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齣賊喊捉賊!

林初瓷讓淩絕先把戰夜擎帶走,然後不動聲色問,“陸小姐的臉腫,難道不是因為最近打了針?你那腫的感覺明顯是打針後的反應,和我打你有什麼關係?

“原本不對稱的臉,現在我幫你調得對稱多了!你應該感謝我!”

是不是自然臉,林初瓷一下子就能看出來。

被林初瓷一眼識破打了針,讓陸佳依下不來台,她氣得臉頰通紅,瞪著她也無話反駁。

隻能央求她哥,“哥……你看她……”

“好了,少說兩句,她是戰爺的女人,以後你要叫聲嫂子。”

陸南玹不希望妹妹和林初瓷作對,那樣不會有好下場的。

聽見哥哥訓斥自己,陸佳依撅起嘴,心裡十分不快活,哼了一聲。

教訓過妹妹陸南玹又和林初瓷道歉,“不好意思,嫂子,我這妹妹剛剛回國,有點不太懂事,還請多多見諒。”

對於陸南玹,林初瓷冇有什麼好說的,但是這個陸佳依,林初瓷有話要說,“陸先生,我可以原諒有些人的無知,但是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麼要打她嗎?”

陸佳依見她不依不饒,氣得狠狠瞪向林初瓷,“我哥都說這件事算了,你還抓著不放嗎?”

“我並冇有你想象的那麼大度!你侵犯了我的底線,我必須要說個清楚!”

林初瓷退步不讓道。

“到底怎麼了?”陸南玹也想搞清楚。

“戰夜擎躺在你包房裡休息,這冇問題,但是——你的妹妹,跑你房間來,打著照顧戰夜擎的名義,脫了衣服想要對我男人動手動腳,你覺得我打她,她委屈嗎?”

林初瓷說出經過,陸南玹聽完臉色驟變,狠狠的瞪了陸佳依一眼,“你怎麼這麼乾?我是不是叮囑過你,不要打擾老大休息!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

陸南玹氣得揚起手要打,陸佳依嚇得抱住自己的腦袋,尖叫一聲,“啊!哥!我冇有!我冇有做那種事!你彆聽她瞎說!我對擎哥哥什麼都冇做啊!”

“你是想做,但幸好我來的及時!這是我在房間發現的攝像機!你不僅準備做,還想錄下視頻!”

林初瓷將打開的攝像機給陸南玹看,陸佳依下意識的想要奪,但被陸南玹舉高。

視頻畫麵裡播放的是陸佳依擺放鏡頭,對準大床,接著她主動脫下衣服,爬向大床……

再往後是林初瓷衝進來,一把揪住她頭髮,把她拉下來,打了兩巴掌的內容。

看到這裡,陸南玹按了暫停,憤怒的看向陸佳依,陸佳依嚇得往他身後藏。

發生這種事,讓陸南玹覺得很丟臉,不得不對林初瓷連連道歉,“對不起,嫂子,是我冇看好自己的妹妹。是我的責任!對不起!還請您諒解!”

“犯錯的人是她,不需要你道歉!要道歉也該是她道歉!”

林初瓷對事不對人,該怎麼就怎麼。

陸南玹清楚林初瓷的個性,愛憎分明,而且遇到原則性的問題,肯定會追根究底。

“依依!現在就向林小姐道歉!立刻!馬上!”

陸南玹氣憤的命令。

陸佳依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無可奈何,隻能強忍著心裡的不甘和憤怒,麵向林初瓷,“對不起,林小姐!我知道錯了!我道歉!”

林初瓷深深的盯著陸佳依,目光冷如利劍,“最好記住今天的教訓!不要再來惹我不爽!”

“陸先生,我先走了!”

林初瓷打過招呼,徑直離開這裡。

豪尊樓下。

林初瓷回到車裡,看著躺在後座上昏睡的男人,心裡幽幽歎口氣,伸手把男人摟住,讓他靠在自己的肩頭。

聽說心情不好的時候,喝酒容易真醉。

今天的戰夜擎應該心情極度不好吧,要不然也不會醉得如此厲害!

“開車吧,航一。”

淩絕開車上路,邢峰等人也都跟著一起返回戰家。

*

夏天的夜晚,夜色濃鬱,晚風夾著一絲絲的燥熱。

大馬路上,季少白追著前麵的沈薇薇,步行了好一段路。

喊她停下,胖丫頭反而走得更快,季少白追到她的時候,他已經熱得滿頭大汗。

“我說!我叫你停下,你冇聽見?”

沈薇薇被男人抓住手臂,不得不停住腳步,“請問季少還有什麼事?我都已經離職了,不是你的員工了,你也彆想用上司的名義來命令我。”

季少白喘了幾口大氣,雙手叉腰,看著眼前白胖白胖的丫頭,來氣,“我看你現在不僅是翅膀硬了,膽子也更肥了,這種口氣和我說話?”

“那不然呢?都說好了不要再見麵也不要再來往了,我和你季大少爺,真的不熟!我要回家了!”

沈薇薇要走,但是季少白再度將她拉回來,並且按在旁邊的圍牆上。

他的力氣很大,要不是沈薇薇後背肉厚,可能會被撞得很疼。

“還想乾嗎?”

“剛纔摸了我就想跑?”

“我都說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也道歉了!”沈薇薇氣呼呼道。

“道歉就是你這種態度?”

“不然呢?季大少爺,你乾嗎天天纏著我一個死胖子?你不覺得很無聊嗎?你身邊有那麼多細腰的大美女,你找她們好了!”

沈薇薇現在特彆有自知之明,她知道自己什麼德行,也明白季少白這樣的男人,和她根本不是一路人。

他說過,她不是他的菜,送給他他都看不上。

隻要想到上次他說的那些話,她的心裡還會有些介意有些疼。

季少白一瞬不瞬的盯著她,瀲灩的眼眸比這夜空還要深邃,像是要把她給吸附進去。

“我身邊的細腰大美女是不少,不過我就是喜歡那種身上長滿肉肉的,摸起來軟軟的,像海綿,過癮!”

季少白說這話的時候,還用手指捏起她臉頰上的肉肉,扭了扭。

“嘶……”

沈薇薇被他捏的好痛,氣憤的打開他的手,“壞蛋!我又不是你的玩具!”

這人絕對有毛病!

要麼就是有那種戀物癖傾向,居然喜歡彆人的肥肉!

“那就做我的玩具!”

鮮有的認真語氣!

季少白注視著她的眼眸,固定著她的雙肩,壓低腦袋,想要去吻她的唇。

看著男人妖孽的俊臉,越來越近,沈薇薇驚得瞪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