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反覆檢視資訊的內容,越看越吃驚,“這怎麼……”

“怎麼了初瓷?”

戰夜擎不知道她看到了什麼,好奇的湊過來。

“你快看這條資訊,是幾個小時之前收到的。”

林初瓷將手機拿給戰夜擎看,戰夜擎看過內容後也露出驚訝的表情。

陌生號碼發資訊來說,對方是禦澤西,聯絡不上林初瓷,纔給她發的資訊。

他還說,讓林初瓷先不要貿然與埃裡克他們進行人質交換,他會儘可能的趕來與他們會合。

另外還透露說與埃裡克一起的禦澤西不是他本人,讓她警惕。

“怎麼會這樣?你打過去問問?”

“好!”

林初瓷當即回撥陌生號碼,可惜陌生號碼處於無法聯絡的狀態。

“聯絡不上。”

聯絡不上對方,也就無法判斷資訊的真假。

但林初瓷不可能忽略這個資訊,她開始分析,“如果是假的,誰會那麼無聊,冒充禦澤西聯絡我?但如果是真的,這說明什麼?”

戰夜擎順著她的思路猜想,“可能說明禦澤西那邊的計劃有變,也許他被控製了,是禦震天利用他的計劃,將計就計,讓人冒充他來華國,目的是為了換取秘譜。”

“冇錯!和我想的一樣!”

林初瓷越想越擔心,“果然是出事了!我就說事情不可能那麼順利!以禦震天老謀深算,能看不出來禦澤西假意歸降是有問題?”

原本林初瓷他們的計劃,目的就是想要對抗禦震天,把禦震天引來華國對付他,結果出現差池,他們隻能執行第二個計劃。

——營救人質,確保禦澤西的平安。

可是現在看來,他們如果成功解救人質,乾掉埃裡克的話,那麼,真正的禦澤西必然會有危險。

說不定禦震天留下禦澤西,會以他作為新的要挾籌碼!

想到這裡,林初瓷覺得事情突然變得複雜了,先前商議好的計劃,看來也要暫緩擱置。

“那我們眼下該怎麼辦?”

孤雪想救自己的父母家人,但也不希望禦澤西出事情。

“隻能想辦法拖延時間,覈實禦澤西目前的狀況才能進行下一步計劃。對方一天拿不到秘譜,也不會傷害人質。”

林初瓷心中有了決策,戰夜擎當即說道,“我現在聯絡牧野,看看他能不能有辦法探聽到沸城古堡內部的訊息再說。”

“好!”

從目前情況來看,眾人隻能靜待時機。

林初瓷和戰夜擎複婚的訊息已經傳到戰老夫人他們的耳朵裡,聽說孫子和孫媳婦複婚了,老人家開心得不得了,非要見見戰夜擎和林初瓷的結婚證才能放心。

為此,林初瓷和戰夜擎特地來到主廳這邊,把結婚證送來給老人家瞧瞧。

一本交給戰老夫人,一本傳給洛雪華手裡,翻開本本看著上麵兩人的結婚證照片,戰老夫人樂開顏。

“好!好的很!這個證早就該辦了!辦得好啊!”

戰老夫人戴著老花鏡,瞅了又瞅,笑著說,“還是我孫媳婦漂亮,你看這臉蛋多好看,夜擎上輩子也不知道是做了什麼大好事,這輩子才能找到初瓷這麼好的媳婦兒!”

戰夜擎接話,“奶奶,一定是我們戰家祖墳冒了青煙兒,列祖列宗保佑我!”

“那倒是!”老人笑著點頭。

戰明月在旁邊說,“奶奶,這下您該吃得香睡得香了吧?”

“對對對,一天不辦好,我覺都睡不踏實,這下好了。”

戰老夫人生怕還有什麼變故,又像先前那樣,把紅本本往自己懷裡一揣,笑著解釋,“既然夜擎和初瓷複婚了,我老人家高興,這個本本就放在我這裡,奶奶幫你們保管著行不?”

誰能看不出來戰老夫人是特彆的稀罕林初瓷這個孫媳婦,想幫孫子儲存結婚證,也是怕他們再鬨什麼矛盾又去離婚。

“奶奶,這辦法好!我看兩本都歸您保管!”戰夜擎舉雙手雙腳讚成。

洛雪華和戰銘盛夫妻二人看過結婚證也都非常高興,戰銘盛提議道,“證都領了,是不是婚禮也該抓緊時間辦了?”

“對啊,夜擎,初瓷,你們倆怎麼安排的?想在什麼時候辦婚禮,我們好提前做準備。”

洛雪華得好好張羅張羅兒子的婚禮,讓全城都知道,戰家娶了一個如意的好媳婦。

“媽,我尊重瓷瓷,瓷瓷想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明天都可以。”

戰夜擎說完摟住林初瓷,林初瓷告訴大家,“戰叔,雪姨,我現在不著急辦婚禮,我想著等我找回母親之後再說這件事。我希望自己的婚禮,能有她的參與。”

“好,我們都不急,會慢慢等的。”

洛雪華知道林初瓷是個孝順的人,她要等找到母親再辦婚禮也是應該的。

戰銘盛好心的詢問,“夜擎,找了這麼久,有初瓷母親的下落冇有?”

戰夜擎回答,“有點線索了,還在調查中。”

“希望能儘快找到初瓷母親吧!”洛雪華祈禱道。

從主宅這邊返回曇香居,林初瓷和戰夜擎循著鋼琴聲,來到翠竹軒。

他們都看見凱森正在教戰淩曜彈琴,戰淩曜學得很認真,也很努力,凱森頻頻點頭稱讚。

在孩子練琴的時候,凱森注意到外麵竹林裡的林初瓷和戰夜擎,便從屋裡走出來。

“冇打擾你們練琴吧?”林初瓷問。

“冇有冇有,是不是有什麼事?”凱森問她。

“想問問你那邊有什麼訊息了?”

凱森明白她詢問的是尋找左焰的事,“我昨天問過工作室,他們說最近提供線索的電話非常多,其中不乏想利用這件事來騙酬金的,所以每個電話都要具體覈實才能做定論。你也彆急,隻要有訊息,我肯定第一時間告訴你。”

“好的,謝謝。”

林初瓷心裡有點點的失落,但冇有表現出來,她隻能勸自己耐心的等等,說不定很快就能找到左焰了。

冇有打擾他們上課,她和戰夜擎一起回到曇香居這邊,剛好接到禦澤西的簡訊。

“他發訊息給我,說已經抵達京城!”

林初瓷抬眸看向戰夜擎,戰夜擎用下巴示意,“你打過去看看他敢不敢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