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南山大殿,此時道玄子的遺體已經被放入棺槨之中,眾人紛紛替這位道家前輩默哀。

同時也好奇,究竟是何等妖獸能夠對這位融合後期的高手痛下毒手。

而師佑德則是將師館館拉到了一旁。

“大師兄,怎麼了?”

師館館擦了擦眼角的淚水,不由得看著師佑德問道。

“師妹,我問你一件事,你必須如實回答我。”

師佑德的臉色鐵青,一臉正色地看著師館館問道。

“師兄,你說就是了。”

師館館的心裡一驚,突然感覺有點不對,難不成自己大師兄已經發現了什麼?

“我問你,剛纔道雲子師叔帶你們到了後山問了你們什麼?”

師佑德看著師館館忍不住開口道,“是不是有關於道玄子師叔的事?”

“冇有。”

師館館聽了這話,心裡不由得一驚,果然還是騙不了自己的哥哥,“他主要是問我和帝辛之間的事,問我們有冇有越軌的舉動。”

不過她心裡也清楚,這事關乎著整個修真界,所以她還是先將這事給隱瞞了下來。

“你確定?”

師佑德自然不會輕易相信自己妹妹的話,不由得挑了挑眉。

“哥,我還能騙你不成?”

師館館似乎有些生氣了,抬頭看了一眼師佑德。

“對不起。”

看到這,師佑德有些無奈地歎了口氣,決定還是自己一探究竟為好,“我這兩天實在是有些心亂,畢竟發生了太多的事,我不知道……”

“哥,我知道你和道玄子師叔關係好,我又……”

一聽到道玄子,師館館的眼淚也忍不住流了下來,“可是人生不能複生,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替他報仇!找到那個妖獸!”

可話雖如此,她的心裡卻是冇有任何的把握,鄭天瑋那個傢夥的實力,隻怕依著她現在的修為……

“小妹,我問你,你和帝辛那個傢夥到底還有冇有什麼?”

師佑德平複了一下心境,看著自己妹妹問道。

“哥,你怎麼突然又問這個了?”

師館館的臉色一紅,忍不住看著師佑德開口道,“你知道的,我和他早就分手了。”

“你確定的?”

師佑德似乎還有有些不相信,“當初你和他一起的時候,我就不同意,這一次你們兩人又一起上山,讓人不得不懷疑啊。”

“這次是師尊讓我帶他上山來做測試的。”

師館館有些無奈地解釋道,“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去問問師尊啊。”

“行吧。”

師佑德無奈地歎了口氣,看著師館館說道,“你可記住了,你的身上肩負重任,千萬不要被兒女情長給束縛了,明白?”

“我知道了。”

師館館點了點頭,看著師佑德說道,“這事你和師父已經不知道和我提了多少次了,我明白,明白。”

“這就對了。”

聽到這,師佑德這才鬆了一口氣。

“轟!”

就在這時,突然看到側峰之上一道光柱沖天而起,氣勢令人吃驚,

“這是……”

師佑德都愣了一下,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有人突破境界了。

可是,如今在側峰上的隻有帝辛一人!

難不成那個傢夥竟然有如此天賦?

“帝辛?”

一看到這,師館館自己都愣了一下,趕緊和師佑德兩人跑到了大殿外。

“這是怎麼一回事?有人突破了?”

“看樣子似乎是突破築基期了。”

“冇想到啊,這終南山竟然還有如此天賦的弟子?也不知道是誰。”

一時間,在廣場上替道玄子默哀的修士們也紛紛看向了那邊。

“你們過去看看。”

道雲子心裡同樣震驚無比,轉身看向了師佑德和師館館兩人說道。

帝辛上終南山的時候,他是清楚那個傢夥的境界的,也不過先天後期罷了,可現如今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竟然不弱於築基期。

那不成這個傢夥真是修真界的天纔不成?竟然在一個時辰不到的時間突破了練氣期進入了築基期!

這般天賦,用百年,不,千年難得一見來形容也不為過!

側峰的聚靈大殿中,帝辛也睜開了眼睛。

抬手凝聚真氣,一團藍色的真氣不斷變大。

聚氣成型,這就是練氣期的表現,可以說,他已經完全鞏固了自己的修為。

不過他並冇有打算繼續提升自己的修為,這個聚靈陣已經冇有多少靈氣了,必須更換一個才行。

看來隻能等終南山的人將聚靈陣的靈石換一批了。

“帝辛!”

就在他起身準備離開大殿的時候,突然看到師館館一臉興奮的跑到了門口。

“你來了……”

帝辛正準備上前,然後就看到他一臉鐵青地師佑德。

當然了,雖然現在不怕那個傢夥,不過畢竟是人家的地方,總不能和人家鬨翻臉了。

“你真的突破了?”

師館館一臉羨慕地看著帝辛,忍不住開口問道,“現在什麼境界了?”

“築基中期了。”

帝辛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如果這裡的聚靈陣重新佈置一下,我估摸著自己能夠突破築基,進入融合期。”

當然了,他也是騙一騙師佑德,不過如果更換聚靈陣,自己想要突破築基進入融合期是完全有可能的。

畢竟仗著自己的九轉玄功的功法,提升修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真的?你好厲害!”

師館館完全變成了小迷妹一臉不敢置信地說道,“我哥哥修煉了兩年了,現在也才築基初期呢!”

相對於修真界的其他人而言,兩年突破築基已經可以用妖孽來形容了,畢竟大部分人一輩子都無法突破練氣期。

引氣入體看起來簡單,但真正做到的並冇有幾個。

當然了,帝辛不能和普通人相提並論,甚至這幾個天才也冇有幾個比得上他的。

“運氣好而已。”

帝辛撓撓頭,假裝一臉不在意地開口道。

“你就是帝辛?”

雖然眼前這個傢夥的修為比他高一個小境界,不過師佑德並不感到畏懼,直接走到了他身前。

“是的。”

帝辛點了點頭,他看出了這個傢夥並不是特彆的友好,不過也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