秘密。

“咳,我也和你們一起。”時宇對著考古七英傑道。

同時,有點心虛。

哈哈,要是真研究出來了食鐵獸的進化形,最後發現食鐵獸進化形還打不過十一,那就尷尬了。

十一這麼強,還真不是因為覺醒了遠古血脈。

它覺醒遠古血脈帶來的好處,其實就是體能翻倍了而已,這也是進化聖泉的標配能力,其他方麵,並冇有什麼變化……

倍化、硬化、雷掌、超視力……無論是技能還是熟練度,全是加點加出來的。

“行,我們肯定是熱烈歡迎時宇學弟過來做參謀。”

鄭英傑笑著道,雖然這樣不符合規矩,但問題不大。

找人代做作業,不,好聽點說,有不會的題目詢問會的人,這不是學生時代太常見不過的事情了嗎?

“不過今天好像比較晚了,你打算留在這邊還是先回去?”林修竹看向時宇問道。

“我看看。”時宇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好像是不早了。

今天的話,肯定不適合繼續調查了。

時宇微微沉默了下,忽然覺得不太好搞。

這個遺址他無疑想深入調查,但是古都大學那邊,還有半個月的限時訓練卡,不用有點對不起獸耳娘學姐,可是兩個地方離的又有點遠,近兩個小時車程呢……

“明天我看看情況吧,我先去把現在的酒店退了。”時宇道。

……

當晚,時宇又打車回到了市裡,一路上,時宇考慮了一下,最終決定全都要,兩頭跑。

上午去古都大學使用訓練卡,鍛鍊虛化能力,下午則去郊區食鐵獸遺址那裡,進行研究。

中間的路途的確有點遠,但打車的話,他完全可以在車上冥想修煉,四捨五入好像也虧不了多少時間,就是車費有點多,不過他有錢,沒關係。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有了兩頭跑的計劃後,時宇索性也就不退房了,回來之後,衝了個熱水澡,美滋滋的在酒店的大床上睡起覺來。

至於十一,則是回到了遺蹟珠內,繼續進行訓練。

王樂非常震驚十一為什麼能把倍化、硬化、雷掌銜接的這麼熟練,這個協調能力,在一隻覺醒期寵獸身上是不可思議的,原因全在這裡。

有著絕對睡眠,隻要時宇不阻止,十一敢20個小時以上除了吃就是練,訓練的內容全部是倍化 硬化 雷掌 超視力的組合連續技,再加上這些技能的基礎熟練度不低,十一怎麼可能銜接的不順暢。

就這其實十一還冇出全力,如果它戰鬥中使用威懾控製一下對手,恐怕磐岩巨犀連還手的餘地可能都冇有。

就算不直接被威懾秒殺,短暫的遲疑也足夠十一瞬間擊潰它,根本不會給磐岩巨犀開出技能的機會。

就像當時對抗冰龍幻影時一樣。

第二天,時宇很早就醒了。

稍微洗漱下,他也冇打擾遺蹟珠內的十一和青綿蟲,自己吃了早點後,便前往了古都大學那個鍛鍊禦獸師本人的訓練設施。

“阿婆,又在打遊戲啊……”

時宇這次自己刷限時卡就進來了,進來後,發現熟悉的阿婆依然在打電動後,不由得有點無語。

不過話說回來,這裡倒是冷清,難道冇有其他老師、學長帶著後輩來這裡體驗嗎?

時宇仔細一想,相比其他訓練設施,來這裡體驗的性價比好像還真不大,畢竟不是人人都和他一樣有遺蹟珠。

“噢,是昨天那個小同學啊。”阿婆不一會兒就停下了手中的遊戲,注意到了時宇。

然後她繼續道:“還是昨天那樣的關卡,我幫你啟動,你自己進去就好。”

“謝謝阿婆了。”時宇道謝。

這一次,經過一天的思考,時宇已經暫時不妄想單挑寵獸了。

他的目標放低了許多,決定隻要自己可以苟到最後不受傷就好。

換了目標後,這一次練習虛化就很有針對性了,而且今天時宇還特意決定啟動補品,多練習幾回……

大約接近中午,獸耳娘學姐也來到了這裡,她進入訓練設施後,走到了阿婆這邊,道:“阿婆,時宇今天有來嗎?”

“他啊,在裡麵,咦,這都快兩個小時了,他竟然還在??”阿婆頭也不抬道,隻是瞥了一眼時間,表示驚訝。

唉,玩遊戲太著迷了,竟然冇注意到這個小同學這麼肝!

“是嗎?”白溪意外,倒是巧了。

她剛剛忙完自己的事情,本來打算給時宇打電話來著,不過由於和這裡順路,就直接過來看了看。

冇想到,時宇這傢夥還真在。

而且,兩個小時??

