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隨身帶著,栓褲腰帶上。”

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就是,和她形影不離,不給壞人可趁之機。

“冇個正經。”

林初瓷感受到男人不安分的手,捶打他一下,但被戰夜擎捉在手心裡,抱在懷中。

有了老婆,誰還要當個正經男人呢?

*

離城的夏天很美,乾淨的街道兩旁,栽種的都是藍花楹這種高大的樹木。

此時來到離城,正值藍花楹的花期當中。

坐在車裡,林初瓷看著窗外大片大片的藍紫色的花叢,整個街道都變成夢幻紫的海洋,那景色十分壯麗,但又帶著一絲寧靜和幽遠。

為什麼她的母親很喜愛藍花楹?

因為這種花是外婆故鄉的花?

http://m.soduso,cc首發

還是因為它淒美的花語,代表著在絕望中等待愛情?

又或者,是在暗指她母親自己的遭遇?

林初瓷無法解開心中的迷惑,一切都要等找到她母親後,才能真相大白。

與此同時,在離城最頂級的五星級皇庭大酒店,最大的宴會廳裡,一場隆重的新品釋出會正在井然有序的做著準備活動。

門口站著雲家的保鏢們,受邀請的各界人士都陸續手持邀請函進場,各路媒體也聞風而來。

大家聽說雲氏集團終於研製出傳奇香衣,紛紛趕來采訪報道。

上午九點,該來的人員差不多都到齊了,雲氏集團的司儀主持上台發言。

“各位來賓,先生們女士們,歡迎大家來到雲氏集團新品釋出會現場。

“眾所周知,雲氏香染坊已經傳承上百年,最為傳奇的便是雲氏香染坊出品的傳世香衣。

“許多年前,雲氏因為戰爭等原因導致香染坊的冇落,香衣製法的失傳,但是現在,我們雲氏集團又經曆幾代人的心血,終於再次研製出了香衣。

“今天,就是我們雲氏香衣的新品釋出會,接下來,將請出我們雲氏的兩位代表。

“一位是雲氏集團的首席執行官雲緒傑先生,另一位是雲氏的首席運營官雲曼青女士,大家掌聲歡迎!”

在熱烈的掌聲中,身著深灰色西裝、氣質斐然的雲緒傑,和穿著白色職業套裙、美豔乾練的雲曼青,兄妹二人走上舞台,開始發言致辭。

雲緒傑作為雲氏的執行總裁,歡迎各界來賓,簡單講解了舉辦新品釋出會的主要目的,接下來的釋出會流程,他全權交給雲曼青來主持。

雲曼青拿到話筒,先向在座致謝,接著她介紹起雲氏香衣的特點,大螢幕上還配上幾個曆史典故。

香衣的曆史介紹完之後,最後到了新品揭幕的環節。

“下麵,讓我們的工作人員,將我們今天的展品送上台來。有請!”

隨著雲曼青伸手所指的方向,所有人都看向大門口,門口有幾位工作人員,一起抬著模特架走進來。

為了保持神秘,模特架子上蒙著紅綢布,所有人都看不見下麵蓋著的是什麼,不過,當他們走過會場中間過道,一股濃鬱的香氣很快散發出來。

所有人都聞見了香味,大家都嗅著空氣裡的味道。

“哇,好香!”

“這個味道太好聞了吧!”

“這就是傳說中的香衣,自帶香味嗎?”

“衣香碟自來……終於聞到香衣了,太神奇了,我敢打賭,香衣一問世,必然掀起熱潮!”

台下的賓客和記者媒體們全都對香衣讚不絕口。

工作人員將蒙著綢布的模特架放在舞台的中心,雲曼青說道,“接下來,我想請我們的總裁雲緒傑先生上台揭幕!”

雲緒傑再次走上舞台,當眾揭開紅綢布。

一件設計的古樸典雅又凸顯大氣的米色長款外套,出現在眾人麵前,台下所有人都伸長脖子張望舞台。

雲曼青繼續介紹,“大家現在看到了,這就是我們雲氏香染坊人工親手染製的香衣布料,縫製成的香衣成品。

“相信大家剛剛也都聞到了香衣的味道,是不是很好聞呢?”

台下的人紛紛點頭,讚許有加,記者媒體們則對著台上的香衣拍個不停。

雲曼青繼續說道,“我們雲氏香染坊經曆很長時間的摸索研究,終於用古法製作出了傳世香衣,接下來,我們雲氏品牌也將麵向全世界,出品更多的香衣,讓我們雲氏香染坊走出國門,走向世界。”

就在台下所有人都在熱烈鼓掌時,一道響亮卻不和諧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那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香衣!”

一語震驚四座!

不少人都停下掌聲,循聲轉頭,隻見門口走進來一群人。

為首的是一位身穿黑色寬擺禮服的女人,頭上戴著寬簷黑紗禮帽,遮住她的容顏,但是氣場卻很強大。

是他們的到來,引起一陣騷動,乾擾了釋出會正常的流程。

雲緒傑和雲曼青兄妹二人也看向來人,雲曼青舉起話筒問,“請問來者是什麼人?好像不是我們雲氏邀請的貴賓吧!保安呢?來人!”

不會有保安和保鏢進來,外麵的人都已經被他們處理了。

林初瓷為首,戰夜擎和淩絕喬裝成保鏢,伴隨左右。

來到宴會廳中間位置,林初瓷揭開戴麵紗的禮帽,露出自己的真容。

眾人看見如此美麗的女人出現,都驚為天人的感覺,她也太美了吧!

不過大家都好奇她是什麼來頭?

剛纔為什麼否定台上的不是真正的香衣?

雲緒傑看到對方的美貌的那一瞬,彷彿有種被箭射中心臟的感覺,“突”地一跳。

閱人無數的他,竟然還能因為一個初見一眼的女人而心動!

這種感覺也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作為一個久浸商場的情場高手,他向來深藏不露,並冇有任何情緒上的變化,隻是略帶好奇的打量著眼前的女人。

雲曼青對視林初瓷,有些驚愕,“請問這位小姐是誰?為什麼要來我們新品釋出會搗亂?”

林初瓷冇有回答,隻是單獨走上舞台,站在雲曼青的另外一邊,冷眸掃遍全場。

“各位,我不是來搗亂的,之所以站在這裡,是想告訴所有人,當心騙局!

“你們所看到的香衣新品,以及聞到的味道,都不是真正的傳世香衣!”

麵對林初瓷的無情揭露,雲曼青當場憤怒質問,“這位小姐,你來路不明,口說無憑,有什麼證據,懷疑我們雲氏的香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