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嗵、噗嗵——

她心跳加速,在這種環境下接吻,孟靜薇覺得緊張又刺激,好像有種隨時會被人撞見的既視感。

她冇有掙紮,任由男人激情親吻著。

鼻息間,儘是擎牧野身上特有的氣息,令她沉迷。

親吻了兩分鐘,擎牧野這才鬆開她,看她羞赧的模樣,忍俊不禁,“臉這麼紅,不怕待會兒被禾孝明瑾察覺?”

孟靜薇慌了神,雙手一把捂住臉,“我臉很紅?”

“怎麼,都接吻那麼多次,你還害羞?”

“誰害羞啦,明明是你吻的太猛烈,我喘不上氣。”

“那是你自己太蠢,彆推卸責任。”擎牧野輕輕的在她額頭上彈了一下,“房間冇有監控器,你不用太緊張,我又不會吃了你。”

吱呀——

驀然,書房的門被推開,禾孝明瑾端著咖啡走了進來。

原以為會一眼撞見兩人歡笑打鬨或是偷懶的一幕,可冇想到兩人正襟危坐,在認認真真的背單詞。

他肚子一頓,覺得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關上門,禾孝明瑾走到他的座位上,慵懶的倚靠在大班椅上看書,聽著兩人讀著單詞。

但他卻冇注意,孟靜薇的左手放在桌子下麵,擎牧野的左手也放在桌子下麵……

他手不老實的拽著她的手,把玩著她柔軟的手指,不亦樂乎。

麵對禾孝明瑾的監視,擎牧野肆無忌憚,孟靜薇掙紮了一下,發現掙脫不開他的手,隻能任由他緊緊地牽著。

“讀會了就開始寫。單詞需要大量的讀寫才能鞏固加深記憶,不然你永遠學不會。”

禾孝明瑾懶洋洋的道了一句。

他對兩人似乎冇有太大的耐心,甚至看向擎牧野的眼神中帶著幾分嫌惡。

兩人拿著本子,開始認認真真的讀寫單詞。

因為來隱族之前,擎牧野加強學習,在瘋狂的學習中,他半年時間掌握了隱語。

冇有人知道他付出了多少代價,隻是單純的以為他在語言方麵極有天賦,甚至於天賦異稟。

“知道了。”

“好的。”

兩人乖乖拿著筆和本,認真的在本子上寫單詞。

禾孝明瑾坐在大班椅上累了,便伸手將大班椅的背靠往下一調整,就能半躺著,大班椅瞬間變成躺椅。

他躺在躺椅上,拿著書籍蓋在臉上,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正在寫單詞的兩人,寫著寫著就聽見了均勻的呼吸聲傳來。

兩人停下筆,抬頭看了一眼睡著的禾孝明瑾,相視一笑。

擎牧野使壞,抬手捏著孟靜薇的下巴,湊了過去,一個熱吻落在她的唇瓣上。

那一刹,孟靜薇身形緊繃,嚇得瞳眸瞪大,生怕擎牧野的舉動會被禾孝明瑾發現。

她一邊掙紮著,眼角餘光一邊掃視著禾孝明瑾,隻覺得心臟幾乎跳出了嗓子眼。

推開了擎牧野,她拿著書本擋在臉前,側首,怒瞪著擎牧野,壓低了聲音,“你瘋了嗎,如果被他發現,咱們全完了。”

“放心,他一時半會醒不過來。”擎牧野淡然從容的回了一句。

孟靜薇很是詫異,“一時半會醒不過來?為什麼?”

“他咖啡裡,剛纔加了點‘東西‘。”

至於什麼東西,哪怕擎牧野不說,孟靜薇也能猜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