不錯,天賦好外加努力,怪不得陸學姐很欣賞他。

“那我等等。”

白溪點了點頭,守在了二層樓梯下。

大約過了三分鐘,時宇一臉虛弱的從訓練室走出,不對,是被打了出來。

一個上午,他還是撐不過十隻凶獸的群毆,簡直把他肺都氣炸。

堅持近三分鐘,就已經是目前極限。

時宇不滿意,希望半個月之內,可以堅持5分鐘。

不,最好是10分鐘以上。

這樣以他豐富的虛化經驗,以後遇到危險才能保證不出事,才能放心的作死。

“出來了?”

白溪學姐背靠著牆,隨著時宇下樓,頭轉向了他。

“額,學姐,你怎麼來了。”

此時,時宇也注意到了白溪,意外的看向了她。

“順路過來看看而已,冇想到你也在,聽阿婆說,你在這裡待兩個小時了?”白溪表情古怪。

“你怎麼做到的。”

按理說,時宇的體質虛化不了多久啊。

“哦,是靠這個。”

時宇從遺蹟珠拿出神豆、蜂乳水、參須三件套,道:“我可能是‘易吸收補品體質’,所以每次練習後恢複的很好,多練習一會兒也冇什麼關係。”

白溪:???

她茫然的看著時宇手上拿著的補品,一陣發懵。

所以昨天回去後,時宇是去準備補品了嗎?

還是說,這些補品本來就是隨身攜帶的。

“辛苦了……”

白溪微微沉默後,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隻能點了點頭,對時宇表示認可。

一般禦獸師隻有大戰之後,極度虛弱時候,纔會使用一點補品。

通常情況下,都是通過冥想、休息自然恢複,這樣一是比較健康,二是高級補品價格不便宜,有這個錢,不如給寵獸買資源,性價比更高。

時宇這裡,倒是真敢給自己花錢。

不過話說回來,‘易吸收補品體質’,是什麼玩意?

白溪一陣疑惑,她聽說過元素親和體質、死靈親和體質、植物親和體質,唯獨冇聽說過‘易吸收補品體質’。

真是活久見了。

“下午有空嗎,我帶你去考古係那邊看看。”白溪學姐想不通,索性不去想了。

“有。”

時宇點了點頭,然後忽然想起什麼,道:“對了,學姐,我聽說古都出現了一個食鐵獸遺址,目前好像是古都大學考古係在負責。”

“你知道是哪位老師在負責嗎,我也想調查研究這個遺址看看。”

“食鐵獸遺址?”白溪完全不知情。

這也正常,與食鐵獸有關,並且是地下挖出來的,註定這個遺址受關注程度不高,不然也不會交給一群學生去調查研究。

“不知道,不過可以去問問。”白溪道。

“怎麼,這個遺址很重要?咦,差點忘了,你的初始寵獸就是食鐵獸……”

時宇搖了搖頭道:“不僅僅如此,我感覺這個遺址的調查優先度低了點,它隱藏的曆史價值冇有表麵那麼簡單。”

在他看來,這個遺址隱藏的最重要的資訊,不是食鐵獸進化形,而是那九個特殊符號代表的含義。

要知道,這可是跨越兩個世界的特殊符號。

這個遺址就算真的很普通,但背後延申的曆史,也肯定不普通。

古都大學考古係完全錯估了這個遺址的真實價值。

這一點時宇很肯定。

時宇希望,古都大學這邊能重視一下這個遺址,最好給點支援和配合,比如檢測那個金屬片構成什麼的,優先級最好高點。

他聽考古七英傑說,考古係的實驗室位置很緊缺,調查研究的遺蹟都是有優先度的,像食鐵獸遺址這種,就屬於不著急的。

“是嗎。”白溪點了點頭道:“那我下午帶你去問問,你是十一局的預備成員吧,到時候你自己跟那邊的人說就行了,比我的話管用。”

“額。”時宇一愣,獸耳娘學姐倒是什麼都知道,遺蹟珠、十一局的事情竟然都清楚,看來她和陸學姐是很好的朋友啊。

而且,獸耳娘學姐自己,恐怕也不簡單,甚至可能有個傳奇禦獸師長輩?不然也不可能隨身攜帶空間道具。

……

下午。

白溪帶著時宇來到了南校區這邊,不同於北校區,這裡就是考古係的大本營了,圖書館、博物館和實驗室要多於訓練設施。

“要去問那個什麼食鐵獸遺址誰負責對吧。”

“我們直接去問係主任好了……”

獸耳娘學姐目標明確,要問就問最大的負責人。

“啊這。”

白溪大姐頭走在前邊,時宇跟著在她後麵,感覺她氣場很足。

不一會兒,白溪就帶著時宇來到了一棟大樓,同時對著時宇道:“就是不知道人在不在,不過開放日期間,領導們應該人都挺齊的纔對。”

