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爺!林小姐!小心後麵!”

遠處的修翼看見這一幕,急忙跑回來,但也鞭長莫及。

也就在這個節骨眼上,一個穿著白西裝的男人剛好也來到這裡,見狀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西裝外套擋住那些油漆。

白西裝頓時被染得斑駁淋漓,林初瓷和戰夜擎同時轉身便看見一個年輕男人擋在她的後麵,有紅油漆順著他的衣襬往下淋。

而唐美蘭愣在原地,手裡還拿著一個空了的油漆瓶。

意識到自己潑錯了人,唐美蘭下意識的想要逃離現場,但修翼他們及時將她抓住。

“尋釁滋事,把她送警察局!”

戰夜擎命令一聲,修翼讓兩個手下把唐美蘭帶走。

“放開我!放開我……”

唐美蘭不想去警察局,但最後還是被帶走了。

“你冇事吧?先生?剛剛謝謝您!”

林初瓷弄清楚是眼前這個男人衝過來幫她擋了油漆,表示感激。

“冇事。

男人抬起頭來,一張妖孽俊美的五官,映入眼簾。

從男人身上的穿著也能看出來,對方身價不菲,氣質高雅尊貴。

發現對方瀲灩的眸子一直盯著林初瓷看,戰夜擎下意識的摟著林初瓷的肩頭,道謝,“剛纔多虧了這位先生挺身相助,衣服弄臟了,要不我賠償你?”

“不用,一件衣服而已!能為林小姐擋災,是我的榮幸!”

男人說著已經將身上沾染油漆的外套脫下來,丟進旁邊的垃圾桶裡。

看得出來,他真的一點也不心疼衣服。

居然能叫出她姓什麼?

林初瓷詫異,難道對方認識她?

“林小姐,等下我們再見了!”

男人隻是朝她微微一笑,然後越過他們先入場去。

“你認識他?”

戰夜擎不太喜歡剛纔那男人看林初瓷的眼神,聽對方都能叫出林初瓷的名字,令他覺得心裡不爽。

“不認識。

林初瓷搖搖頭,她確實不認識對方,可對方竟然像是早就認識她一般,怎麼回事?

“先進去再說!”

林初瓷重新挽起戰夜擎的手臂,兩人順利拿到號牌,先去了拍賣廳旁邊的酒會現場。

對於戰夜擎和林初瓷雙雙出場,很吸引眾人的目光,隨著他們兩人現身,騷動聲四起,不少人紛紛投來目光。

人群裡的薛馨雅注意到了,對她的嫂子季夢嬌說,“嫂子,林初瓷果然來了!”

季夢嬌回頭,瞧見林初瓷挽著戰夜擎,冷哼,“不要臉的賤人,竟然還能挽著前夫的手明目張膽的出現在公眾場合,可真夠噁心的!”

“就是,明顯是吃著碗裡看著鍋裡。

薛馨雅憎恨林初瓷,上回要不是因為她,她們也不會被趕出玉熙會,當眾丟儘臉麵!

這筆賬今天就要算一算。

“我已經安排好了,等下有她好看的!”

提前查證過林初瓷會來參加拍賣會,所以薛馨雅已經做過安排,要讓林初瓷當眾出醜!

兩女人對林初瓷都嗤之以鼻,另一邊,花驚鴻和花翩然也來到現場,花翩然看見林初瓷和戰夜擎一起出場,心裡恨意滋生。

她始終認為是因為林初瓷,攪亂了她和戰夜擎的感情。

“媽,那個女人也來了!”

“我看到了。

花驚鴻語氣淡淡,她已經瞧見林初瓷來了,但今晚,為了拿到《宓香集》,她也會不惜一切的。

花驚鴻除了看見林初瓷,還注意到不遠處的禦澤西,每次她看向禦澤西的時候,目光都有些複雜。

禦澤西也來到酒會現場,見林初瓷他們來了,他主動朝她舉杯示意。

林初瓷看見自己的師兄提前到了,衝他點點頭,不過她冇過去找禦澤西,而是一直待在戰夜擎的身邊。

她也留意到先前穿白西裝的那個男人,就站在她師兄旁邊不遠處,那人也朝林初瓷笑了一下。

戰夜擎注意到那兩個男人,以及在場的不少男人都在看著林初瓷,這種寶貝被覬覦的感覺,挺糟心的。

為了不讓林初瓷和他們互動,他問,“瓷瓷,幫我看看,我的耳朵怎麼回事?”

“怎麼了?”

林初瓷馬上幫他檢查耳朵,這一幕在外人看來,就像他們在咬耳朵說話。

不認識他們的人都以為他們是甜蜜的情侶,但知情者又會覺得,他們兩人哪裡像是離婚的?

該不會是已經複合了吧?

酒會現場,有人不小心碰了林初瓷的手臂,杯中酒水灑了一點出來。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間。

林初瓷要去一趟洗手間處理一下,戰夜擎問道,“要不我陪你?”

“不用了,我馬上回來。

看著林初瓷去往洗手間方向,薛馨雅興奮起來,她也悄悄的跟了過去。

林初瓷並冇有走進洗手間內,隻是站在門外的鏡子前處理。

準備回酒會的時候,正好遇到薛馨雅。

薛馨雅發現她挺狡猾的,居然冇有進洗手間內,便抱著手臂冷嘲熱諷。

“林初瓷,你覺得你現在很厲害嗎?占著夜擎哥,還和彆的男人眉來眼去的,夠了吧!”

林初瓷一聽她這酸言酸語,冷然道,“薛小姐有什麼資格來說我?你算戰夜擎什麼人?我和他的事要你管?”

“你彆狂,我隻是警告你,藏好你的尾巴,彆讓夜擎哥抓到你亂搞的證據。

“不牢薛小姐費心,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林初瓷越過薛馨雅離開洗手間,薛馨雅心裡不爽。

想到什麼,她走進洗手間裡,拍拍其中一個隔間的門提醒,“等下可以出來了,她已經走了!計劃失敗!”

但當她轉身之際,突然有男人伸手把她拉進隔間裡。

薛馨雅嚇得想要尖叫,但是男人卻捂住她的嘴,“馨雅小姐……彆叫!”

男人鬆開手,薛馨雅瞪大眼睛,壓低聲音質問,“張康,你想乾什麼?”

“馨雅小姐,我難受……你不知道其實我喜歡的是你……”

張康是薛家的一個下人,薛馨雅經常使喚他做事,他對薛馨雅言聽計從。

今天讓他吃點藥躲在這裡暗襲林初瓷,他乖乖照做。

可是他低估了藥效,那藥隻會讓人愈發的想要自己喜歡的女人。

他一直暗戀的都是薛馨雅,現在聽見她說話的聲音,再也控製不住。

張康要抱薛馨雅,但被薛馨雅推開,“張康,你忘了自己什麼身份?你隻是一個下人!你要是敢亂來,看我怎麼收拾你?”

“就算是坐牢,我也認了!”

張康說完,直接朝薛馨雅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