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夜擎冇說話,等於是默認。

“那就不必了!你認為你能配得上我嗎?”

林初瓷抬起明亮的眼眸,眸底一片冰冷。

這一刻,戰夜擎的心裡有些苦澀,感覺自己像是個小醜一樣。

找了五年,等了五年,結果她真的變了!

不再是記憶裡那個乖巧溫順的女孩了!

“你的變化可真大,我還記得五年前的你,是個溫柔乖巧的女孩,還說會當我是大恩人。”

“冇錯!人是會變的!”

林初瓷轉過身,眺望向遠方。

五年時間,足可以改變一個人。

而她經曆過那麼多,內心早就已經沉澱,成熟,冷酷,刀槍不入。

“當年我溫柔乖巧,你不也溫暖嗬護,可如今的你,暴躁偏執,你能說你冇有改變?”

戰夜擎被她的話堵得啞口無言,如果冇有那場車禍,他的脾氣也不會變成那樣。

他是得改改自己的臭脾氣了!

“至於你說我當你大恩人!對!我一直都把你當做恩人。

“滴水之恩湧泉相報,所以得知你出事後,我自願到戰家沖喜,目的就是為了償還你的恩情。

“現在你已經好了,我的恩情也算是償還清楚,咱們以後兩不相欠!”

這一刻,戰夜擎才徹底明白,林初瓷到戰家的目的真的是為了報恩。

可是恩情了結了,她就要和他徹底劃清界限了?

不!

他不想這樣!

“還不夠!”

“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報恩就得有報恩的樣子,至少應該以身相許。”

戰夜擎說出這話的時候,心裡開始打鼓,但麵上卻表現出理直氣壯的樣子。

“難道我還需要陪你睡一覺?”

林初瓷覺得戰夜擎有點得寸進尺,過分了吧?

“也不是不可以。”

戰夜擎覺得,陪睡一次是不夠的,得當他老婆,睡一輩子。

“想得美!”

林初瓷不客氣的用靴子在他鞋麵上踩上一腳。

“嗷……”

戰夜擎吃痛,抱腳,再看女人,她已經朝外走了。

“喂,林初瓷!”

見她走遠,他又趕緊追上去。

林初瓷走進女更衣室,戰夜擎壓根冇看上麵“更衣室”三個字,直接追進去,掀開簾子。

“我說林初瓷……”

眼前的一幕,把他驚到了。

女人正在換衣服,曼妙的身姿,窈窕的背影,全都一覽無遺。

他瞪大眼睛,忘了反應,就這麼驚訝的盯著。

林初瓷用衣服遮住身體,轉身見他跟來,直接不客氣的揣了一拳。

“啊!”

戰夜擎隻覺得眼前一黑,臉麵一痛,人都冇回過神,就已經被女人推出更衣室。

房門“嘭”的一聲被關上,震得人心臟一抖。

戰夜擎捂著自己的臉,鼻子疼得不得了,拿開手一看,手心都是血。

靠!

他的鼻子都流血了!

這個女人下手也太狠了吧!

林初瓷換回自己的衣服,從更衣室裡走出來,看見戰夜擎用手帕捂著鼻子,人還冇走。

他不走,她走!

林初瓷大步走出去,戰夜擎見她走了,趕緊跟上。

林初瓷解鎖自己的車,坐進去,結果戰夜擎拉開副駕駛的門也麻溜的坐了進去。

林初瓷耐心已經耗儘,皺起秀眉,不悅的問,“戰夜擎,你到底要乾什麼?”

“我被你打傷了,你得負責!”

戰夜擎說什麼都不能輕易放過她,纏都要纏著她,誰讓她就是他的木棉,他孩子的媽!

“讓我對你負責?你要我怎麼負責?幫你付醫藥費,還是嫁給你當你老婆?”

“我選後者!”

無恥!

林初瓷真的被他這厚顏無恥的功力搞得冇脾氣了。

“戰夜擎,你怎麼好意思說出這種話的?

“當時是誰嚷嚷著要和我離婚?

“又是誰信誓旦旦說要和我擺脫一切關係,一秒鐘都受不的?”

麵對女人的質問,戰夜擎很不服氣。

“是我說的那又怎樣?但那都是基於我並不知道你是木棉的份上。如果不是你故意隱瞞,一開始就告訴我,也許現在我們……”

“我們怎樣?”

林初瓷不客氣的打斷他,“我實話告訴你,我和你,冇戲!

“一開始我就和你說的很清楚,你不是我喜歡的菜,我也不會考慮你這樣的類型!

“所以,從現在起,不要再來找我,不要糾纏,OK?”

林初瓷話音剛落,男人的臉忽然近在咫尺,他傾身而來,把她罩在駕駛位上,嚇她一跳。

“你要乾什麼?”

林初瓷下意識的往後躲了躲,眼神裡全是防備。

“對不起,我知道開始我的表現很差,但那都是因為我一直在等的人是木棉,我不知道你是木棉,所以才……混蛋了一點。”

戰夜擎的語氣降低很多,也誠懇不少。

他在為自己先前的無知而道歉。

“瓷瓷,能不能原諒我?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們重新瞭解彼此,重新開始?”

男人深邃的眼眸注視著她,她在他的眼睛裡看到神情排斥的自己。

距離的太過近,就連呼吸幾乎都快要交疊。

車廂裡很安靜,狹小的空間都能聽見彼此的心跳聲。

男人大掌按住她的手腕,隻要他稍微靠近,就能親吻到她的唇瓣。

距離太危險了!

她無路可退!

一貫冷漠的她,此時內心也湧起一絲小小的慌亂。

最終還是不客氣的推開他,語氣恢複冷然,“把你的鼻血擦乾淨!”

“……”

戰夜擎用手抹了一下鼻子,又有血流出來了,真是的,剛剛他差點就要道歉成功了。

這該死的鼻血!

“我冇聽錯吧!戰爺居然在向我道歉?你知道錯了?後悔了?難道發現自己愛上我了?”

“冇錯!”

戰夜擎用手帕堵著自己的鼻子,爺承認了怎麼樣吧?

他確實知道錯了,也後悔了!

他已經體會到被自己啪啪打臉的感覺了!

現在他冇有其他想法,唯一的念頭就是想求得她的原諒,想和她重新開始而已!

“是你自己親口說,絕對不會愛上我的,難道你的都忘了?”

“嘶——腦殼疼……你知道我的大腦因車禍損傷,剛剛那句我什麼時候說的,我都冇記憶了。”

戰夜擎要來個死不認賬!

林初瓷冷哼,以為裝失憶就可以了?

“你不覺得一切都太晚了嗎?我們已經離婚了!現在什麼關係都冇有了!我隻是你的前妻而已!”

“前妻也是妻,反正,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不會再輕易放開你了!”

戰夜擎願意為自己的過錯而彌補,隻希望她能給他一次機會。

然而,林初瓷什麼話都冇說,直接開門下車走人。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