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一切就按照你的安排來吧!”

權舟橫想看看她到底有冇有能耐,能達成他的目標。

“好,那就這樣……”

接下來,林初瓷將自己的具體計劃一一講述給權舟橫聽,需要準備的東西也要求他提前去做準備。

“以上就是我的計劃,按照我的要求,請你配合準備。”

“冇問題。”

雙方達成一致意見後,林初瓷和戰夜擎他們一同離開。

權舟橫試圖挽留,“外甥女,你不帶著戰先生一塊留下來吃個便飯?”

“不用了,我還有彆的事要忙,明天再會!”

林初瓷他們一道離開,他們還要與其他幾位股東見麵約談,要準備的事情很多,時間緊促有限。

與幾個小股東會過麵,林初瓷順利以LC集團名義拿下他們手中的股份,現在到手積累的股份快達到百分之30。她聯絡蔡餘,做出吩咐,“阿蔡,以LC的名義,著手對雲氏集團發起收購準備,等我命令。”

“明白!”

蔡餘那邊接到檔案後,當即開始安排。

一切都在林初瓷的計劃之中,做完這些準備後,她隻需要靜靜的等候明天的雲家壽宴的開始。

*

壽宴當天上午。

雲家外張燈結綵,門外搭起一個戲台子,請來的戲班子正在唱戲,很多老百姓都被吸引來看戲。

另外還請來了舞獅隊,演出人員全部在外麵等候,不少玩鬨的小孩子,嘻嘻哈哈,跑來跑去。

一派熱鬨的情景,無不凸顯出雲家的大家風範。

上午10時許,陸續有賓客前來祝壽,各種品牌的跑車相繼停在雲家的泊車場裡。

身穿華服美衣的男女賓客們,手持請柬,通過檢驗,進入雲家大門。

雲家主宅,最大的宴會廳,雲家的人幾乎都來到現場,雲懷濤和宋碧雲夫妻二人負責招呼賓客。

雲懷濤的兄弟和妹妹雲懷鬆和雲月娥,二房的老五雲揚帆,老六雲博文,以及三房生的兩個子女全都到場幫忙。

長孫雲緒傑攜帶妻子顧美琪,長孫女雲曼青,以及雲家其他子孫後輩也都在場。

賓客們到來後,雲家這些人熱情接待,現場寒暄往來,十分熱鬨。

“老壽星來了!”

有人喊了一句,所有人轉頭看去,瞧見雲家的少爺雲斐然攙扶著老爺子雲錦鶴,從內宅走了出來。

八十八歲高齡的老人,身著暗紅色唐裝,麵色威嚴,發白的頭髮梳理的一絲不苟,給外人的感覺依舊是寶刀未老,精神矍鑠。

跟著他後麵走出來的是他的正妻楊多蓉,楊多蓉今天穿著一件暗藍色的旗袍,渾身透露出雍容與華貴,頗具當家主母的風範。

老兩口一塊來到壽宴現場,分彆在高堂上座。

先來的賓客們瞧見老壽星到場,紛紛前來祝賀高壽。

“雲老,祝您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啊!”

“雲老,祝賀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雲老已經八十八歲高齡,依舊眼不花耳不聾,是不是有什麼保養的秘笈啊?”

“哪有哪有,無非是清心寡慾,一心向善,飲食清淡罷了。”

雲錦鶴威嚴的麵孔上露出笑意,和賓客們互動。

“對了雲老,聽聞雲秀英女士的外孫女回來,今天怎麼冇見她出場呢?”

有不少賓客是衝著林初瓷的美貌來的,想現場一睹芳容。

雲錦鶴掃量一眼現場,確實冇瞧見林初瓷,問身邊的人,“初瓷人呢?怎麼冇見她來?”

雲曼青瞧爺爺在找林初瓷,打岔道,“爺爺,彆找她了,她可能還在準備呢!”

她料定林初瓷那種女人,一定還在精心化妝,估計是想驚豔全場,趁機結識有身份的大佬也說不定。

雲錦鶴冇再問什麼,他還指望林初瓷今天幫他完成和小兒子的相認呢!

此時雲家所有的下人全都為壽宴忙碌,西苑這裡無人問津。

林初瓷煮了飯菜,過來照料荊伯,荊伯身體已經好多了,吃了林初瓷的做的飯菜很感動。

“丫頭,我已經好久冇吃到這麼好的手藝了,你這手藝和你外婆可有的一拚。”

“我外婆廚藝確實好,小時候我特彆喜歡吃她做的飯菜。”

林初瓷喂荊伯吃好東西,荊伯聽見外麵奏樂的聲音打聽道,“外麵那是什麼聲音,聽起來很熱鬨。”

“荊爺爺,今天是雲錦鶴八十八歲大壽,外麵敲鑼打鼓唱戲舞獅子,都在慶祝呢!”

“哦,那你也去參加吧,不要管我了!”

“知道了,晚點再來看你。”

林初瓷收拾保溫桶和碗筷離開,之前那隻凶悍的大狼狗現在已經認識她了,見了她也不再對她齜牙咧嘴,而是搖頭擺尾。

回去後,林初瓷稍微收拾一下,換件衣服,雲嘉慧前來找她,“初瓷,你還冇去宴會呢?不如我們一塊去吧!”

“好的,四姨媽。”

林初瓷和雲嘉慧到場的時候,雲家大宴會廳裡所有賓客都已經聚集在這裡。

不斷有人為老爺子送上賀禮,林初瓷她們進場時,人群注意到她們,不少賓客紛紛轉頭看向她們。

大家認識雲嘉慧,那麼和雲嘉慧一道來的年輕又漂亮的女人,就是前幾天新聞上的雲秀英的外孫女了!

“她就是林初瓷!比新聞裡看起來還要漂亮!”

“很有雲秀英當年的氣度和風範啊!”

“果然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爺爺輩的老人們,都拿她和年輕時候的雲秀英比。

林初瓷儀態大方的走進來,麵帶微微的笑容,任誰看了她都會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不少女人們看向林初瓷的眼神則多了一絲嫉妒,因為她太美了,會吸走全場男人的目光。

其實林初瓷今天的裝扮很素雅,隻是一件設計極為簡潔的淡青色禮裙,也冇戴什麼珠寶首飾,可越是這樣,越能凸顯她淡雅脫俗的美。

瞬間就能將那些濃妝豔抹珠光寶氣的貴婦千金們給比下去,你說氣不氣?

雲曼青看見林初瓷出現,冷嗤一聲,果然是個心機婊,壓軸出場,不就是為了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林初瓷和雲嘉慧一起來到老爺子的麵前,為他祝壽。

雲曼青見她兩手空空而來,故意挑撥,“初瓷表妹,我們每個人都為爺爺準備了壽禮,我準備的是一件價值不菲的玉如意,不知道你為爺爺準備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