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取第1次

伴隨著能量箭的放出。

一波綠色的能量體,瞬間離開了弓弦,直奔對麵五百宗師射了過去!

五百宗師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

甚至連廉輪父子還有弓天華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就這樣。

綠色的能量箭悄無聲息地就落在了五百宗師的隊伍裡麵……

隨之,一個綠色的能量泡悄無聲息地擴散開來……

這個能量泡,迅速地把五百宗師殘餘勢力的大部分全都包圍了進去……

隨之,能量泡沫啵的一下子消失不見……

令人恐懼的事情發生了。

原來就在能量泡沫消失的刹那。m.

所有的人竟然驚恐地看見,剛剛被能量泡沫包圍的二三百個宗師境高手,竟然全都消失了。

是的!

全都消失了。

冇有血肉,冇有屍體。

連手裡的兵器都消失了。

而在能量泡沫身邊的幾十個宗師境高手,卻是都完好無損。

不過,此刻他們都目瞪口呆地站在那裡。

看著身邊的情況……

這場麵太嚇人了。

一波綠色能量箭攻擊過來,直接把二三百個宗師境高手團滅……

簡直像變戲法一樣。

現場一下子變得無比安靜了起來。

剩下的宗師境高手全都站在那裡,呆若木雞……

臉上都是不可思議……

同時廉輪父子也是呆若木雞……

弓天華也被石化……

反觀己方。

明書媛、湯浦澤等人統統石化……

而這邊,丁哲已經再次舉起了手裡的綠色能量弩。

這一次對準的卻是廉輪複製的方向,同時一步一步地走了過去:“廉輪父子,公然違抗明書媛女皇陛下的命令……”

“現在本人在此宣判,殺無赦!”

隨之,丁哲猛的再次撥動綠色小弩的能量弦……

嗖!

第二道能量箭射出!

“不,我效忠!”

廉輪瘋狂地慘叫著,同時直接跪了下來。

他身邊的廉鬆也急忙跪拜。

隻是兩個人的動作還是慢了!

啵!

一聲輕響,第二波能量箭直接把兩個人連同身後的十來個宗師境高手包裹了起來。

隨之泡沫消失。

而廉輪父子和那些宗師境高手也同時消失……

這邊,丁哲再次舉起了綠色小弩對準了小廣場上麵參與的那些合成營的隊員……

“我們都效忠!”

“效忠!”

“求放過!”

“求饒恕!”

剩下的這些人。

呼啦啦!

全都跪拜了下來。

一時間,整個小廣場上麵跪倒一片……

而最後,丁哲則是舉著綠色小弩轉身看著弓天華……

那弓天華雖然是魂實境下品高手。

但是卻也冇有見過丁哲手裡的玩意兒……

雖然,他不見得怕了丁哲。

不過那老頑童用一根鋼釘就打爆坦克的功力,他可冇有……

他自忖自己也能打爆坦克。

不過,卻要衝過去用拳頭錘的那種……

也就是說。

一個老頑童就碾壓自己好幾個來回。

更何況還有丁哲手裡的綠色能量弓呢……

那可是無解之物……

略微一比較之下。

弓天華頓時有了計較。

當下他急忙直接就跪在了那裡:“在下弓天華,向女皇陛下效忠……”

“嗬嗬!”

丁哲笑了。

手裡的綠色小弩卻冇有離開……

仍舊瞄準著弓天華。

同時卻伸出另外一隻手,就要再一次地拉開弓弦。

丁哲的想法其實很簡單。

你說效忠就效忠。

等你離開了,之後在叛變,我去哪裡找你去。

所以還是殺了乾淨……

那弓天華一見,直接嚇傻了,渾身顫抖:“求饒命,求放過……”

可惜丁哲一直不為所動……

人就用綠色的弓弩對著他。

同時手放在弓弦之上。

而也就是這個時候,弓天華竟然發現了一件恐怖的事情。

那就是,伴隨著丁哲的另外一隻手放在了弓弦之上,他自己竟然被一股特殊的能量給禁錮了……

雖然在這股能量的禁錮之下,他也能逃走。

但是身法,無疑要被遲滯很多!

在這種情況下,綠色能量箭肯定能追上自己。

這下子,弓天華簡直都要嚇尿了。

隨之他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老頑童。

頓時有了計較。

這不,這貨急忙跪趴著來到了老頑童的身邊,苦苦哀求……

“求放過,求饒命啊……”

此刻的弓天華是真的害怕了……

而老頑童呢,他看了一眼丁哲,又看了看弓天華,擠眉弄眼地道:“你們這種人我還是比較瞭解的,自己發過的誓言轉身就不算數了……”

“算數,算數!”

弓天華渾身顫抖。

“隻是我又不想讓我大哥殺了你,怎麼辦呢?”

老頑童擠眉弄眼。

隨之眼睛一亮:“有了……”

說著,老頑童轉過身去,背對著弓天華。

然後伸手在自己的咯吱窩掏來掏去。

半響,拿出來一個黑不出溜的泥球……

這泥球純粹是老頑童身上的死皮和汗液之類的組成。

不過,他在拿過了這個泥球之後,轉回身一臉高深莫測的看著弓天華:“這是我老人家煉製的蝕肉龍毒丹,吃下去之後,保證你對我大哥,忠心耿耿。”

“若是敢背叛,這東西能夠讓你從內臟開始腐爛,然後足足腐爛七天才死,那個啥,你若是敢吃下去,我就讓我大哥放過你……”

說完,老頑童還擠眉弄眼的。

那弓天華為了活命,哪裡還敢有什麼想法。

跪爬幾步來到了老頑童的身邊,雙手抓過了那個泥球直接就吞了下去。

“前輩,前輩,我效忠,我效忠……”

弓天華苦苦哀求……

“啊?”

老頑童冇想到自己隨便捏的泥球,弓天華竟然當真了,他現在有些後悔,早知道這傢夥這麼好騙,不如直接捏個糞球給他了。

這不,他站在那裡擠眉弄眼。

而丁哲呢,他則是對自己這個小弟哭笑不得……

不過,既然弓天華吞了老頑童的所謂的蝕肉龍毒丹,料想不會在背叛。

剩下的就是殺了所有廉輪的殘餘勢力立威。

這是丁哲早就計劃好的。

所以他手裡的綠色小弩再次轉向。

這一次對準的卻是兩個莊家合成營剩下大部分……

“饒命啊!”

“饒命!”

看見丁哲再次用小弩對準了他們。

所有的莊家合成營殘餘人員紛紛哭泣求饒……

可是丁哲卻已經鐵了心要乾掉他們。

所以,他便再一次地伸出手,拉開弓弦……

眼看著就要擊殺他們。

哪知道,身後卻是響起了明書媛的聲音:“求你放過他們……”

“嗯?”

丁哲轉身奇怪地看著明書媛。

而也就是這個時候,他竟然驚奇的發現,麵對著自己。

明書媛竟然也跪了下來:“你若是放過他們,我,我可以代表我身邊所有的人向你效忠……”

“我草,什麼情況?”丁哲有些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