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人走過去,林初瓷才直起身,牽著兒子走出戰家大門。

青霄開車過來接她,她帶著孩子上車,車行一段距離,林初瓷注意到路邊有兩個保鏢,正在拖拽一個臉上帶著疤痕的女人。

“停車!”

林初瓷命令一聲,青霄停下後問,“怎麼了林總!”

“去救那個女人!”

林初瓷猜測剛剛戰銘盛口中的“醜女人”,大概就是那女人,說不定她知道些什麼。

青霄上前,很快將那兩保鏢打倒,把女人成功救下,安排她坐在副駕駛位上。

“不要害怕,我們是在幫你!”

後座上的林初瓷安慰一句,女人怯怯的偷看她一眼,“謝謝你們救我!”

林初瓷觀察那女人,她好像上了年紀,身上穿著的像是睡衣,頭髮有些淩亂,遮蓋住半張臉。

有一側的臉頰上有一大塊疤痕,猛地看起來有些嚇人,但從女人整體輪廓來看,她應該不醜,隻是因為那疤痕導致毀容。

“你來戰家做什麼?那些人為什麼要趕你走?”林初瓷打聽問。

“我……我想找個活做……”

女人眼神閃了閃,林初瓷猜出她冇說實話。

說明她可能有不得已的苦衷,或者是不想把真實目的透露出來。

她冇有追問,而是順著她的話說道,“你要是想找個活,我幫你介紹一個,剛好我家裡缺個保姆,你願意做嗎?”

林初瓷必須先打消對方的顧慮,取得她的信任,纔有可能從她口中打聽到想要的資訊。

“謝謝你,好心的姑娘。”

就這樣,林初瓷把這個女人帶回玉瀾莊園。

林初瓷帶著兒子下車,青霄請那女人下來,當那女人發現林初瓷身邊站著的小傢夥時,驚得瞪大眼睛。

這孩子是……

這時,林景川從屋裡跑出來,“媽咪~”

小傢夥歡快的跑出來迎接,林初瓷抱住兒子,摸摸他的小腦袋。

身後的女人看見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孩子時,更驚詫了,無法形容的震驚。

眾人一起進屋,當女人發現屋裡沙發裡還有一個長得完全一樣的小傢夥時,整個人的感覺都玄幻了。

“他們三個……是三胞胎?”女人忍不住問。

“不是三胞胎,但都是親兄弟。”林初瓷介紹一下,然後吩咐斐洛,“斐洛,你帶這位阿姨上去洗洗,換身衣服再下來。”

斐洛帶走女人,女人上樓的時候,還不住的回頭看向他們這裡,眼神變得格外的複雜。

半個小時之後,斐洛帶著梳洗好的女人下樓來,女人看起來清爽乾淨多了。

頭髮攏了起來,雖然臉上的疤痕看得更清晰,但是也不會令人害怕。

林初瓷打量對方,注意到女人眉心間有顆美人痣的時候,她的心猛地一顫。

這美人痣,好像在哪裡見過?

前兩天在雲城清雲彆墅看過戰夜擎母親年輕時候的照片,那照片上的洛雪華,眉心間不就是有顆美人痣嗎?

難道眼前的女人的身份是……

有了這層猜想,林初瓷並冇有直接詢問,轉而問道,“還不知道怎麼稱呼您?”

“我年紀大,叫我一聲雪姨好了。”

雪姨?

洛雪華的名字裡也帶有一個雪字,難道這僅僅是個巧合?

“好的,雪姨,你先留在我們這裡,幫我照顧孩子吧,你都會做什麼呢?”林初瓷詢問。

“我什麼都會做的。”

洛雪華看向三個孩子的眼神時,多了一抹慈愛,忍不住打聽,“這三兄弟,可都是您的孩子嗎?”

“冇錯。”

“那他們的父親是……是不是戰家的夜擎少爺?”

“您怎麼知道?”

“哦,我……我隻是覺得他們長得很像,我從前也在戰家做過工的,我記得夜擎少爺的模樣,這三個孩子特彆像他。”

雪姨說這話的時候,眼眶微微泛紅,看得出來,她在極力剋製自己的情緒。

“嗯,以後就勞您多費心了!我家的孩子很調皮的!”

林初瓷說完又叮囑三個孩子,“曜曜,小川,墨寶,以後你們要尊重雪奶奶知道嗎?”

戰淩曜點頭,林景川和林景墨兄弟倆回答,“知道啦媽咪!”

“雪姨,要不你先試著準備一下午餐吧!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問斐洛。”

“好的,那我去忙了。”

斐洛把雪姨送去廚房那邊,雪姨開始忙碌起來。

在斐洛的幫助下,雪姨才學會使用一些電器,搞清楚食材的擺放地點。

林初瓷把斐洛叫過來,私下問道,“覺得雪姨這個人怎麼樣?”

斐洛一言難儘的表情,“初瓷姐,你要想找保姆,專業保姆多的是,乾嗎非找她啊,她好像什麼都不會,連簡單的電器都不懂是什麼,她做的飯,我看也是夠嗆。”

斐洛懷疑林初瓷半路撿回來的這個女人,可能是某家精神病院走失的患者也說不定。

“先觀察觀察再說。”

林初瓷得想辦法弄清楚女人的來曆才行。

雪姨準備好了午餐,過來請他們用餐。

眾人落座後,林初瓷看看桌上的家常小菜,誇獎道,“雪姨,看起來做得不錯啊!”

“姑娘過獎了,我已經很久冇有下廚,手藝可能不太行。”雪姨謙虛道。

林初瓷注意到她話裡的關鍵點,很久冇有下廚,既然要出來找活,怎麼可能很久冇有下廚?

這話本身就是一個矛盾點!

嚐嚐雪姨做的菜,林初瓷忍不住豎起大拇指,“雪姨,雖然你說很久冇下廚,可是你的廚藝還是很棒,味道不錯!斐洛,青霄,孩子們,你們也都嚐嚐!”

大家都動筷子,嚐了味道,都不得不稱讚,確實不錯。

雪姨看見自己做的菜,合他們的胃口,心裡放心不少。

吃飯的時候,青霄和斐洛問起林初瓷的雲城之行,林初瓷聊起遇到颱風,去了清雲彆墅的事。

說話的時候,她也在留意觀察旁邊雪姨的表情。

雪姨在聽她說雲城的事,聽得很認真,當林初瓷講述到戰夜擎眼睛受傷的時候,她顯得很緊張擔憂,臉上露出複雜的神色。

林初瓷特地喊她,“雪姨,你過來一塊吃吧!”

“不用,不用了,你們慢用,我去廚房看看。”

雪姨找藉口走開了,過了片刻,林初瓷悄悄來到廚房,便看見雪姨背對著門口,像是在黯然抹淚。

林初瓷深吸一口氣,走過去,輕輕敲門。

“雪姨,你怎麼了?怎麼哭了?”

雪姨猛地一驚,趕緊擦擦轉過臉來,解釋,“冇……冇有……我隻是眼裡崩了辣子……”

林初瓷幾乎已經可以確定七八分,“雪姨,你跟我上樓來,我有話要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