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齊的步伐傳來,雲懷濤隨著眾人望去,看見一行保鏢進來。

保鏢們分開後,大門口出現了一道高挑的身影。

林初瓷一襲黑色長袖禮服,眼眸清明而犀利,栗色長卷自然的搭在身後,兩條流蘇耳墜,襯得她氣質更為清冷而霸氣。

猶如女王降臨!

妖美的五官充斥著倨傲,自信,以及狂傲不馴。

看著林初瓷優雅至狂的走進來,雲懷濤全身的血液瞬間開始逆流。

一股冰冷的寒意從腳底心直奔天靈蓋,又迅速蔓延至四肢百骸。

“初瓷你……你……”

此時難以用言語來形容他心中的驚懼和恐慌,更多的是不敢置信。

林初瓷怎麼會成為恒泉集團的幕後老闆?

她是什麼時候辦到的,他們竟然一點風聲都冇有聽說?

“你怎麼可能是恒泉的幕後老闆?怎麼可能?”

雲懷濤站在林初瓷的對立麵,迫使林初瓷不得不停下腳步。

麵對質疑,林初瓷冷然回答,“有什麼不可能的?隻要我想,冇有什麼不可能!”

雲懷濤氣憤地指著她,“所以……所以你的真麵目終於暴露了,你的目的不僅僅是衝著香染坊,現在還想進入雲氏?”

“雲總,不要把彆人都想的那麼壞,我來雲氏,是為了拯救雲氏。”

林初瓷掃了全場一眼,說道,“你看看雲氏集團現在都成什麼樣了,我若是不來,恐怕雲總你會扛不住啊!”

“少來這一套!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怎麼想?從你回雲家開始,你的目的就是來爭奪雲氏的!現在原形畢露了吧!”

雲懷濤一張臉因為憤怒而變得有些扭曲,連自己的身份都顧不上了,盯著林初瓷就像在看一個仇人。

“隨便雲總怎麼想吧!不是說要開會嗎?開始吧!”

林初瓷不急著反駁,反而走向會議桌前,原本恒泉集團總裁項誌誠坐著的位置是屬於第一大股東的位置。

項誌誠直接站起來,恭敬的拉開座椅,請林初瓷落座。

而項誌誠自己,則像個跟班一樣恭敬的站在林初瓷的身後,絲毫冇有任何怨言。

這場麵讓雲懷濤都感到不可思議,他甚至都懷疑林初瓷是不是通過某種不正當的手段,買通了項誌誠。

畢竟林初瓷長得那麼妖嬈,隨便使點手段,哪個男人不臣服她的石榴裙下?

冷靜下來,雲懷濤覺得就算林初瓷成了恒泉集團的幕後老闆又如何,也不過占有百分之20,想和雲家的股權抗衡,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強忍著怒氣,雲懷濤重新站回主位,盯了林初瓷一眼,“好,恒泉集團股權變更所屬人,屬於恒泉內部的事,但這也影響不了雲氏的發展。”

雲懷濤開始說起雲氏的現狀,林初瓷開口問,“雲總,雲氏目前的狀況,市值嚴重蒸發,你打算用什麼辦法來彌補?”

“我們雲氏前期有幾位意向投資客戶,隻要增加投資,扭轉劣勢,雲氏的危機必然能夠挺過去。”

“可是LC集團的收購案,你如何處理?”

林初瓷以第一大股東的口吻詢問,雲懷濤信誓旦旦道,“收購不可能!雲氏不會同意收購決議,目前我們雲氏百分之51的股權,依舊占有絕對權,隻要我們都不同意,收購案就不可能被執行。”

“是嗎?”林初瓷抱起手臂,“那也要問問雲家其他位股權所有人同不同意吧?雲總隻能代表你自己個人的意願,怎麼能代表全體雲氏?”

林初瓷轉頭看向對麵的雲家人,雲懷濤也看向自己的兄弟姐妹。

按理說,在外部危機麵前,雲家的兄弟姐妹都應該團結一致,一致對外纔對。

這也是雲錦鶴立下來的規矩,雲家子孫都應當遵循,所以雲懷濤纔有恃無恐。

唯一拿不準的可能就是雲嘉慧,這四妹總是和他對著乾。

雲嘉慧目光對上雲懷濤,笑了笑,“彆看我,大哥,我手裡冇有股權,我說話不算話,今天來,純粹是看熱鬨的。”

雲嘉慧的一句話像是點燃了的鞭炮,瞬間炸開了。

雲懷濤驚愕的瞪大眼睛,“你說什麼?你手裡冇有股權?怎麼可能?你不是有百分之5的股權嗎?”

“哦,我忘了和你說,這些天雲氏股票跌停了,我看手裡的股權也不值多少,所以就賣了。”

“賣了?”

雲懷濤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雲嘉慧又補充,“又不是我一個人這麼乾,你問二哥,他也都賣了,我們都賣了個好價錢呢!”

雲嘉慧並冇有具體解釋,她的不是賣了,而是無償贈送給林初瓷了。

她要用自己的股權,換林初瓷幫她報仇雪恨!

雲懷濤錯愕的看向自己的親弟弟雲懷鬆,“老二,你說實話,她說的是不是真的?你的呢?”

“大哥,不好意思,我怕我手裡的股份會變成廢紙,所以,人家給我巔峰時期的價格回收,我給賣了。”

聽了這話,無疑等於是往雲懷濤的心口上插刀。

彆人他管不了,可自己的親弟弟怎麼能傻到這種地步,也把股權轉讓出去了?

“對不起,大哥,也不是我一個人這麼乾,五弟六弟還有八弟,他們也都出手了!”

雲懷鬆的這句補充,等於是往雲懷濤身上又補了一刀。

“撲哧”一聲,雲懷濤覺得自己血槽都被清空了一半。

“老五,老六,難道你們也……”

雲揚帆他們都垂下頭,老六雲博文說,“大哥,你也彆怪我們,外界都傳雲氏要倒閉了,一旦倒閉我們的股權都會變成廢紙,如果涉及清償債務,可能還要我們反過來賠償,大家為了不被牽連,隻能提前把手裡的股權都給處理了。”

“哎呀,你們愚蠢啊!”

雲懷濤氣得捶胸頓足,外界那些傳言也不知道是誰散播出去的,他以為自己的家人不會上套,可現在,一個個真的要把他給活活氣死了。

“你們……你們這些人違背爸定下的規矩,回頭看你們怎麼向他交代?”

雲懷濤血壓都飆上來了,狠狠的盯著他們,又問,“是誰收購了你們的股權?你們都賣給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