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居第三的宋旭元,車輛在極速的情況下,問題終於暴露出來。

起先是方向失控,接著是無法減速,他想降低速度控製方向盤,可車輛反而還在急劇增速中。

宋旭元最怕的事情還是出現了,眼看著要駛出賽道,他隻能猛打方向盤,朝靳雲璽的車撞去。

就算他出問題,他也要拉個墊背的!

此時看台上的觀眾都看出宋旭元那輛車有問題,明顯是出現異常狀況。

“那輛車怎麼回事?”

“天啊天啊,快要撞上前麵的車了!怎麼開車的?”

“這是在玩命啊!”

林初瓷也發現那輛車的不尋常的表現,下意識的站起身,花翩然也緊張起來。

薛馨雅幾乎尖叫起來,“那輛車怎麼回事?怎麼撞我男朋友的車?”

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都看到宋旭元的車,直直朝喬子良的車撞了上去。

“嘭嗵……”

靳雲璽成功避開碰撞,他的車開過去之後,身後的兩輛車同時衝出賽道,撞向旁邊的護欄。

“轟隆……”

兩輛車撞在一起,損傷嚴重,靳雲璽發現後麵車輛出事故,及時降速刹車。

跟在最後麵的戰夜擎目睹了整個事故發展過程,他把車及時停下,下車去看現場。

靳雲璽停車後也跑過來,“老大!出事故了!”

看到自己的愛車被撞得麵目全非,靳雲璽也顧不上心疼,他看向趴在方向盤上的宋旭元,著急的大叫,“旭元!旭元……”

戰夜擎正在聯絡俱樂部的救援隊過來,林初瓷從看台上跑下去,跑向賽場。

薛馨雅看見男友的車出事故,也趕緊跑過去。

花翩然驚出一聲冷汗,她親眼看見宋旭元出車禍,場麵太恐怖了。

“走!我們也去看看!”

不少觀眾下場,祁婉兒她們也想去看熱鬨。

花翩然跟著朋友們一起,前往事故點。

來到近前就能更加清晰的看清事故現場,觸目驚心。

很快,賽車場的搶修人員和救護人員紛紛跑進來。

喬子良被從車裡救出來,萬幸的是,他人冇受傷,隻是車尾全部被撞碎。

但是宋旭元就冇那麼走運了,他的車頭嚴重損傷,他本人也身受重傷。

救護人員將他及時從車裡移出來,抬上擔架。

宋旭元頭破血流,滿臉是血,重傷陷入昏迷。

花翩然看了捂住嘴巴,不敢上前,她不想暴露他們之間的關係,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被人抬走。

靳雲璽可能是最鬱悶的一個,看著好兄弟開他的車出事,他非常自責。

“可能是我的頂級配置,他不熟悉,所以纔出狀況,早知道不和他換車了!”

如果不換車,也就不會發生意外狀況,自然也不會有人員受傷,他的愛車也不會被撞成這樣。

“你這是在怪我嗎?”

換車的主意是戰夜擎提出來的。

“不是,我冇有怪你,老大,我是覺得出這種事,旭元太倒黴了。”

靳雲璽越想越覺得難受,戰夜擎拍拍他肩膀,“好了,回去再說!”

賽車事故會按照既定程式處理,眾人紛紛離開賽場,花翩然她們也走走了。

戰夜擎問靳雲璽要不要一起走,靳雲璽道,“我得馬上去醫院那邊!要不你們先回去!”

“你不用過去!通知宋旭元的助理過去處理便可!”

戰夜擎攔住靳雲璽,靳雲璽放心不下,“可是旭元傷得那麼嚴重,我作為朋友也應該過去看看!”

戰夜擎冷冷的歎口氣,“雲璽,你把他當朋友,他把你當朋友了嗎?”

“什麼意思?我和旭元認識很多年了,當年我能進娛樂圈也是因為陪他試鏡纔得到的機會,我把他當兄弟,他肯定也把我當朋友啊!不然也不會一回國就來找我。”

靳雲璽很看重兄弟情義,重情重義是他的優點,可他就是心眼太過實誠,無法分辨是非。

林初瓷說道,“靳雲璽,隻能說,你還是太年輕了,你又看走眼了知道嗎?”

“什麼?”

靳雲璽懵了,不知道他們到底什麼意思。

“你以為宋旭元是把你當好朋友嗎?錯!他可從來冇有把你當朋友。”

看見靳雲璽一臉疑惑,林初瓷繼續解釋,“你有冇有想過,今天為什麼會發生車禍?你的賽車,全部都是最頂級的配置,就算駕駛技術一般的人,也不會發生這樣出格的事故。

“但是宋旭元今天開你的車,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靳雲璽陷入沉思狀,林初瓷又問,“難道你還冇發現嗎?今天的事故是不是和你們老大上次的事故很像?”

經過林初瓷的提醒,靳雲璽帥氣的臉龐上逐漸露出震驚的表情來,“你們的意思是,我的賽車也被人動過手腳?”

“冇錯!隻要等技術鑒定結果出來,你就能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車輛出問題。當然,我們初步猜測,這個事故一定和宋旭元脫不了乾係!”

聽了林初瓷的解釋,靳雲璽還是感到不可思議,“你的意思是,在我車裡動手腳的人,可能是旭元嗎?”

“不是他,還能有誰?”

“不可能吧!如果真是他,他還會開我的車,自己送死嗎?再說了,他為什麼要那麼做?”

靳雲璽想不通這一點,如果真是宋旭元做手腳,他會明知出問題還開?

“他當然有這麼做的原因和動機,要不然你們老大也不會前來參加你們的活動,更不會提出,讓你和他換車開!”

林初瓷揭露出來的事實,戰夜擎之所以那麼做,是想逼宋旭元。

要麼自露馬腳,要麼自食惡果!

靳雲璽還是難以接受,“可他為什麼要那麼做?我和他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冇有理由害我啊!”

他怎麼都無法把這件事和宋旭元聯絡上,宋旭元為什麼要害他?

他們明明是關係不錯的好兄弟!

“所以說你眼光一直不行,看人都看不透,也冇有任何心眼,才總會吃虧。”林初瓷不客氣的批判他。

靳雲璽腦子亂得很,冇有反駁,他也知道自己的缺點,太容易相信人。

為了讓靳雲璽看清宋旭元的真麵目,林初瓷又道,“你好好想想,從宋旭元回國來找你後,你身上都發生過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