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為林氏一直操控在林懷光的手裡,所有高管也都是他的心腹勢力,冇有他,林初瓷想管理好,絕對不可能。

“好,我馬上去辦!”

夏建恒第一時間去煽風點火了。

很快,網絡上爆料出,林氏股權和法人變動的原因,是因為林初瓷大逆不道的緣故。

放在古代,她可能就會被扣上“篡位”和“弑父”等罪名。

不明真相的網友也開始往林懷光這邊倒,譴責林初瓷為了得到公司管理權,連自己的父親都不放過,太狠毒了。

除此之外,來自林氏集團內部的高管們,也集體發聲,表示要求林懷光董事長和夏建恒他們重返公司,否則他們就集體罷工。

在這種急轉直下的情況下,一條爆炸性新聞騰空而出。

新聞爆料出林懷光掌權林氏集團多年來,他所做的公飽私囊,貪汙受賄,瀆職等鐵證一一呈現在公眾眼中。

以及林氏的前身乃是唐家的唐氏集團,曾經的唐氏與現在林氏的經營相比,可以說是逐年倒退。

這都是林懷光掌管公司的後果!

最後新聞裡還爆料出,林懷光通過惡劣手段從原唐氏控製人唐詩音手中奪取唐氏之後,改頭換麵為林氏的細節。

這些新聞曝光出來,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輿論一片嘩然!

誰能想到林懷光居然乾了那麼多缺德的事?

逼死唐詩音,霸占唐氏集團,現在林初瓷代表她母親,奪回林氏也能好理解了。

風向再一次的發生轉變,原來譴責林初瓷的網友們,又紛紛調轉矛頭,開始攻擊林懷光。

林懷光做夢都冇想到,反噬的力量來的如此快。

夏建恒將這些新聞告訴林懷光,林懷光看完之後氣得差點原地去世。

“不行!我得馬上出院!”

“林叔,您出院也無濟於事啊!”

“我去找我的朋友幫忙!”

林懷光不聽勸告,堅持要出院,夏建恒為他辦理好手續,陪他離開醫院。

可他們都冇有想到,剛出醫院大門,就遇到找蹲點的記者。

記者第一時間圍上來,要采訪林懷光。

林懷光也不是吃素的,當著記者麵,揚言道,“你們都不要信新聞上爆料的鬼話,我林懷光光明磊落,從冇做任何虧心事,那些都是有人故意汙衊我!”

隻不過他的話音才落下,就有幾位檢察機關的人員過來。

“都讓讓!讓一下!”

記者們自覺的讓開道路,檢察機關人員走上前,說道,“林懷光先生,我們接到你的檢舉證據,初步證實你貪汙瀆職,公飽私囊,請跟我們回去接受調查,如果證據確鑿,你將會被移交法院,麵臨牢獄之災!”

就這樣,林懷光被檢察人員請走了,林懷光剛纔那一番光明磊落的言論,妥妥的自己打自己的臉。

記者們瘋狂拍照,直到檢察機關的車將林懷光帶走。

隻剩下夏建恒一個人呆在原地,錯愕良久都冇反應過來,他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記者發現夏建恒還冇走,便又蜂擁過來采訪他,可夏建恒還能如何解釋?

他們已經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他推開記者,狼狽的落荒而逃。

林懷光被檢方帶走的新聞很快公佈出來,整個形勢已經逐漸明朗,那便是,林懷光等人大勢已去。

現在林氏集團改為盛唐集團後,將會迎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變革。

*

林初瓷於第二天上午,應楚玉熙的邀請,參加玉熙會一年一度的慈善日。

玉熙會的慈善日,以酒會的形式,在雲海度假村舉行。

所有玉熙會的成員們,以及發展中的準會員,還有受邀前來的上流貴婦名媛,基本上都齊聚在這裡。

戶外草坪上搭建有專門的大舞台,專業的策劃和司儀也都到位。

此時,三五成群的名媛貴婦闊太太們都站在一起舉杯交流,相談甚歡。

花驚鴻攜帶女兒花翩然也出席今天的盛會,她為自己的女兒介紹不少資源和人脈,把花翩然成功的帶入玉熙會,也讓她女兒的設計品牌被更多人熟知。

“我們早就看過翩然小姐的設計秀了,非常厲害,真是青出於藍啊!”

“花總一直都是為女**業做著傑出貢獻,還無私撫養了戰家的孩子,這份愛心,真的令我們都很感動。”

“是啊,一般人很難做到像花總這麼深明大義的。”

大家都是看過之前,戰無恙監護權轉移儀式新聞,纔對花驚鴻格外敬佩。

花驚鴻聽著眾人的稱讚,麵上笑容淡淡,“冇什麼,我也隻是想幫助更多人而已。”

但事實上,提起孩子被戰家強行奪走的事,她的心裡就恨的要命。

是戰夜擎和林初瓷無恥的聯手,不講江湖規矩,才破壞了她的計劃。

“聽說那孩子是戰夜擎和林初瓷的嗎?林初瓷也真是厲害,能一胎生4個啊!”

“是啊,那個女人手段厲害著呢!如今又母憑子貴,可不把戰家拿捏的死死的。”

“而且她這兩天將她父親都快送進監獄了,自己掌管林氏集團,這可不是一般人能乾出來的。”

“這個女人可是個狠角色,狠起來六親不認!”

女人們正津津有味的議論著,不知是誰驚呼一聲,“看!那不是林初瓷嗎?”

所有人都轉頭看向紅毯的入口處,一襲美麗的湖藍色落地長裙,柔軟的波浪捲髮優雅的搭在一側肩頭,手裡拿著同色係鑲鑽手包,整個人散發著冷豔出塵的絕美氣質。

林初瓷在保鏢的簇擁下,走上紅毯,朝酒會現場走來。

“她怎麼也來了?”

有不少女人都發出好奇的疑問。

原本氣氛熱熱鬨鬨,但因為林初瓷的到來,打破了和諧的氛圍。

在場的女人們因為林初瓷的過分美麗而將她劃爲異類,羨慕嫉妒恨的都有。

花翩然見林初瓷來到這裡,一股怒意冒出來,“媽,她竟然也來了!”

花驚鴻冷眸微眯,“我看到了!”

“媽,如果她想加入玉熙會,你要阻止她,千萬不要讓她得逞!”花翩然氣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