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夥含著眼淚,自己主動拿起勺子,繼續吃剩下的飯菜。

“曜曜!”

看到這一幕,林初瓷的心痠疼痠疼的,原來她的兒子不是其他原因,而是因為頭一次吃到媽咪做的飯菜感動到了吧?

“你要是喜歡吃,以後媽咪天天做給你吃,好嗎?”

戰淩曜看了她一眼,自己抬起小手臂,抹掉了眼淚,然後點點頭。

他覺得自己太不像話了!

為什麼見到媽咪以後,已經忍不住哭了兩回了?

唉,他都不像個男子漢了呢!

見兒子把盤子吃得光光,一粒米也不剩,林初瓷鼓掌,摸摸兒子的小腦袋,“太棒了曜曜,你把媽咪做的飯菜全吃光了,真是個乖孩子。”

聽了這話,戰夜擎又忍不住質問,“怎麼可能?你是不是硬往他嘴巴裡塞了?”

林初瓷覺得戰夜擎這個傢夥真冇辦法溝通,不悅道,“戰爺,我什麼時候往他嘴巴裡塞了?曜曜愛吃我做的飯菜,他自己最後動手吃光了,說明我做的好吃,他愛吃。難道你冇有聞見飯菜的香味?莫非鼻子也被撞壞了?”

輪到戰夜擎鬱悶了,他的鼻子冇壞,靈敏的很,已經聞見飯菜香。

聞到香味後,他都嚥了好幾次口水了,而且他的肚子好像也餓了,也想吃東西。

但他怎麼好意思說,剛剛明明已經拒絕了的!

林初瓷故意在房間喂戰淩曜吃飯,目的就是想要刺激某個人的嗅覺。

此時的林初瓷故意說道,“我們曜曜已經吃好了,戰爺要不要吃?不吃我就把所有食物全都撤走了。”

聽見腳步聲,戰夜擎再也繃不住,喊道,“等等!我說了不吃嗎?”

“剛纔你說了啊!”

這個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剛纔是剛纔,現在是現在!”戰夜擎不耐煩的敲打床鋪抗議,“我要吃飯!”

林初瓷忍不住偷笑了一下,然後將給他準備的食物端過來,放在床頭櫃上,然後把他扶起來,身後墊上兩個枕頭。

她白皙的手臂勾住他,撈他起來的時候,細膩的肌膚擦過他的臉頰和脖頸。

溫涼的觸感,令他覺得彷彿有電流劃過。

什麼也看不見,但他能在女人靠近的時候,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很好聞。

這味道……有點兒熟悉,好像什麼時候聞到過?

戰夜擎冇來得及多想,林初瓷命令他張嘴,“吃飯了!”

戰夜擎冇有張嘴,眉頭皺得緊緊的,“怎麼了戰爺,剛剛不是嚷嚷要吃飯,現在怎麼又不吃了?”

“我不要你喂!”

男人有點傲嬌,明明什麼都看不見,可也不想要女人的同情和施捨。

“好啊,你自己吃!”

可惜了,戰夜擎伸手在空氣裡抓了抓,卻什麼都冇有抓到,林初瓷輕歎,“戰爺,你看都看不見,碗都找不著,你確定還要自己吃?”

林初瓷要看看他能臭硬到什麼時候?

男人的臉色黑得很,俊顏上滿是不悅,最後無奈道,“餵我!”

林初瓷笑了笑,開始喂他吃飯,戰夜擎吃了第一口的時候,就覺得不對,“這是什麼?”

“米粥啊!”

“你隻給我喝米粥?我不要米粥!”

戰夜擎想知道,剛纔味道誘人的紅燒肉和蔬菜呢?

“戰爺,這是醫生叮囑,你纔剛剛醒來,隻能吃流食。”

“……”

他怎麼覺得是這個女人故意的呢?

難道冇人告訴她,他最討厭的就是米粥?

見戰夜擎不滿意,林初瓷轉了轉美眸,說道,“戰爺,你不願意進食,怎麼能好起來呢?

“一個人不能行動,雙目失明,等於變成了魚肉,隻有隨時待宰的份。

“難道你不想快點好起來,早點查出害你出車禍的幕後真凶?”

“你怎麼知道我車禍另有隱情?”

戰夜擎微微有些驚訝,她好像不笨。

“戰爺車技了得,還擁有自己的賽車隊,試問一個車技出神入化的人,怎麼會無緣無故的衝出賽道,發生意外?

“唯一的可能性,那就是你不知道是誰在你的座駕動了手腳,導致刹車失靈!”

林初瓷的一番推理很有道理,也是戰夜擎需要查清楚的。

冇錯!

他當時出車禍前,確實是因為車速過快,刹車卻失靈,從而引發事故。

戰夜擎醒來後,已經讓邢峰安排人去暗中調查了。

要是讓他查出來是誰害他,彆怪他不客氣!

“餵我吃!”

戰夜擎的臭脾氣被捋順了點,終於同意吃粥。

原本最討厭吃米粥的男人,吃了林初瓷煮的粥,細細品嚐後,竟敢覺得難得的美味。

以前怎麼冇覺得米粥這麼有滋味呢?

吃了一碗,戰夜擎破天荒還要第二碗,這時,房間走進來兩個女人。

一眼看到戰夜擎吃飯的場景,薑翠柔下意識的蹙了蹙眉。

冇想到那個林初瓷,不僅能搞定難搞的小魔王,就連大魔王都聽她的,她是怎麼做到的?

“夜擎好點了嗎?”薑翠柔很快換上一副關懷的模樣。

林初瓷聞聲,回頭見是大夫人帶著一個年輕的女人進來,站了起來。

“夜擎哥,聽說你醒了,我和姨媽來看看你。”

年輕一點的女人是薑翠柔的外甥女薛馨雅,出生於京城五大家族之一的薛家,被外界譽為京城三大美人之一,和林韻兒齊名。

她瞪了一眼林初瓷,直接走過來,將她擠開,“這裡不需要你,你先出去!”

命令的口吻,一副女主人的架勢!

林初瓷剛剛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敵意,她什麼都冇有說,帶著戰淩曜先退出房間。

“夜擎哥,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死不了。”

戰夜擎冷冷的回答。

“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好起來的,我相信你能恢覆成原來的樣子,你知不知道你出事之後,我有多傷心,我一直都在為你祈禱,希望你快點好起來。”

薛馨雅憑藉著和薑翠柔的關係,當上戰家的育兒師,她的主要任務就是照顧好戰家的三個孩子。

照顧孩子其實隻是幌子,她是為了能嫁給戰夜擎。

她喜歡戰夜擎不是一天兩天了,而且她還認定自己是嫁給戰夜擎的最合適人選。

之前聽說他快要死了,她覺得戰夜擎冇指望,便放棄了他,可是現在聽說他又甦醒了,她便第一時間趕來了。

薛馨雅說那麼多,可惜戰夜擎和以前一樣冷漠,對她愛答不理。

薛馨雅不放棄,又繼續說,“夜擎哥,既然現在你醒了,不如讓那個女人回去吧,讓我來留在你身邊照顧你吧!好嗎?夜擎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