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為了她?

這次的雲氏新品釋出會,其實是衝著她來的吧?

他們提前計算過,猜她如果看到關於香衣新聞的釋出會,可能會趕來阻止。

畢竟黑鷹已經將其他障礙都掃除清楚,也把林初瓷引到調查雲家和找母親的線索上來。

等她來到雲城,黑鷹本想抓她來釣戰夜擎,不料被他們提前識破。

接著,林初瓷破壞釋出會,順利進雲家,如果冇有猜錯的話,再接下來,他們雲家人可能會對她先動之以情,試圖用親情綁定她,感化她。

如果感情牌打不了,那便可以想方設法,從她手裡奪得真正的《宓香集》。

軟的不行,來硬的,一步步引她入甕。

好一個環環相扣,滴水不漏!

但林初瓷還有一個疑問,關於權舟橫。

他請求合作,破壞新品釋出會,和這些人的計劃,有冇有必然的聯絡?

容不得林初瓷多想,雲家長媳宋碧雲開口,“林初瓷,如果你真是秀英姑媽的外孫女,那麼你應該叫我一聲大舅媽。

“既然是親戚,你就該明白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你怎麼能當眾不給我們青青一點台階下?

“你讓外界怎麼看待我們雲家?我真好奇,你是回來認親的,還是回來搗亂的?”

雲懷濤也接著說道,“林初瓷是吧,我算是你的大舅,你口口聲聲打著雲家後人的名義,以後請你做事多為雲家顏麵考慮考慮,這次就算了!”

麵對這對夫妻的指責,林初瓷不卑不亢道,“如果你們真的在乎雲家的顏麵,也就不該在一開始做什麼假香衣釋出會,到頭來,惹得外界笑話!”

“你——”

雲懷濤被她衝的氣結,但雲老夫人楊多蓉及時阻止,“行了,都少說兩句!先讓初瓷住下再說!”

楊多蓉招招手,讓周媽帶林初瓷先下去。

“初瓷小姐,這邊請!”

林初瓷在眾人的目光下,隨著周媽走出主廳。

她很清楚,因為今天的釋出會事件,她已經徹底得罪雲家大房的幾口人。

她離開後,主廳裡議論紛紛,都在說這個林初瓷。

幾個雲家的媳婦輩的女人們都不太喜歡林初瓷,認為她長得過於妖豔。

但雲家除了雲懷濤之外的男丁們,都挺新鮮,看著又年輕又貌美的女人,哪個男人心裡冇有一點小心思?

尤其是雲緒傑,在林初瓷走出去的時候,盯著她曼妙的背影,眼睛都看直了,最後是被他老婆顧美琪擰了一下耳朵纔回過神。

“擰我做什麼?”雲緒傑不滿道。

“老爺子要發話了!”

顧美琪瞪丈夫一眼。

眾人看向雲錦鶴,雲錦鶴總結道,“今天的事情過去就過去,不要揪住不放!初瓷住下來後,我們應當以禮相待!未來我們雲氏能不能複興,還要依靠初瓷!你們有什麼意見,都給我忍著!彆壞了大局!”

“知道了,爸!”

“知道了爺爺!”

大房幾口人都表示會聽從他的吩咐。

不過雲曼青年輕氣盛,這口氣壓在心底裡,不出不快。

她是不可能輕易讓林初瓷回來後騎在他們的頭上的!

她當眾出的醜,早晚也要讓林初瓷加倍還回來!

*

繞過主宅,周媽帶著林初瓷來到雲家的東苑廂房。

戰夜擎和淩絕二人也跟著她一道來到這裡,其他手下全部都在雲家附近駐紮,隨時聽後調遣。

周媽推開房門,客氣的請道,“初瓷小姐,這裡是給您安排的房間,您看看合不合適?有什麼需要的,可以隨時告訴我。”

廂房空間很大,裡麵裝飾成客臥,條件不差。

“好的,謝謝周媽。”

林初瓷在來的路上和周媽聊了幾句,得知她是在雲家工作過很多年的老人,知道她外婆和雲家一些事。

周媽態度客客氣氣,又轉過來對戰夜擎和淩絕說道,“兩位小哥,跟著來!我給你們安排另外的住處。”

戰夜擎看向林初瓷,他可不想和林初瓷分開的太遠。

林初瓷心領神會,拜托周媽,“周媽,他們都是我的貼身助手,請幫忙安排在隔壁客房可以嗎?”

“這恐怕不太方麵,初瓷小姐,這裡的廂房都是小姐太太們的住所,不可以讓男丁入住,這是雲家的規矩,還請諒解。”

“好吧,我知道了。”

林初瓷和戰夜擎對了一下眼神,“你們先跟著周媽過去好了。”

戰夜擎心裡不爽這樣的安排,但也冇轍。

周媽把他們帶到另外一處住所,安排了一間客房,戰夜擎和淩絕共同住一間。

“兩位有需要可以隨時聯絡我們,冇什麼事,我就先下去了。”

“好的,謝謝了。”

淩絕道謝,等人走了之後,往唯一的大床上一躺,雙手枕在腦後,“看來今天晚上你要和我擠擠咯!”

“我可不想和你睡一起,晚上我去找你姐睡。”

戰夜擎隻想和自家老婆睡一塊,小舅子就算了。

淩絕聽了立馬坐起來抗議,“你還是不要去找我姐,彆敗壞我姐名聲!”

外人可不知道他是戰夜擎,萬一雲家人撞見林初瓷和助理晚上同居,可有的閒話要說。

“知道了。”

有個小舅子看著,也怪礙事的。

戰夜擎除了忍,還能怎樣?

林初瓷落腳後,將東西稍微收拾一下,和權舟橫聯絡,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他。

位於自己莊園的權舟橫,靜觀事態,看見新聞報道的內容,知道林初瓷成功了。

接到林初瓷發來的資訊,他給她回覆一條:乾得漂亮

放下手機之後,權舟橫一邊抽著雪茄,一邊和自己對弈。

旁邊的年輕英氣的助手阿洛彙報道,“九爺,可靠訊息,林初瓷他們昨晚成功抓到了黑鷹。”

“嗬,我果然冇看錯人,那丫頭有兩下子。”

權舟橫輕輕的勾唇,將白玉棋子落在棋盤上。

阿洛又問道,“九爺,您覺得林小姐能幫助您實現目標嗎?”

“當然。”

權舟橫略略挑眉,“雲家早已經是一潭死水,需要一個人來攪一攪,林初瓷就是這個最合適的人選,她一定能把雲家攪得翻天覆地。拭目以待吧!”

“可是,如果她要是知道您對她冇完全說實話怎麼辦?”

權舟橫夾著棋子的長指,微微一頓,冷睨一眼助理,不悅的提醒,“阿洛,你今天的問題有點多。”

“對不起,屬下多嘴。”

阿洛冇有再多言其他,恭敬的退下。

雲家廂房。

林初瓷入住後,換了一身休閒裝,打算到外麵轉轉,先熟悉一下地形。

不過還冇出門,有人已經找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