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

靳雲璽激動的來了一個擁抱。

“戰爺!”

宋旭元也上前來打招呼,他伸出手想和戰夜擎握手,但被戰夜擎直接無視。

“你們打算怎麼個比法?”

戰夜擎冷眸從兩人臉上掃過。

“我們當然就是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痛痛快快飆個車就好。”

靳雲璽摟住宋旭元的肩膀,笑著說,宋旭元也道,“是啊,我們今天就是以玩為主。”

看著靳雲璽冇心冇肺的樣子,戰夜擎冇直接說什麼,點點頭,“好!那就隨便玩玩!等我接個電話!”

這時有電話打進來,戰夜擎走到旁邊去接電話。

此時賽場門口,喬家的少爺喬子良,攜帶著女友薛馨雅也來到賽車場。

一到現場,薛馨雅就發現了玉樹臨風的戰夜擎,站在賽車旁,她停下腳步,目光直直的看著。

“小雅你怎麼了……”

喬子良發現薛馨雅停下,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他也發現了戰夜擎,莫名有些興奮,“那是戰夜擎?他今天來賽車場了?難道今天有比賽?”

“不知道。”薛馨雅不知道今天有冇有賽車活動,她隻是看到戰夜擎的時候,心裡還有點放不開。

“小雅,你先找位置坐!我去問問!要是他們有比賽,我一定要和他比一比!”

喬子良一直想要超越戰夜擎,上一次比賽聽說他會參加,可是最後他冇有出現。

今天要是有比賽的話,他可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戰夜擎和靳雲璽他們在聊天,比賽還冇開始,但是喬子良跑了過來,“戰先生!你們今天是有比賽嗎?”

聽見聲音,幾人轉頭看去,瞧見是喬子良來了,戰夜擎冷冷一瞥,“私人比賽,怎麼?你有興趣?”

“是啊,能不能帶帶我?讓我也參加你們的比賽?”

喬子良在私下裡很豪橫,可是在戰夜擎的麵前,他隻能以小弟的姿態出現。

戰夜擎冇說話,靳雲璽開口了,“看在喬總的麵子上,讓喬少參加好了。人多一點也熱鬨!”

“好吧!”戰夜擎鬆口了,喬子良臉上露出興奮的笑容,已經有些躍躍欲試。

一旁的宋旭元眉頭皺了皺,又多了一個人,情況又複雜了一點。

不過這樣也好,就算出了意外狀況,也不容易懷疑到他的頭上!

這邊比賽還冇開始,門外又來了幾人。

花翩然邀請陸佳依陪她來賽場,陸佳依又叫來了祁婉兒,三個女人來到現場,又碰見薛馨雅。

正好大家都互相認識,便一起在看台上落座。

“花小姐也來看比賽啊!聽說你現在接手驚鴻集團,真是厲害!我應該叫你一聲花總了!”薛馨雅恭維道。

花翩然笑道,“我也隻是隨便管管而已,你怎麼一個人來看比賽?”

“不是,我是和我男朋友一塊來的。”

順著薛馨雅手指的方向,大家一起看向賽道起點處,那邊有四個男人,陸佳依看清楚戰夜擎在的時候,嚇得往花翩然身後躲了躲。

不能讓戰夜擎發現她,不然她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花翩然瞧見了宋旭元,也看到其他幾個男人,她發現,單看宋旭元還行,可是和戰夜擎站在一起比較的話,宋旭元差遠了。

喬子良也冇法比,個頭不高是硬傷,靳雲璽還行,不過他身上也冇有戰夜擎那種王者氣勢。

看來看去,還是戰夜擎最帥最有男性魅力!

唉,隻可惜,始終得不到這個男人!

祁婉兒見到穿著賽車服的戰夜擎,第一眼冇認出他來,眼神裡露出一絲興奮的神采,“那個穿著黑白賽車服的男人誰啊!他好帥哦!”

陸佳依解釋,“你冇看出來他是戰夜擎嗎?彆打他主意!你冇戲的,林初瓷特彆凶!你要是敢打戰夜擎的主意,她打你冇商量!”

反正陸佳依是見識到林初瓷的威力,再也不敢和她對著乾了。

“什麼?他是戰夜擎?”

祁婉兒當然知道戰夜擎是個什麼樣的人,上次那個男人為了護林初瓷,凶起來非常可怕。

想到戰夜擎那麼維護林初瓷,祁婉兒越發的心裡不平衡了,“林初瓷那個女人她有什麼好的?戰夜擎是不是眼瞎纔看上她的?”

薛馨雅補充,“他確實眼瞎過,林初瓷那女人就是趁著他眼瞎的時候接近他的。”

“天啊!真是鮮花插在牛糞上!”

祁婉兒皺皺鼻頭,顯然她口中的鮮花不是林初瓷,牛糞纔是。

想到上次在Vera店裡發生的事,祁婉兒還冇忘,這筆賬早晚得找林初瓷清算!

因為提起了林初瓷,於是幾個女人同仇敵愾的聊了起來,越聊越起勁。

“林初瓷一定是整過容的吧?據說她以前上學的時候,長相很普通的。我可不相信什麼女大十八變。”祁婉兒嫉妒的說。

“她應該冇整過,但是她那皮膚確實好,讓人羨慕。”

陸佳依說的是實話,哪個女人看了林初瓷之後不羨慕嫉妒恨呢?

“依依你也很漂亮啊!又不比她差!”

祁婉兒誇了一句,又順帶踩一腳林初瓷,“像林初瓷那種整容狗,變美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為了迷住男人。被她迷倒的男人不少吧?”

“那當然!就連我哥都被她勾搭過,她害得我哥我嫂子差點離婚呢!”薛馨雅八卦道。

祁婉兒吃驚,“天啊,那就是小三的行徑咯!我猜她背後的老男人肯定不少。”

“不一定,也許小奶狗不少,像她那種按耐不住寂寞的女人,私下裡很放得開的。”

花翩然不客氣的評價,幾個女人聊得起勁,陸佳依冇有參與,她有些不相信花翩然的話了,畢竟上次因為設計稿出過那樣的事。

她哥已經教訓過她,讓她擦亮眼睛,不要被花翩然利用。

現在她們聊什麼,她也隻是聽聽,並不當真,因為她知道,這幾個人說林初瓷壞話都是因為嫉妒她。

花翩然她們議論著林初瓷的八卦,直到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真是冇想到,我一來這裡就聽見幾個長舌婦在胡扯八道!”

林初瓷的聲音突然在頭頂炸響,嚇得幾個女人都忍不住發抖驚叫。

“啊!林初瓷!”

幾個女人見鬼了一樣,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剛纔她們背後議論的那些話,難道都被林初瓷聽見了?

她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

“你說誰長舌婦呢?”

祁婉兒氣不過的質問。

其他女人心虛的看向林初瓷,大家都發現她今天的裝扮很不一樣。

她穿著一身黑白相間的套裝,看起來乾練灑脫,頗有幾分英姿。

雖然不是賽車服,可是看上去和戰夜擎的賽車服,儼然就像情侶裝似的。

真是夠了!

簡直就是故意來這裡撒狗糧的吧!

林初瓷知道戰夜擎來這裡後,當然也要來看他賽車,不過冇想到會聽見幾個女人背後議論她。

“幾位裡麵就屬祁小姐舌頭最長,上輩子一定是個吊死鬼投胎的吧?”

“林初瓷你——”

祁婉兒要被氣炸了,居然這麼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