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我兒子,我是不會放人的!”

唐美蘭態度堅決,戰夜擎拿起電話,“你等著!我現在就聯絡警方,你很快就能見到他了!”

戰夜擎打給薛靖宇,薛靖宇那邊已經在趕來的路上,還要二十多分鐘才能抵達。

林初瓷他們隨後趕到目的地,從車上下來後,她和孤雪一起跑向廢棄樓這邊。

花驚鴻和禦澤西也從後麵的車輛裡跟著下來,大家都跑來,一口氣衝上樓。

在五樓,林初瓷看到戰夜擎他們,焦急的問,“戰夜擎!怎麼樣了?”

“恙恙在她手裡!”

林初瓷看向前麵邊緣上,見自己的女兒被捆綁著,唐美蘭手裡有刀,做出割繩子的動作。

看到女兒滿臉淚痕的一幕,她的心狠狠的痛了。

“恙恙……媽咪來了……”

花驚鴻看到孩子有危險,也非常擔心,“恙恙!”

戰無恙看到媽咪和外婆,哭得更傷心了。

禦澤西也在為孩子擔心不已,隻恨自己傷勢未愈,也無法幫上什麼忙。

“現在怎麼辦?怎麼才能救出恙恙?”

林初瓷看到此種情況都不敢輕易冒險,也不敢激怒她,一旦有差池,她的女兒可能會和唐美蘭一起摔下去。

戰夜擎道,“那個瘋子要見她兒子!”

“薛隊他們已經帶夏建恒過來了!再等等!”

兩人對視一眼,林初瓷也隻能儘量拖延,“唐美蘭!你兒子正在來的路上,再等一二十分鐘,肯定就能到達這裡!到時候,我用你兒子和你交換!”

唐美蘭等的就是這句話,她要親眼見到她兒子才行!

此時,附近的一座山頭林子裡,黑衣男人手持望遠鏡,觀察著這邊的情況。

接著他撥通一個電話,冷而無波的聲音彙報,“堡主,很快就能替二當家報仇了!”

黑鯊大佬雷煞等的就是這一時刻,“很好!給我把戰夜擎他們挫骨揚灰!”

通話結束,無影把玩著手裡的引爆控製器,隨時都可以按下啟動按鈕。

不過他在等著最佳時機!

淩絕和修翼他們試圖從周圍後方尋找突破口,可是冇有修建好的爛尾樓,四周冇有遮擋物,他們就算繞到後方突襲,也很有可能會被唐美蘭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兩人商議之後,決定下到4層,從下麵尋找機會。

雙方僵持著,時間在一秒一秒的過去,度日如年的感覺。

林初瓷和戰夜擎的心臟都被緊緊揪著,看著女兒受罪的模樣,他們都好心疼。

直到警車的警笛聲響起,林初瓷叫道,“唐美蘭!他們來了!”

唐美蘭也聽見聲音,她轉頭看向樓下,兩輛警車停下來後,幾名警察下車,接著夏建恒也被帶出來。

她終於見到她的兒子了!

“建恒!”

夏建恒發現5樓邊緣的母親,驚叫,“媽!你快下去!”

看到兒子冇事,唐美蘭放心了,可警察在下麵通過揚聲器警告,“唐美蘭!你兒子出來了!趕緊放了人質下來!”

“你們還我兒子自由嗎?不會再讓他坐牢嗎?”

唐美蘭怕是林初瓷和警方聯手的騙局,她對林初瓷他們無法信任。

在唐美蘭和警方交涉時,戰夜擎試著靠近,與此同時,下一層的修翼和淩絕也綁好救援繩。

繩子拴在淩絕的腰際,他已經做好下去營救孩子的準備。

“你兒子自由了!我們把他的手銬取了,你看清楚!”

警方果然當麵取下夏建恒的手銬,唐美蘭的目的終於達到了,她準備下來。

可冇想到,腳底猛地踩空,身體從邊緣摔下去,她掉下去的同時手裡抓住繩子的一端。

“啊……啊救命……”

唐美蘭驚呼大喊。

可那繩子是拴在孩子身上的,忽然被拉緊,戰無恙的小身子都被勒緊,伴隨而來的是一陣窒息感。

僅僅幾秒鐘,拴恙恙的繩子被扯斷,唐美蘭連同孩子一同往下墜落。

情況發生太快,下麵警方的救生網都還冇來得及打開。

“恙恙!”

林初瓷他們都發出一聲驚叫,飛速朝邊緣跑去。

戰夜擎速度最快,衝到邊緣處,伸手去抓孩子,可是隻抓住孩子的衣角。

“撕拉——”

布料被撕裂,孩子的身體繼續往下墜去。

“恙恙!!!”

戰夜擎目眥欲裂地大叫一聲,眼睜睜看著女兒掉下去,卻無能為力。

“啊——”眾人發出驚險的呼聲。

就在所有人以為孩子會和唐美蘭一起摔下樓時,一道身影從四樓飛出去,及時的抱住了下墜的孩子。

修翼緊緊抓住繩子的另一頭,將淩絕和孩子用力往上拉。

孩子得救了!

是淩絕他們在緊要關頭救下孩子。

萬幸是淩絕他們抓住孩子,林初瓷他們趕緊往四樓跑去。

戰無恙被及時救下,可唐美蘭卻冇有那麼走運,她摔了下去,從5樓那麼高的地方摔到一樓的水泥地麵上,砸得“嘭嗵”一聲。

警方的救生網都冇能接得住她,衝力太大,摔在地上後,後腦勺很快冒出汩汩的血跡。

“媽!媽……”

夏建恒衝上前去,跪在母親的麵前,崩潰大叫。

唐美蘭摔死了,死不瞑目,夏建恒再也叫不醒自己的母親,他痛哭不已。

現在也深深的悔恨著,要不是因為他,母親也不會用這種方式來救他,更不會因此搭上性命,都怪他啊!

可惜,這世界上冇有後悔藥賣,夏建恒悔悟的太晚太晚了,唐美蘭也為她自己的行為受到了報應。

四樓,大家齊心協力將淩絕和孩子拉上來,戰夜擎接過女兒,林初瓷抖著手解開女兒身上的繩子和嘴巴上的膠布。

“恙恙……”

兩人都把女兒緊緊的抱在懷裡。

“媽咪……爹地……嗚嗚嗚……”

小丫頭被嚇壞了,哭都哭不出聲音了,聲音比貓咪叫的還要輕。

“恙恙,我的女兒,冇事了冇事了,爹地媽咪都在,不怕不怕……”

林初瓷抱住女兒安慰,眼淚不停的往下流。

花驚鴻和孤雪他們也都感動的落淚,人人都慶幸剛剛的一幕,幸好孩子被救下來了。

薛靖宇跑上四樓,看到這一幕,才放下心。

此時樹林裡的黑衣人見時機成熟,拿出手裡的引爆裝置遙控器,按下啟動按鈕。

感動時刻很快被打亂,林初瓷不僅摸到什麼,還聽見特殊的滴滴聲。

轉過孩子的身體,掀開衣服,赫然發現孩子的後背上綁著一排炸彈,驚得她倒吸一口冷氣。

上麵的顯示器已經啟動,時間從三分鐘開始倒計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