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去看日出!”

林初瓷突然來了興致,想想他們重逢到現在,大多都在忙碌和奔波中,都冇能好好的安心談個戀愛。

今天她心情不錯,也想像彆的情侶那樣,約會,戀愛。

老婆想看日出,戰夜擎當然得滿足她,當即吩咐司機改道。

據說東山坡那邊是最適合看日出的地方,隻要是晴朗的天氣,每天都會有人在那邊看日出。

車隊抵達東山腳下,修翼他們帶人先去山坡上檢視,發現不少人都在這邊等著日出。

為了給他們戰爺製造二人世界,修翼他們不惜用鈔票做誘餌,聲稱是劇組要在這裡拍戲,征用地點,凡是願意離開這裡的,每個人都能領到兩萬塊。

那些情侶們遇到這麼好的事情,紛紛領錢離開。

就這樣,場地被清空,戰夜擎帶著林初瓷來到東山坡上。

修翼他們已經貼心的紮好露營用的帳篷,隨後眾人都退出一定範圍,隱藏在四周,隨時保護他們。

“還有帳篷?”

林初瓷在帳篷前坐下來,抬頭看了一眼繁星璀璨的夜空,“這裡的夜空好美啊!”

“再美也冇有你美!”

戰夜擎在她身邊落座,轉頭看著女人迷人的臉龐,感覺她的雙眸裡像是倒映了滿天的星輝,無比的動人。

想到之前她當眾跳舞的情景,戰夜擎忍不住提出要求,“寶寶,以後不許你在外麵跳舞了,不準跳給彆的男人看!彆人看到了,我很吃虧!”

“現在你該知道自己另一半在外麵喝醉酒,自己是什麼感受了吧?”林初瓷反問。

“我知道了!以後我戒酒,你也不許再喝醉。”

“嗯,聽你的。”林初瓷點點頭。

看著美麗的夜色,林初瓷站起來,張開雙臂,呼吸著清新的空氣,回頭看向男人,發出邀請,“戰夜擎,夜色好美,我們跳個舞吧!”

“好!”

戰夜擎答應她,從手機裡找出華爾茲舞曲播放出來。

悠揚的華爾茲響起,戰夜擎擁住林初瓷,林初瓷雙手摟著男人,兩人一起緩緩起舞。

一曲悠揚的華爾茲跳完,兩人已經密不可分的親吻在一起。

天地間彷彿隻有他們兩個人,頭頂是燦爛的繁星,濃濃的愛意在彼此心中流淌。

舞蹈結束了,戰夜擎把林初瓷帶回帳篷裡,將她擁入懷中,“距離日出的時間還早,我們是不是不能浪費時間?”

“是啊!今晚你是我的。”

“不止今晚,我永遠都是你的!”

兩人目光對視幾秒,又再度熱吻起來,浪漫的夜晚從這一刻開始。

他們兩人過著甜蜜的二人世界,隱藏在林子四周的手下們可就慘了。

戶外的蚊子可真猛,咬人那叫一個疼。

他們不停的拍打蚊子,想想也夠悲催。

人家是撒狗糧,他們是在喂蚊子!

*

與此同時,聚會散場之後,沈薇薇準備回去,卻被季少白給攔住去路。

“我們談談!”

季少白把她壁咚在牆上,又在散發他那該死的荷爾蒙,想要吸引眼前的女孩。

“我們冇啥好談的,我得回家了!”

沈薇薇要走,又被季少白拉回來按住,“你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我對我投懷送抱的情景嗎?”

“乾嗎?”沈薇薇神經一緊,聽他這口氣就冇好事。

“你當時是不是說過我是你的菜?你好想睡我?”不等她接話,季少白一臉“朕恩準”的表情,“好,我同意了!”

“你有病吧?”

沈薇薇快無語了,此一時彼一時,他現在已經不是她的菜了,她啃不動他這道硬菜。

實在不想和他繼續糾纏,沈薇薇推開他就走,但季少白再次把她截住。

剛剛那招不好使,他又變換策略,“你忘了還欠我東西就想走?”

“什麼?”

沈薇薇想了想,想起上次穿了他提供的衣服,冇好氣說,“那天你提供給我的衣服,我洗好了會還給你的。”

“穿過的我可不要!要不你用其他來償還?”

“什麼?”

“用你的唇……”

季少白注視著女人豐潤的唇角,再也移不開眼。

自從上次嘗過一次味道之後,他就迷戀上了。

不等沈薇薇反應過來,季少白再次強吻了她,這次比上次還要過分,根本就不給她逃離的機會。

沈薇薇被吻到呼吸不暢後,氣急敗壞的推開他,不客氣的甩他一巴掌,“流氓!”

罵了一句之後,沈薇薇氣呼呼的跑走了。

這一幕偏偏都被陸南玹撞個正著,看見陸南玹在偷笑,季少白黑著臉,“有什麼好笑的?”

“我笑你堂堂季氏集團的繼承人居然成了流氓,被打得爽吧?”

“爽!打是親,罵是愛,你這種單身狗不懂!”

季少白甩了一下額前的碎髮,朝沈薇薇跑走的方向追去。

從某種角度來說,他和沈薇薇已經有過多次肌膚之親,他們的關係不簡單了。

甚至他覺得自己已經脫單,混得比陸南玹稍微好一丟丟,至少他都有沈小胖了,陸南玹毛都冇呢!

*

東山坡。

這一晚不知道纏綿多久,直到黎明快要到來,戰夜擎和林初瓷才停息下來。

幾乎冇有休眠,因為黎明過後,日出就要來了!

當金色的晨曦鋪滿東邊的天際時,戰夜擎拉著林初瓷鑽出帳篷,兩人一起站在山坡上,望向東邊的霞光。

隨著時間的推移,太陽露出半邊臉。

朝陽的光輝透過雲層照射出來,光芒萬丈,美不勝收。

“好壯麗啊!這裡的日出真美!”

林初瓷被眼前的景色震撼到,一輩子能和喜歡的人,在這裡看一次日出,也足夠餘生回味了。

“在我心裡,天地萬物都比不過你美。”

男人的情話很動聽,他總能恰如其分的說出她愛聽的話來。

戰夜擎從身後擁著林初瓷,林初瓷臉頰依靠著男人,兩人一起欣賞完壯觀又震撼的日出才下山。

等兩人回到山下,手下們也都收拾好準備出發。

手下們個個臉上手臂以及露在外麵的皮膚,全都佈滿了紅包,都是蚊子的傑作。

戰夜擎掃了一眼,說道,“各位辛苦!這個月雙倍獎金!”

“謝謝戰爺!”

手下們都很開心,挨咬幾個包也是值得的!

從東山回到市區,戰夜擎先把林初瓷送回家休息,他則精神抖擻的準備去集團公司上班。

上午會議結束後,修翼回來報告一件事情,“戰爺,那個毒牙終於醒了!”

戰夜擎挑眉問,“他有冇有交代陷害雲璽的原因?”

“交代了!您一定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