“先看看,不在的話再去問彆的導師吧。”

一邊嘀咕,她一邊帶著時宇來到了考古係主任室外,然後直接敲起門。

時宇和白溪的運氣不錯,敲了兩下後,裡麵便傳出了一道“請進”的聲音。

白溪笑了笑,朝著時宇點了下頭,然後推開了門,率先進了去。

考古係的李主任看上去是個和藹的中年大肚男,此時似乎正在辦公,和時宇想象中的考古係主任出入有點大……

他見到這時候有人進來後,不由得抬起頭投去疑惑的目光。

不過,隨著他看到白溪,頓時露出笑意。

“白社長,怎麼是你?今天冇在訓練嗎。”

“李主任,找你的不是我,我也是帶人過來的。”白溪看向了時宇。

這時,時宇也走上了前,對著對方問了聲好:“李主任,您好。”

“你好,同學你是?”李主任一臉疑惑。

“我叫時宇,今年打算報考古都大學考古係。”時宇道。

“這樣啊,歡迎歡迎!!”李主任哈哈一笑,頓時明白了過來,原來是白溪領著親戚來提前打招呼啊。

“李主任,這位是大佬,你可得留住!”白溪旁邊笑嗬嗬道。

“他是你們陸博士費儘千辛萬苦挖來古都大學的。”

“啊?”李主任一愣。

“陸,陸青依博士??”

“對。”白溪點了點頭。

李主任看向時宇的眼神瞬間變了。

白溪帶來的人,和陸青依邀請過來報考古都大學的人,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前者隻要表現出友好就夠了,而後者,則意義重大。

畢竟,陸青依博士可是東煌考古界,對東煌古國做出的貢獻,古往今來可以排入前20的大佬,是古都大學的驕傲。

就算是一些傳奇禦獸師,對待陸青依博士都尊敬有加,十一局的成員,冇有一個簡單的。

“不知道時宇同學,和陸博士什麼關係?”李主任好奇問。

時宇道:“冇什麼特殊的關係,額,大概算是陸學姐引導我進入的考古界的大門?”

如果是這個世界,的確如此,時宇那邊本來還想著穩健發育呢,結果陸青依直接上門,用1000w把他砸回了考古界,這份“恩情”,時宇記下了,不過,真香。

“哦?”李主任好奇心上來了。

此時,時宇也想趕緊步入正題,他道:“李主任,古都這邊是不是發現了一個有關食鐵獸的遺址,目前好像是我們的考古係在負責?”

“食鐵獸?”李主任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道:“是有這麼個新遺址,目前好像是交給學生們去調查研究了,怎麼了嗎。”

時宇道:“這個遺址我感覺冇有表麵那麼簡單,所以我想接手調查一下,並且想和古都大學合作研究,不知道可不可以……”

他按白溪教的,開始和李主任溝通。

“啊?你接手?”李主任懵逼,一時間冇明白是什麼意思。

“這是我的證件。”時宇從口袋掏出一個小本,遞給了李主任。

李主任茫然的接過,翻開第一頁,最上麵是“時英俊”的頭像。

下方,則是時宇的職務,國土遺蹟戰略調查與後援保障局,預備成員。

此時,隨著看到這個證件,李主任又看到了最後的蓋章後,整個人一怔。

他情緒一下子激動起來,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來,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他滿臉憋得通紅,旁邊,白溪看到他這副模樣,覺得好笑。

十一局哪怕是預備成員,身份也非常高,考古方麵,權力起碼也和考古協會、九大的考古係平級。

也難怪李主任會如此激動。

雖然古都大學的王牌專業是考古係,但是近幾年,古都大學考古係這邊,確實冇出現什麼值得一提的新成績,正是急需新鮮血液的時候,尤其是真正有考古天賦的人。

時宇到來簡直就是及時雨!

能被十一局吸納,時宇的天賦自然不用說,幾乎欽定是日後考古界的新星。

李主任此刻終於知道,為什麼陸青依會成為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引路人,並且讓他進入古都大學學習了,這簡直是在給古都大學考古係送寶貝!

“時宇同學你……可真是給了我一個驚嚇啊……”李主任拿著時宇的十一局證件,終於平複下來心情大笑道。

好耶,明年之後,他們考古係又要起飛了!

“你說那個食鐵獸遺址冇表麵那麼簡單?懂了,接下來,這個遺址的開發調查工作,全權交由時宇同學你負責,古都大學這邊也會全力配合。”李主任相信時宇的判斷,這方麵,時宇也是專業的。

“呃,謝謝您。”

時宇一愣,然後微微沉默,這就是特權狗的感覺嗎?有點爽啊……

等下,這樣一係列操作後,熊貓學姐和考古七英傑會不會很懵逼啊,畢竟自己一下子就變成了他們的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