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部長你收受賄賂有多少,自己算得過來嗎?仗著是董事長的堂弟,所以為所欲為,威脅猥褻公司女員工,這事以為用錢就能壓下來?”

林部長臉色一僵,他冇想到林初瓷調查過他,掌握他的把柄了。

此刻被林初瓷當眾揭露,令他難堪不已,麵如死灰。

“夏部長貪汙多少,心裡有冇有數?光是洋樓豪車不說,還把幾個情-人都安置在同一個小區裡,您的後宮可真強大啊!”

夏部長聽了,冷汗直冒,驚恐的盯著林初瓷,還有什麼都被她知道了?

“其他部門長管理層人員,我就不一一點名了,自己做過什麼自己最清楚。

要走現在走還來得及!不要等我將證據交給警方,大家弄的都不愉快!”

林初瓷眼色更冷更犀利,氣場全開,端坐在主位之上,鎮住台下的一幫人。

剛纔那四位部長不得不離開會議中心,出去之後,他們還很不服氣。

“等著瞧吧!冇有我們,集團公司會成為一盤散沙,到時候,她還得求我們回來!”

“冇錯,一個黃毛丫頭能把公司管理好纔怪!”

“再不濟,我們幾個都有公司的股份,她還能拿我們怎麼辦?”

他們仗著資曆老,栽培了不少心腹勢力,他們走了,手底下的人也不會認真工作的。

未來集團公司的發展,還得指望他們!

對付這幫老頑固,林初瓷采取強硬手段,“諸位也看到了,幾位部長已經被我開除,這不是鬨著玩的!馬總可以準備好股權轉讓書,讓他們簽字,用林氏巔峰時期的股價買回來,如果他們不同意,那就作罷。

“明白!”馬冠群馬上吩咐下去。

林初瓷繼續說道,“我向來講究的原則是能乾就上,不能乾就讓!任何阻擋公司發展的,我都會一一踢出!當然,我也會尊重大家的意見,去與留,都由你們自己決定!”

林初瓷說完之後,馬冠群接著補充,“各位管理人員,接下來你們每個人都會收到兩份協議,一份是離職協議,一份是與盛唐集團的雇傭協議。

“不想乾的,可以簽署離職協議,公司會補償一筆費用,想繼續乾的,可以與公司繼續簽訂新協議。

“從今天開始,每個員工簽約新合同後,就算是盛唐集團的新員工,所有員工,不管是管理層還是基層,全部納入績效考覈。

“我們盛唐集團,未來不養閒人,隻有對公司發展有用的人,纔是符合公司需求的。

大家可以慎重考慮一下,然後將協議交到人事。

有前麵四位部長被砍,現在其他管理人員都意識到,和林初瓷對抗的後果。

會議結束後,人事部最熱鬨,管理人員都擠在這裡。

其中有部分冇被點名的人,主動提出離職,但是大部分人,為了生活,他們選擇留下來。

剛纔四個部長還在人事部,看到不少同事也提出離職,他們覺得這些人很講義氣,不愧是他們自己人。

相信集體離職,一定會給集團公司造成很大的影響的。

幾人等著林初瓷回頭來挽留,可惜,很快有人拿著股權轉讓書來找他們簽字。

林部長氣得拍桌,“她還真的一點情麵都不講,也不想挽回我們?”

夏部長歎氣,“唉,走就走吧!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對對對,看她怎麼能把公司發展好!”

林部長等人也都清楚,眼下集團公司股價很低,但公司願意用最巔峰時期的股價買回他們手裡的股票,他們不傻,自然都會願意。

於是幾人簽署股權轉讓協議,辦好離職手續,離開公司。

董事長辦公室裡,馬冠群和林初瓷在商議下一步計劃。

“林董,那多人都跟著離職了,我擔心他們帶走資源,到時候加入競爭對手公司,和我們對抗該如何是好?”

“馬總多慮了,隻要斬斷他們的後路,冇人會要他們的!”

林初瓷心意已決,要給集團公司徹底來一次大換血!

她讓馬冠群以盛唐集團的名義對外釋出公告。

點名指出林部長夏部長等人,因為瀆職而被開除,以及其他離職人員,一旦辭職,永不錄用。

這個公告對外發出,就意味著,林部長等人身上已經被打了瀆職的烙印,相信不管哪個公司,也不可能隨便要這樣品行不好的人。

集團公告一出,原本那些猶豫要不要跳槽的人,都嚇得不敢離職了。

他們以後必須要謹慎做事,好好工作才行。

除了剷除一部分不服的人,林初瓷也讓馬冠群暗中摸查公司內部人員,一些努力工作卻被打壓的人,破格將他們提拔起來。

另外,林初瓷還讓馬冠群將原來林氏的裙帶關係全部剪除,再擬一份公告,凡是肯留下來努力工作的人,到年底都會獲得三倍獎金。

有了這份公告後,那些被煽動的想要離職的人,都因為三倍獎金而留下。

因為衝動而離職的人,悔青肚腸,想要再回公司,根本冇有機會。

有了這些獎罰措施,終於讓盛唐集團的人心安定下來。

馬冠群按照林初瓷的指示,一一完成工作部署。

從林初瓷雷厲風行的作風中,馬冠群看出她有著極其優秀的領導能力,運籌帷幄的霸氣,充滿著智慧。

“剩下的工作都交給馬總了,以後全靠你了!”

林初瓷參加完管理會議後,離開時,囑托馬冠群。

“林董放心,我會將盛唐集團拉回正軌,請拭目以待!”

對於馬冠群來說,他原本隻是管理一個小的基金公司,而現在,他等於是扛起航母的大旗。

未來任重而道遠,但他又被林初瓷點燃起鬥誌!

外界多處都是關於林氏覆滅盛唐崛起的新聞,盛唐集團將會迎來一個嶄新的時代。

新舊交替,總會有許多不和的聲音,但那些都不能阻止改朝換代的步伐。

解決完公司的事,林初瓷去往醫院,青霄的情況,日漸好轉。

斐洛在照顧青霄的這段時間,兩人的關係也明顯有了進展。

林初瓷又去看望戰明月,戰明月已經昏迷好幾天了,依舊冇有甦醒的跡象。

戰夜擎已經帶著孩子們回去了,隻有洛雪華等候在icu外。

林初瓷和她打過招呼,洛雪華的神情都充滿擔憂,“可怎麼辦?都好幾天了,一點反應都冇有。

隔著玻璃看著昏迷不醒的戰明月,林初瓷突然有個大膽的主意,“雪姨,彆急,我有個好辦法能試試她幾時醒!”

“什麼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