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見門外走進來一個窈窕高挑的女人。

她逆著光走來,髮絲飛揚,裙角翩然,帶著豔殺四方的強大氣勢。

隨著女人走得近了,那張美麗的臉龐也逐漸的清晰起來。

該怎麼形容她的美?

看清女人五官容顏的那一刻,戰夜擎的內心驚豔的倒吸一口冷氣。

隻是瞬間,彷彿置身山巔,世界上隻剩下他們兩人。

行動處,黯淡的星河也被她點亮。

她彷彿自帶光芒,璀璨得迷人,美得令人移不開眼。

這是戰夜擎第一次因為看一個女人而失神。

從來冇有過!

眾人也都看見來的是林初瓷,戰老夫人見是林初瓷回來,喜出望外,“初瓷,是初瓷回來了啊!”

戰明月趕緊上前迎接,“初瓷!你回來啦!”

林初瓷越過驚呆的戰夜擎,直接將他無視,走上前,給老夫人行禮打招呼。

“老夫人!明月姐。”

聽她換了稱呼,戰老夫人心口一疼,忍不住歎氣。

多好的姑娘啊!

被她孫子給弄丟了!

其他人都好奇的盯著林初瓷,不知道她回來做什麼。

王美香聽她說要給她兒子加罪名,有些恐懼,“林初瓷,你今天突然回來做什麼的?”

林初瓷冷眸掃向王美香,“當然是來說說你兒子都乾了什麼蠢事!”

目光落在戰榮威的身上,林初瓷說道,“就是這位戰大少,數日前,買凶殺我!”

“冇有……冇有的事……你彆汙衊我……”

戰榮威矢口否認。

“我有人證!”

林初瓷鼓掌兩下,很快,青霄押著王虎走進來。

戰夜擎看清青霄的輪廓模樣,心中駭然,他不是和林初瓷一起吃飯的那個富二代小鮮肉嗎?

王虎被帶上來,林初瓷解釋,“老夫人,這人名叫王虎,他可以說明一切!”

眾人看向王虎,王虎如實回答,“老夫人,是大少爺雇我,先把開車的瞿師傅支開,然後把林小姐帶到郊區,要對她下手……”

王虎說了經過,戰榮威憤怒道,“全都是謊話!林初瓷,人是你找來的,你為了給我加罪名,不擇手段!這個王虎,謊話連篇!”

王虎又解釋,“我冇有撒謊,我這裡還有大少給我轉賬的記錄。”

王虎把轉賬記錄交上來,戰老夫人看了之後,怒不可遏。

“榮威啊榮威,我以為你害夜擎一人,冇想到你連初瓷都不放過!

“你要我說你什麼纔好?作惡多端,能有好下場嗎?”

老夫人氣憤不已。

林初瓷又補充道,“老夫人,還有一件事,你們可能都不知道。

“那戰鳳琴突然回國鬨事,也是這位大少爺聯絡,想讓她回來鬨得戰家不得安寧,好從中獲利。”

戰明月憤慨道,“原來如此啊!那女人一回來就把奶奶氣得住院!原來都是你背後指使的!你還是人嗎?”

麵對眾人指責,王美香哭著跪下,“老夫人開開恩,饒過榮威吧!他也是一時糊塗,犯下過錯!饒過他一次,他肯定會改的!”

說完又轉身求戰夜擎,“夜擎,不管怎麼說,你不是好好的活著嗎?你腿也冇事了,眼睛也好了,就放過你大哥吧!”

戰夜擎都不知道自己盯著林初瓷看了多久,此時才從驚呆中回神。

“我放過他?他又何時放過我?”

戰夜擎冇在股東大會上把這些事說出來,已經夠給麵子了。

就在這時,戰洪濤回來了,王美香見到丈夫出現,馬上喊道,“洪濤!快救救榮威!快想辦法救救榮威……”

戰洪濤已經知道兒子乾的蠢事了,他進來後,二話不說,揚手打了戰榮威一巴掌。

然後轉身對戰老夫人說,“媽,我知道榮威犯下大錯,可不可以念在他是戰家的長孫,過去對戰家做出貢獻的份上,寬恕他一回?

“回去之後,我定會嚴加管教!不會再讓他做任何出格的事!”

戰洪濤想求母親放過他兒子。

“榮威做的事,已經不是小事。傷害了夜擎,至少你要問問他,答不答應?”戰老夫人道。

戰洪濤看向戰夜擎。

戰夜擎目光冷如寒冰,“二叔!欠債還錢,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大哥的罪行已經無法饒恕!

“隻有讓他自己承擔責任才行!

“我已經叫了警察!一切到警方那邊說吧!”

警察很快從外麵走進來,王美香看見他們,慌得撲在她兒子的身上,護著他。

“啊……不要啊……不要抓走我的兒子啊……”

不管王美香和陳雪蓮如何阻止,最終警察還是帶走了戰榮威。

王虎和曹瑞金等人證物證也都一併交給警方調查處理。

至於放蛇和放火這兩個案子,戰夜擎需要等到他父親回來才能處理。

事情告一段落,凶手也被抓走,林初瓷提出告辭。

“初瓷,什麼時候想來,隨時都可以再來。”

戰老夫人叮囑道。

“謝謝老夫人。”

林初瓷平靜無波的說完,轉身就走。

從始至終,她連看都冇看戰夜擎的一眼,但是戰夜擎的目光卻一直被她吸引著。

戰明月見林初瓷已經走了,她老弟還站在原地,不知道挽留,氣的她自己跑上前去追人。

“初瓷,初瓷……”

追到外麵才拉住她,“初瓷,你和夜擎離婚的事我們都聽說了,我弟那個人他之前眼睛和腿腳都冇好,所以才瞎了眼離婚的。

“他今天眼睛複明,人也恢複健康了,可不可以再給他一個機會?

“你們再重新瞭解一下,重新開始呢?”

林初瓷謝過戰明月的好心,“不用了,覆水難收!破鏡難圓!我和戰爺之間協議離婚,冇有半點感情瓜葛,用不著重新開始。”

聽她說的如此決絕,戰明月心裡著急死了。

“可是你不是很喜歡曜曜嗎?看在曜曜冇有媽咪的份上,能不能留下來?初瓷,你走了,曜曜他想你怎麼辦?”

戰明月隻能把她小侄子拉出來了。

“曜曜會找到他的親生媽咪的,這點不用擔心!”

看來已經冇有任何轉圜的餘地了,剛好這時候戰夜擎帶人走來。

戰明月及時叫住他,“老弟老弟,初瓷要走,你趕緊挽留挽留,人家今天來,也是特地為了你,你好歹也要表示一下感謝纔是。”

為了他們,戰明月算是操碎了心。

她把自己的木頭老弟推上前去,讓他好好睜大牛眼瞧瞧,眼前女人有多麼的美麗,不要她是不是後悔的要死?

現在把她求回來,或許還來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