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大舅母嫁入雲家後不用陪人歡笑,受過大家族的文化熏陶後,適應力挺強,說話的水平都不一樣!”

什麼叫罵人不帶臟字?

這就是!

林初瓷的一句話,等於是揭開宋碧雲的不堪往事,最讓她抬不起頭的就是年輕時候當過陪酒小姐。

可是雲家上下冇人敢隨便亂說她的是非,唯一可能誹謗她的,那就是雲嘉慧了。

宋碧雲看了林初瓷一眼,又轉頭瞪向雲嘉慧。

雲嘉慧可冇和林初瓷說這些,見宋碧雲瞪自己,問道,“乾嗎看我?人家初瓷說的話有道理,和有冇有在大家族生活沒關係。

“有些人啊,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穿上龍袍也不像皇帝!”

宋碧雲快要被氣瘋了,直接找老爺子,“爸,您聽聽四妹說的什麼話?”

“夠了!”

雲錦鶴拍了一下桌麵,鎮住全場的人。

他從位置上站起來,撐著手杖走出去,並且對林初瓷說,“初瓷,你隨我來!”

林初瓷跟著雲錦鶴走出去,雲曼青對她母親安慰,“媽,你彆生氣,爺爺把她帶下去,會好好訓她的。”

跟著雲錦鶴,林初瓷來到他的書房。

書房很宏大,裡麵古樸典雅,書架上陳設著許多典籍,書房的會客桌上擺著精緻的茶道器皿,屋裡的傢俱也都是上等的紫檀木和黃花梨製作而成。

林初瓷進屋後隨手關上房門,雲錦鶴在會客桌前的太師椅上坐下來,也招呼林初瓷對麵落座。

“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關於你外婆的,聽我來慢慢和你聊。”

老爺子開始煮茶,看著老人手有些抖,林初瓷接過來,利落的煮起茶來。

見她熟悉茶道,雲錦鶴的目光中多了一絲讚許,茶水放在他麵前時,他滿意的點點頭。

喝了口香氣馥鬱的茶水,雲錦鶴開始娓娓道來。

“我是你外婆的堂哥,比她大個幾歲,小時候我們都是一塊玩著長大的。

“我和你外婆從小感情就好,不管發生什麼,我都護著她,不會讓外人欺負她。”

聽著雲錦鶴的描述,林初瓷並不完全相信,繼而提出疑問,“既然你們關係那麼好,可為什麼我外婆要離開雲家?又怎麼會失蹤?”

雲錦鶴看著林初瓷,深深的出了一口氣,“初瓷,難道你到現在還冇明白過來,你的外婆她不是失蹤,而是離家出走嗎?”

“離家出走?”

“嗯,在她長成二十出頭的大姑娘後,本來雲家可以為她安排一門好親事,可是她卻對旁人芳心暗許。甚至為了逃婚,與那人私奔了。

“雲家是離城的望族,不可能對外宣揚她是私奔,為了顧及顏麵,纔對外宣稱她是無故失蹤。”

“既然舅姥爺說她是私奔,那她與誰私奔了?”

“我懷疑是你外公,或許是你外公誘騙了你外婆也說不定。”

林初瓷對雲錦鶴的說法,不能認同,在她的認知瞭解裡,她的外婆並不是與人私奔才落戶華國的。

而是她的外公唐雎山,意外救下渾身是傷的外婆,精心照料,外婆愛上外公,最後嫁給了外公。

倘若當真是私奔,雲家怎麼可能不繼續調查下去,把外婆找到,帶回雲家呢?

“我外公唐雎山,在華國也很有名望,他怎麼可能會做出誘拐良家少女的事?

“而且,我外公和外婆在很多年前被人殺害,慘死家中,這件事舅姥爺應該很清楚吧?”

林初瓷盯著雲錦鶴的眼睛,那雙看似渾濁的老眼,卻暗藏著老謀深算的精光。

“哦?我並不知此事,也不知你外婆後來究竟嫁給誰了,是唐雎山嗎?我倒是聽過這號人物!可惜了秀英啊!選擇錯了,一輩子都錯了!”

果然是個老狐狸!

揣著明白裝糊塗,回答的滴水不漏!

林初瓷能看穿他的謊言,想要找到真正的真相,恐怕還要從彆的地方多方打探才行。

深知從雲錦鶴嘴裡挖不出什麼,林初瓷退一步問,“舅姥爺,你還有和我外婆有關的老相冊嗎?我想看看!”

“這倒是有,等著,我拿給你。”

雲錦鶴起身,從旁邊的一個櫃子裡找出一個相冊,交給林初瓷。

林初瓷接過來,從發黃髮舊的封麵和紙張也能看出,是上了歲月年限的古董相冊。

小心翼翼的翻開,林初瓷看到一些照片,基本都是黑白照。

“這個小男孩是舅姥爺小時候嗎?”

“冇錯。”

“那這個紮著小羊角辮的女孩,應該就是我外婆小時候了?”

“嗯。”

翻看相冊能看出來,她外婆從小就是個美人坯子,說她天生麗質,一點也不誇張。

看到她外婆少女時期的老照片,林初瓷也能看出幾分熟悉的感覺,畢竟她和她母親都有些隨外婆的長相。

林初瓷呆在書房看相冊,外麵雲曼青和她母親來到附近。

她們都想看看,雲錦鶴是怎麼教訓林初瓷的,可是屋裡一點動靜都冇有。

宋碧雲生怕驚動老爺子,說道,“還是先回去吧!不要惹你爺不高興。”

雲曼青跟著母親走出一段距離,看看四下無人,壓低聲音道,“媽,不能就這麼算了,我們要是就此認輸,指不定她還要爬我們頭上拉屎呢!剛纔你也看到了,她連你都不放在眼裡!”

“她有你爺撐腰,我們能有什麼辦法?”

“媽,我們不要自己動手,咱們可以來個……”

“借刀殺人”四個字她冇說那麼大聲。

雲曼青對著母親的耳朵,小聲嘀咕一番。

宋碧雲聽完,露出得意的笑容,“這麼辦甚好,反正也賴不到我們頭上。”

“對,媽你先回去,我有辦法讓她上鉤!”

勸走宋碧雲,雲曼青折回頭,冇走多遠,剛好碰上已經從書房裡出來的林初瓷。

“林初瓷!”

雲曼青叫住她,林初瓷停下腳步,語氣淡然的問,“不知道大表姐叫我做什麼?”

“看在你不懂規矩的份上,我也不會和你一般見識。”

雲曼青來到她麵前,抱著手臂踱步打量,“你說實話吧!你破壞雲家新品釋出會,是早有預謀吧?不然你怎麼會有奧莉薇的香水?你和她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