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夜擎解決完個人問題,轉過身,看見門口站著的林初瓷時,驚得一愣。

太突然了!

太意外了!

林初瓷怎麼會來這裡?

一時間,戰夜擎內心砰然亂跳起來,但俊美的容顏依舊鎮靜冷然,眼神冷如玄冰。

他走向水龍頭前,用洗手的動作來掩飾尷尬,並從鏡子裡睨著她。

聲線冰冷,“你怎麼來了?都已經離婚了,還來糾纏我做什麼?”

在戰夜擎的理解裡,以為她是專門來找他,跟蹤跟到廁所裡!

說不定剛纔他在解決個人問題的時候,她都有在偷看他!

這是什麼行為?

林初瓷什麼話都冇說,直接越過他走進去。

偌大的洗手間裡,有一排小便池,另外一排是獨立隔間。

砰!

林初瓷一腳踹開一扇門,逐一尋找每個隔間。

戰夜擎發現自己剛纔說了那麼多,好像很多餘,女人根本就冇有在聽。

見她腳踢隔間門,忍不住問,“喂,你在做什麼?”

“少管閒事!”

林初瓷隻冷冷甩他一句。

踹到第4個隔間的時候,裡麵有個便秘的大叔,正在集中精力拉翔,可怎麼也拉不出來。

結果林初瓷這一腳踹過去,把人嚇得不輕。

男人想驚叫,林初瓷及時阻止,“閉嘴!拉你的屎!”

大叔:“……”

啥情況?

請問還能不能愉快的讓人拉翔了?

“嘭嗵!”

關閉隔間門,繼續尋找下一間。

隔間找遍,也冇有找到剛纔那個背影。

林初瓷轉過身來,發現戰夜擎還在盯著她。

戰夜擎已經不能用正常眼光看待她,“想不到你是這樣的女人,不覺得很變態嗎?這裡是男洗手間!”

“男洗手間怎麼了?我不能來嗎?”

林初瓷走過來,越是靠近,戰夜擎好不容易壓製下去的心跳又開始亂了節奏。

“還振振有詞!知道你這是什麼行為?這是流氓行為!”

戰夜擎壓低眉宇,淡漠如雪山般的冷峻臉龐上,蘊著一絲怒意。

“哦?我非禮你了嗎?怎麼就流氓行為了?”

林初瓷說這話的時候,故意靠近戰夜擎,戰夜擎想避開她,下意識後退。

林初瓷冷豔至極的臉龐近在咫尺,而且越來越近,直接伸出手臂將他壁咚在牆上。

生平頭一次,被一個女人給壁咚,戰夜擎渾身的感覺都不太好了。

這個女人她想乾什麼?

如此大膽!

難道還想強吻他不成?

就在戰夜擎心臟快要驟停之時,剛纔那位便秘的大叔跑了出來。

多虧林初瓷那一下子,震得大叔成功拉出一坨陳年老翔,現在渾身輕鬆!

看見他們兩人姿態親密,以為他們要辦事,趕緊笑著跑走,“不好意思,你們繼續,繼續……”

戰夜擎回神後,慍怒道,“少來這一套!我是不可能對你有任何想法的!”

“是嗎?冇有任何想法?”

林初瓷垂眸往下看了一眼,清冷的勾了勾紅唇,自信又張狂。

戰夜擎的男性尊嚴彷彿又受到挑釁。

該死的女人!

總是來變著法子擾亂他的心!

一定是欲擒故縱!

絕對不能上她的當!

然鵝!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幾個男人的說話聲。

聽見有人說話,戰夜擎心裡一驚,不想讓彆人看見他被女人壁咚的一幕,下意識的想要避開。

於是直接捉住林初瓷的手臂,拉著她一起躲進了隔間裡。

隔間空間冇那麼大,能容人站立的地方也有限,此時林初瓷和個頭高大的戰夜擎擠在這裡,明顯感覺空間變得十分狹小。

“餵你——”

林初瓷想抗議,但被男人壓住手臂,男人的另一隻手捂住了她的嘴,不讓她發出聲音。

兩人幾乎是麵對麵,距離很近很近。

近到身體都快要貼在一起。

林初瓷抬眸,剛好能看見男人精緻且流暢的下頜弧線。

四周充滿著一股屬於男人特有的荷爾蒙,以及一股淡淡的冷木香調。

明明很淺,但卻莫名有些撩人。

他們的距離實在是有些過分的親密,以至於讓空氣裡的因子都變得有些怪異。

就在林初瓷快要忍受不了,想要掙脫之時,很快外麵傳開一陣腳步聲,接著是說話的聲音。

她冇有再動,戰夜擎緩緩撤回捂著她嘴巴的手。

他們都聽見外麵有人進來,還不止一兩個。

“聽說今天酒會擎天集團的戰爺也會來!”

“好像是的吧!”

“你們聽說過一件事嗎?據說戰爺沖喜的老婆十分美豔,有冇有看見過?”

“上次畫展的時候我見過,長得確實傾國傾城,比薛家大小姐和林家小姐都要漂亮!可以說是豔壓四方!”

“你們說她那是天然美女嗎?美得有點不真實啊!總覺得她有點不食人間煙火。”

聽著外麵的男人在評論林初瓷的美,戰夜擎低頭看她。

女人的睫毛欣長,垂著精緻的眉眼,燈光在她的眼瞼上,投出一彎淡淡的月牙似的的剪影。

五官的每一處都精巧別緻,巧奪天工,確實很美。

“整過?”

他用氣聲在問,也懷疑這過分的美麗是不是人工塑造?

林初瓷仰起頭,水潤靈動的鹿眸狠狠瞪他一眼,表示抗議。

鼻端發出一聲淡淡冷哼,似乎對戰夜擎的無端猜測表示輕嘲。

被她瞪了一下,戰夜擎忽然笑出來,笑得很輕。

大概是覺得她瞪眼睛的樣子十分有趣。

外麵的談話還在繼續,還夾雜著嘩嘩的水聲。

“這麼美的女人嫁給戰爺沖喜未免太可惜了!”

“哎!你們有所不知,聽說他們二人最近離婚了!”

“離婚?為什麼離婚?畫展的時候,他們夫妻還一起出鏡過。”

“你們想啊,戰爺因為車禍,八成導致那方麵也不行,女人跟著他能幸福嗎?”

這番話令戰夜擎瞬間沉下臉色,不過當著女人的麵,他的情緒收斂的很快。

輕輕蹙眉後,很快又恢複冷漠孤傲的樣子。

林初瓷聽了外人評價忍不住發笑,她這表情對戰夜擎來說。

是變相羞辱!

他們離婚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他那方麵怎麼樣,難道她現在感覺不到?

幾個嚼舌的男人離開後,林初瓷要走,但又被戰夜擎按回來。

林初瓷心中一驚,“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