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靖宇像是發現了新大陸,興奮的詢問。

“也談不上專業,隻是略懂皮毛。”林初瓷謙虛道。

“不不不,初瓷小姐你太謙虛了,等我一下,我現在就來安排!”

薛靖宇興沖沖的走開,戰夜擎低頭睨著她,興味十足的問道,“你不僅是Nyx,而且還是Ann?不簡單嘛,還有什麼身份是我不知道的?”

“好奇害死貓,聽過嗎?”

林初瓷水汪汪的鹿眸不客氣的瞪他一眼,潛台詞是他好奇心太重了。

薛靖宇已經安排好審訊室,隔著玻璃窗喊她過去,林初瓷遇過戰夜擎走開。

戰夜擎轉身看著她美麗窈窕的背影,忍不住笑了笑。

越來越有趣了!

越是瞭解她,就會越覺得她神秘!

越是覺得她神秘,就越是忍不住想要瞭解她!

這個女人,對他貌似有著致命的吸引力,讓他剋製不住想要探究得更深。

林初瓷走進審訊室,被安排在審訊桌前落座,旁邊一名警員負責記錄。

“可以開始了!”

薛靖宇說道。

林初瓷點點頭,就著盧紅梅的社會關係等資料,開始發問,“盧紅梅,你目前的感情狀況是,已婚,丈夫是做海鮮生意的,你們夫妻感情已經出現裂痕,曾經在去年9月申請過一次離婚,但是冇有離成。”

盧紅梅聽她說的內容,依舊麵無表情。

“從你離婚失敗之後,到你入職美時光整形醫院這段時間,你愛上了一個男人,但那個男人有家室,所以你們隻能偷偷摸摸進行地下情。”

“你怎麼知道?”

盧紅梅隻有在林初瓷說起這件事的時候,情緒有了很大的波動,而且不打自招。

“你看我手裡的東西!是這個東西告訴我的!你看好了!它會說話!”

林初瓷拿出一塊催眠專用的道具,在盧紅梅的眼前,開始晃動,頻率逐漸增加。

盧紅梅在冇有防備預知的情況下,帶著強烈的好奇心,被她引入催眠之局。

幾分鐘之後,盧紅梅就成功被催眠了,倒靠在審訊椅上。

旁邊的警員露出驚訝的表情,林初瓷收了手裡的道具,起身走向盧紅梅。

此時戰夜擎和薛靖宇也來到這裡,站在旁邊看著她開始引導發問。

“盧紅梅,你的婚姻非常不幸,和丈夫冇有半點感情,他經常對你家暴,你活得很累……”

林初瓷在描述這些事情後,沉睡中的盧紅梅居然落下眼淚。

其實這些事情都是根據警方調查的社會關係資料裡,推測出來的。

而且,林初瓷剛纔看見盧紅梅手臂上有一些瘀痕,那些可能都是被家暴留下來的印記。

“你一定很憎恨你的現任丈夫,恨她對你那麼殘忍,你在另外一個男人身上找到慰藉。可惜這種情況也冇有維持多久,有人撞破你們的姦情……”

經過林初瓷的誘導,盧紅梅彷彿回到當時的場景裡。

她被捉姦在床,隻能跪下來哭著乞求,“放過我……放過我吧求求你了……隻要放了我,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盧紅梅的表現,代表林初瓷猜對了她的社會關係,以及真正的殺人動機。

接下來要從她口中問出來的關鍵點就是,那個威脅她的人是誰?

“你可以說說,是什麼人威脅了你?”

“他個頭很高,頭上戴著帽子,看不清臉……不過他手上戴著一隻戒指……”

“什麼樣的戒指?”

“好像是骷髏頭的樣子,看起來嚇人,我不知道他是誰……

“他有槍……給我兩條路選,一條是死路,一條是讓我照他說的做……

“我冇得選擇……我也不想害人……”

盧紅梅一邊哭一邊說,林初瓷大概搞清楚來龍去脈。

盧紅梅確實是受人指使,但指使她的男人身份過於神秘,無法判斷是什麼人。

根據之前的一些線索,魏玉霞和蕭默都看見了六芒星袖釦,青霄在和對方過招的時候撕爛衣服發現鷹頭紋身,盧紅梅看見對方手指上的骷髏戒指。

這些東西,是不是一個人所有?

會做如此奇怪打扮的人,到底是誰?

催眠完成,警員做好記錄,林初瓷結束催眠,盧紅梅清醒過來。

醒過來的她摸摸自己的臉上,都是眼淚,可是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哭。

林初瓷和薛靖宇他們對視一眼,眾人一起走出審訊室。

“薛隊,我相信她是受人指使,幕後的真凶,身份神秘,目前還不得而知!”林初瓷說道。

“嗯,這個神秘的殺手,各種手段殺人,目的是什麼?都是為了你去查你母親的事?為什麼要阻止呢?”

“這一點也是我要追尋的真相!可惜現在所有的線索都中斷了!”

“為什麼不問問我?”

戰夜擎忽然開口,似乎一直在等著被關注。

“你?”

林初瓷看向男人,“你到底知不知道那袖釦出自何處?”

這個男人說知道,但是總是賣關子,林初瓷也不指望他,甚至懷疑他是在故弄玄虛。

“我要是給你提供線索,有什麼好處?”

黑心資本家要和她談條件了!

“你可以提個要求,隻要我願意,且能做到。”

“晚上陪我和兒子一起吃頓飯,這個要求不高吧?”

戰夜擎深眸睨著她,等著她點頭答應。

“……”

林初瓷思忖片刻,終於鬆口,“好!但是如果你給我提供假訊息,或者糊弄我,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我怎麼可能糊弄你?”

戰夜擎從西裝口袋裡掏出關於袖釦的資料,“這可是我花了不少力氣才查到的!”

林初瓷接過資料來看,戰夜擎調查了全球多家袖釦製作廠商,最後排除袖釦是大規模製作,而是屬於私人定做。

一家名為“麒麟軒”的古董老金店,就是出品六芒星手工袖釦的地方。

林初瓷也聽說過神秘的麒麟軒,可是卻不瞭解具體在什麼位置。

“這個麒麟軒在什麼地方?”

“等晚上吃過飯,明天我帶你去。”

男人的眼神裡閃過一抹誌在必得的神情,林初瓷冇有再說什麼,等於是答應了。

離開警局,林初瓷要回去,戰夜擎提出要送她,但被她拒絕了。

“好吧,那就等我的訊息,等我安排好餐廳,會發時間和地址給你,不許再關機拉黑我!”

“知道。”

青霄開車來接她,林初瓷上車走人。

目送她的車走遠,戰夜擎也趕緊上車,他得回去好好做準備。

爭取今晚拿下她!

相信他和兒子聯手,一定能夠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