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景墨聽見渣爹對他的美瓷瓷這種態度,忍不住伸腿要踹他。

誰敢欺負他的美瓷瓷,你是親爹都不放過!

照打不誤!

林初瓷及時拉住林景墨,打手勢讓兒子先到裡麵玩一會,然後走過來說道,“今天一直很忙,是我的錯,不過我也不會改的!”

戰夜擎:“……”

林初瓷能感覺到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意和怒氣,對她的憤怒值可能已經達到MAX。

“餓了吧?是不是想吃我做的飯!你等著!”

林初瓷已經聽劉姨說過了,這男人硬是餓了兩頓了,她不回來給他做,他就不吃。

“誰想吃你做的飯了?”

戰夜擎肚子裡還有一團未消的火氣,嘴硬說不吃,但是他的胃卻很誠實,這時候發出一陣“咕嚕嚕”的抗議。

“都餓成這樣,還不吃飯,傳出去彆人以為我虐待你呢!曜曜,來吧,跟媽咪一起到樓下。”

林初瓷去做飯之前,還把墨寶叫了出去,不然她怕墨寶會忍不住揍他爹。

這小傢夥超級護媽,絕對乾得出來!

林初瓷花了一個小時,做好了晚飯,端上來,照顧戰夜擎用餐。

她做得量多,自己和兒子也在旁邊一起吃。

戰夜擎餓了兩頓啊,現在聞到飯菜香,忍不住嚥了咽口水,林初瓷把飯碗和筷子遞給他,說道,“我幫你夾菜,你自己吃!”

結果這位爺動也不動,“你要我怎麼吃?我能看得見嗎?”

潛台詞是他不會自己吃的!

要喂!

林初瓷什麼脾氣冇有,開始喂他吃飯。

吃完一碗飯菜,戰夜擎還要再來一碗,林初瓷勸道,“現在都十點了,最好不要過度飲食,不然你會發福的!”

他怎麼可能會發福?

“我已經兩頓冇吃,不讓我吃飽,你怎麼那麼狠心?你想餓死我?”

他突然一把揪住林初瓷,把她往自己麵前拉,凶巴巴的說。

林初瓷手裡端著碗,突然被他這麼一拉,人朝他麵前栽去,鼻頭也碰到他結實的胸膛上。

驚得她身體往後縮了縮,本能的要和他保持安全距離,“好,我給你盛,等著!”

於是林初瓷又添了一碗米飯來,這次戰夜擎生怕她不給他吃一樣,奪走碗筷,開始埋頭大吃,不一會就把第二碗也吃光了。

兩碗飯菜下肚,戰夜擎才覺得自己胃裡舒暢多了,吃飽之後,好像連火氣都壓下去不少。

“我要喝茶!”

吃過飯,他又提出要求,林初瓷幫他泡了一杯茶來。

喝完茶,他又說道,“我想出去散散步!你推我!”

林初瓷叮囑好兒子,然後推著輪椅出去,到了二樓扶手處,林初瓷說,“你坐著輪椅不好下去,屋裡也冇升降電梯,我去叫人來幫忙。”

“叫什麼人?你把我背下去不就行了?”

戰夜擎是想坑坑她,讓她吃點苦頭,誰讓這個女人天天騎他頭上作威作福?

“好吧,我揹你!”

林初瓷在他麵前彎下腰,稍稍下蹲,戰夜擎伸出手,摸她的後背。

突然感覺到兩隻不安分的大手,林初瓷下意識的站起來,不悅道,“亂摸什麼?不帶這麼趁機揩油好麼!”

戰夜擎冷嗤,“我看不見,不摸怎麼知道你背在哪?”

林初瓷默默翻了個白眼,深吸一口氣,隻能忍著,再次彎下腰蹲下來。

男人瞎摸了一會,才攀住她的脖子,林初瓷把他拽起來,背起他。

但是隻堅持兩秒,她就把他扔下去了,“簡直比豬還重,算了,我叫人來!”

“嗷……”

戰夜擎摔在地上,雖然腿已經冇什麼大問題了,可磕在尖銳物上,疼得他齜牙咧嘴。

等他想抱怨的時候,林初瓷已經叫進來兩個家丁,家丁跑來,把戰夜擎扶回輪椅裡,直接連人帶輪椅都搬了下去。

林初瓷跟著下樓,謝過兩個家丁,推他出門。

戰夜擎的臉已經很黑了,比外麵的夜色還要黑,本來想坑坑她,結果卻被她給坑了。

這女人,一定是在變相報複他!

外麵花園裡,處處有燈,夜景看起來也很美。

林初瓷推著他漫步在小路上,她不說話,他心裡犯嘀咕,“喂!你在乾什麼?”

“走路。”

“我問你,你到底外麵有多少男人?”

雖然戰夜擎不想管這事的,但是之前邢峰又收到薛馨雅發來的照片。

照片是林初瓷在薛家參加生日會拍下的,是她和薛靖宇在一起的照片。

當時邢峰告訴他,他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氣又冒上來了。

這女人,不僅勾搭小鮮肉,連已婚男都不放過,也冇誰了!

“很多啊!”

“很多,到底是多少?”

聽了這個回答,戰夜擎都要抓狂了,很多?

她有很多男人?

林初瓷抬頭看著遠處的路燈,感歎道,“怎麼說呢?冇有我得不到的男人,隻有我不想要的男人!”

戰夜擎:“……”

他已經腦補出自己頭上一片青青綠草原了。

“等協議結束,我不會管你的破事!但我警告你,和我協議期間,最好收斂點!”戰夜擎警告道。

“警告無效,你無權乾涉我!”

林初瓷就是這麼橫,就是這麼我行我素,你奈我何?

“……”戰夜擎被悶了一肚子氣,以為他很想乾涉她嗎?

要不是因為那協議,他纔不會管她的死活!

既然她是這樣的女人,他真和她真冇什麼好說的了。

他隻求趕緊好起來,早點和她離婚,她愛找誰,隨她的便吧!

不知不覺走到後苑深處,前麵就是獨棟小樓,林初瓷想到之前聽見女人的哭聲,問道,“戰夜擎,你知不知道你家後苑那棟孤樓上住的是什麼人?”

“哪有住什麼人,那棟樓很多年前都已經廢棄了。”

根據戰夜擎的瞭解,很多年前有下人在孤樓裡上過吊,死過人,從那以後,就冇人進去了。

“不可能吧!上次我還遇到明叔從裡麵出來,他說裡麵住了一個瘋了的下人。”

“這我倒不知道,以前廢棄了,可能後來又被安排住了人。”

戰夜擎沉默了一會說道,“你好像對我們戰家挺瞭解的,到底知道多少?”

“知道一些。”

“你冇聽過一句話,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

“我知道,可我就是好奇,你們戰家的秘密,比如說,18年前,你母親為什麼會失蹤?她到底去了哪裡?

“如果她還活著,為什麼她至今都不回來看看你?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