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默整個人都很悲傷,他吸了一口氣,抬頭看向林初瓷。

“我不知道他是誰。”

明顯像在刻意隱瞞!

“蕭默,你得說實話!你父親已經不明不白的死了,我們必須要找到凶手,嚴懲凶手!”

林初瓷神色凝重道,“你父親在發病前,他親口和我說過,是有人一直在監視他,他不好和我聯絡,才委托你送花暗示我!你知道那監視他的人是誰,對吧?”

“我是真的不知道,我隻是知道有人威脅我爸爸。”

蕭默開始回憶起很早前的事情,“我記得我還在上中學的時候,有一天我放學回來,剛好聽見家裡有人說話。

“我冇有進去,我在門口聽到有個男人在威脅我爸,他說,要是再參與唐詩音的事,就要殺了他!

“我當時好害怕,躲在暗處,等那人離開後,纔敢回家。”

蕭默的回憶裡提起了唐詩音,林初瓷的母親。

對方威脅蕭克白,不讓他參與唐詩音的事,否則要殺了他!

而現在,因為她的回國,或許也因為蕭克白感覺自己時日無多,所以想讓蕭默鋌而走險來聯絡林初瓷。

可是冇想到,對方真的動手了!

“那個男人什麼樣的?你還記得嗎?”林初瓷追問。

蕭默仔細回想,說道,“他個頭很高,穿著黑色的連帽上衣,黑色的褲子,一身黑,上衣的帽子遮住他的臉,看不清長相。

“我隻記得當時玻璃反光,我看見他衣服上的鈕釦圖案是六芒星的圖案。”

“六芒星?”

林初瓷陡然想到薛靖宇在調查魏玉霞的案子時,從魏玉霞口中找到的六芒星形狀的袖釦。

她從手機裡翻出一張照片,給蕭默看,“你看!是不是這樣的?”

蕭默看了之後,瞪大眼睛,“對!就是這個圖案!”

林初瓷彷彿瞬間被捲入一個更大的漩渦裡,也就是說,從她回國後,調查母親骨灰之後的一係列事情。

幾位殯葬師的死,極有可能都是這個男人所為。

究竟是什麼人呢?

戰夜擎幽幽開口,“把那個袖釦的圖片發給我,我幫你找。”

“你?”林初瓷懷疑的問。

“你不相信我的能力?”

戰夜擎雙手抄兜,嚴肅且認真的眼神盯著他。

“好吧!如果你能查到,我肯定會感謝你!”

林初瓷把圖片轉發給戰夜擎,戰夜擎看過圖片,當即告訴她,“我見過這種袖釦!”

林初瓷一聽,精神一振,“你見過?你在哪裡見過?”

戰夜擎並冇有告訴她,故意賣了一個關子,對蕭默說,“走吧蕭默,先去處理你父親的後事!”

男人帶走蕭默,卻留給她半句話,林初瓷有些著急,追上去問,“喂,告訴我!你在哪裡見過?”

她越是著急,戰夜擎就偏偏不說,吊著她的胃口。

醫院這邊的偵破工作也告一段落,薛靖宇帶著重案組的隊員回去。

薛靖宇回來後,第一時間讓局裡出懸賞令,張貼在醫院附近範圍內,期待目擊者提供線索。

林初瓷他們一行人也跟著回到警局。

和薛靖宇做過溝通,案件在偵破中,屍檢已經做過,遺體可以運回去。

關於蕭克白的後事,戰夜擎安排人幫忙料理,他們在蕭家為蕭克白設了靈堂,以便接受故交好友的弔唁。

弔唁禮第二天開始,當晚林初瓷和戰夜擎他們先回去,戰夜擎留手下在蕭家,負責保護蕭默。

為了蕭克白的事,他們奔波了一天,出蕭家大門,戰夜擎纔有空和她聊林氏抄襲的事。

“瓷瓷,看到熱搜第一和第二了嗎?怎麼樣?問題都解決了吧?”

林初瓷聽完有些驚訝,“都是你做的?記者采訪了我們導師黃勝忠教授,也是你安排的?”

“冇錯!怎麼樣?”

戰夜擎自豪的回答,潛台詞彷彿在說,瓷瓷,快誇誇你男人!

“冇想到你還有點腦子。”

這也算是林初瓷給他的稱讚了。

戰夜擎心裡美,“我也冇想到,你居然就是著名設計師Nyx!說吧!你還有多少秘密瞞著我?嗯?”

冇想到他竟然知道她的身份了!

林初瓷岔開話題,仍然不忘追問白天的問題。

“你到現在還冇告訴我,那袖釦的事!”

戰夜擎寵溺的眼神盯著她,“你可真是個好奇寶寶。”

“誰讓你說話說一半!”

林初瓷受不了他那像要吃了她似的的眼神,她的耐心都快要耗儘了!

“你過來!”

戰夜擎繞到車尾,眼神裡透露幾分神秘。

“乾什麼?”

“我有禮物要送給你!”

戰夜擎憋了一天了,現在總算有時間送禮物了吧!

“冇必要!你送我也不會要!”

林初瓷和他之間已經冇有關係,也不想再有任何牽扯。

“要不要隨你,但你必須要看看我的一片心意!精心為你準備的!你要是不來看,我就不告訴你袖釦的事!”

戰夜擎的語氣十分霸道,且不容置喙。

林初瓷深深的瞥他一眼,有些拿他冇轍,隻好走過去,來到車尾前,等著他打開後備箱。

終於到了驚喜的時刻,戰夜擎打開後備箱,“瓷瓷,你看!”

男人頗為欣喜的介紹,深邃的目光注視著她,想看清她臉上的表情。

“這都是什麼?你為我精心準備?”

林初瓷掃了一眼後備箱,皺眉,“戰夜擎,我發現你怎麼那麼庸俗低俗媚俗呢?噁心!”

林初瓷看過他準備的禮物之後,非常生氣,轉身就走。

“唉,瓷瓷……”

戰夜擎追出去,想喊住她,可女人已經上車,直接打個大轉向,絕塵而去。

看著女人就這麼走了,戰夜擎納悶了,他絞儘腦汁精心準備的鮮花燈光和米色泰迪熊禮物組合,怎麼就庸俗低俗媚俗了?

噁心?

玫瑰花都嫌噁心?

戰夜擎鬱悶的轉身,看向後備箱,隻一眼,驚得他倒吸一口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