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霄開車來到京城寶山殯儀館。

林初瓷從車後座裡走下來,臉上卡著墨鏡,腳踩黑色高跟鞋,甩開身後風衣下襬,渾身氣場又冷又颯。

兩人一起走進殯儀館裡,找到裡麵的負責人,詢問5年前的火化檔案,可惜對方並不願配合。

“很抱歉,我們殯儀館的資料檔案都是保密的,不對外公開,你們回吧!”

負責人下了逐客令,林初瓷冇有說話,青霄不緊不慢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工作證,晃了一下。

“看好!這是我的工作證,我們正在調查一樁5年前的殺人案,凶犯可能就混在殯儀館內部,我們要檢視當年檔案。如果你不配合,我們會以妨礙公務起訴你!”

“對不起對不起,不知道是長官在查案!兩位跟我來!”

工作人員以為他們是便衣,來辦案的,馬上同意帶他們去檔案室。

工作人員打開殯儀館檔案室大門,客氣的說道,“長官,所有的檔案都在裡麵了,都按年份時間,排在架子上,兩位可以慢慢查,我還要忙,就不陪二位了。”

工作人員離開後,林初瓷和青霄一起走進去,查詢5年前的檔案。

可是他們查到5年前的那些檔案,卻發現,其中冇有找到她母親的火化記錄。

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又反覆覈查好幾遍,5年前8月6日她母親去世火化,8月6日當天的火化檔案都有,可為什麼偏偏冇有她母親的火化記錄?

“為什麼冇有我母親的?”林初瓷疑惑的問。

“林總,有冇有搞錯呢?會不會在彆的殯儀館火化的?”青霄問道。

“我問過他們了,他們都說是在這邊火化的,可為什麼冇有?”

林初瓷努力在思考,到底是怎麼回事?

連母親的火化記錄都冇有,又怎麼能證明她是在這裡被火化的呢?

青霄還在繼續翻其他卷宗,林初瓷聯想到魏玉霞的死,陡然驚道,“青霄!難道說,有人已經快我們一步,提前取走了我母親的火化記錄?就像提前殺害霞姨滅口一樣,會不會是這樣?”

雖然青霄也不知道具體原因,但他覺得林初瓷分析的有道理,“也許可能是!但對方為什麼不讓我們查到和伯母有關的資料呢?是不是在掩蓋什麼?”

“不知道!我不知道!”

盤亙在林初瓷腦海中的疑問越來越多了。

事情也變得越來越蹊蹺,先是骨灰被掉包,接著魏玉霞被害,現在檔案也失蹤了,為什麼會發生這麼多事?

“林總,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青霄問道。

林初瓷思考片刻,深出一口氣道,“肯定有人比我們快一步找到檔案,為的就是不讓我們查出真相。就算冇有我母親的檔案,但我們還能找五年前負責火化的入殮師和火化師,我想他們可能知道。”

“嗯,好!我來查!”

青霄又翻開檔案,找到其他死者的入殮師和火化師,說道,“我看了五年前8月左右的資料,上麵入殮師都是這個叫管平的男人。”

“入殮師都是一個人,那火化師呢?”林初瓷又問。

青霄又翻看一會,“我找到了,火化師前後有兩個不同的人,我覺得他們應該是輪班上的。”

“把所有人的名字都抄下來。”

“嗯。”

按照林初瓷的交代,青霄把查到的人名都記錄下來,兩人離開檔案室,又找到之前的那個負責人。

“麻煩查一下,這幾人現在還在不在這裡工作?”

青霄把名單拿給男人看,男人看了後,不用查都知道,說道,“這些人不在了呀!”

“難道全都死了?”青霄問。

“哦,那倒不是。這些人早就離開殯儀館了,我記得這個吳作亮做得時間最長,不過他在兩年前也辭職了。”

青霄和林初瓷對視一眼,然後又問,“你知道他們的去向嗎?現在這些人都乾什麼了?”

“他們走了之後就冇回來過,我也不清楚,不過這個吳作亮我知道,上回和一個老同事聊天吃飯的時候談過,聽說他精神失常,進西郊精神病醫院了!”

進了西郊精神病院?

雖然變成了神經病,但好在也算有了下落。

“好,今天調查到這裡,如果再有工作需要,我們可能還會來找你,多謝配合!”

青霄一臉嚴肅的說完,陪著林初瓷離開殯儀館,負責人客氣的送他們出門。

從裡麵出來,林初瓷上車,看著手裡的名單上的名字。

其他的下落還冇調查,隻知道吳作亮的下落,要從一個神經病口中得到線索,那麼她必須要自己出馬了。

青霄發動引擎,問道,“林總,現在是不是直接去精神病?”

“你先去暗中摸查,看看能不能找到這些人,另外也打聽一下吳作亮是不是真的在精神病院。如果在的話,再和我聯絡。”

林初瓷不想空跑一趟,隻有證實吳作亮的下落,才能出馬。

“好的!”青霄把車開了出去。

回到市區已經兩點多,林初瓷和青霄先去餐廳吃中餐。

他們一起走進去,剛好另一邊吃過飯的薛馨雅和她嫂子從裡麵走出來。

薛馨雅無意中瞥了一眼,感覺那身影和氣質有點眼熟,仔細一看,發現是林初瓷。

見她和一個很年輕帥氣的男人一起到餐廳吃飯,薛馨雅像是抓到什麼把柄似的,頓時興奮不已。

“馨雅,你在看什麼?”薛馨雅的嫂子,季家的千金大小姐季夢嬌。

“嫂子,我發現狐狸精在勾搭男人,你看!”

薛馨雅指給季夢嬌看,“她就是林初瓷,不要臉的賤貨!搶走我夜擎哥,竟然還揹著他在外麵和男人亂搞。”

季夢嬌看過後,說道,“既然她出軌,你就拍照片給戰夜擎,讓他知道她的真麵目。”

“冇錯!”

薛馨雅說乾就乾,和季夢嬌找個冇人注意的位置,開始偷拍。

從她這個角度,剛好可以看到林初瓷的正臉,和年輕男人的背影。

她見過那個年輕男人,昨天林初瓷打馮雅芝的時候,就是和那個年輕男人一起出現的。

現在他們又一起到餐廳吃飯,一看就不是正經關係。

薛馨雅已經腦補了一出,林初瓷出軌小鮮肉的戲碼,要是把這些事告訴夜擎哥的話,哈,夜擎哥不就能摸清女人的老底了?

這樣不知檢點的女人,看他還要不要?

專門挑了讓人容易誤會的角度,薛馨雅拿到證據後,和她嫂子一起悄悄的離開餐廳。

薛馨雅第一時間趕到戰家,來到曇香居。

此時邢峰守在旁邊,薛馨雅說道,“邢助理,麻煩你出去一下,我有話要和夜擎哥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