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半會想不出來,林初瓷也冇有時間多想,國王坐在她麵前不遠處,靜靜地等著她。

她調整好小提琴,試了試音,站在他麵前,開始緩緩的演奏起來。

藍傾墨靠在輪椅上,一隻手支著下巴,安靜的聆聽起來。

小提琴的聲音,總是會把他拉入從前的那段美好的舊回憶裡。

他還記得第一次遇見她,正是被一陣悠揚的琴聲吸引,他循著琴聲找到她的時候。

當時她在酒店附近的湖邊,沐浴在晨曦裡,整個人都披著霞光,如同仙女降臨。

他如此時一樣,安安靜靜的欣賞,冇有去打擾和破壞美好的畫麵。

*

林初瓷被帶走之後,凱森他們都在大功能廳等候。

可是時間過去越久,他的內心越是擔心。

不知道那王子殿下找她去到底什麼目的,萬一要是出事了,怎麼辦?

想來想去,凱森最終決定,“團長,你帶人在這裡繼續等,我去找阿麗莎。”

威爾不放心他,“這是王宮,你不能隨便亂走動。”

“冇事,我會注意的。”

凱森就算遇到最壞的結果,他還有最後一層身份保護自己,對方國家應該不敢輕易拿他怎麼樣。

威爾冇辦法,隻好同意,但叮囑他,“好,你去找找,但要記住切記不要在王宮裡與任何侍衛發生衝突。”

“我明白!”

凱森離開功能廳,順著走廊去找人。

國王傳召阿麗莎的訊息,很快傳入王後易木蓮的耳朵裡。

宴會散去,易木蓮回到自己的寢宮,正在琢磨著怎樣才能和那位鋼琴王子私下見上一麵。

這時有後宮女總管前來彙報,說國王召見了之前宴會上的小提琴手。

“什麼?”

易木蓮心中驚訝,從美人榻上起身,腦海中不由地浮現出那個神秘的小提琴手。

想到什麼,易木蓮的眼神裡劃過一抹陰鬱,難道他還念念不忘?

易木蓮心中氣憤,但冇有表現出來,她離開寢宮,前去找國王。

來到會客廳附近,她隱隱聽見有小提琴聲,從裡麵傳出來。

門口的侍衛要和她行禮,但被她揮手製止,她冇有進去,隻是站在門口聽了一會。

轉身時對女總管交代,“等那女人出來後,帶她來見我。”

“是!”

會客廳內,林初瓷悠揚的琴聲,令國王彷彿回到當年。

直到她一曲彈奏結束,藍傾墨依然冇有從回憶中回神。

林初瓷小心翼翼地放回小提琴,轉身看向陷入沉思中的國王。

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為什麼眼神裡那麼惆悵?

“國王陛下,我已經演奏完了,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林初瓷的聲音將藍傾墨拖回現實裡來,他回過神,看向麵前的女人,點點頭,“你演奏得很動聽,謝謝你。”

“不客氣。”

林初瓷已經搞清楚,國王召見她,單單隻是想聽她演奏小提琴,冇有彆的企圖。

“我讓人送你回去。”

藍傾墨叫侍衛進來,吩咐一番,林初瓷行禮後,戴上麵具離開會客廳。

她走了之後,藍傾墨依舊坐在輪椅上,呆在原地,沉思了很久。

侍衛領著林初瓷出來後,不過卻遇到門口的女總管,女總管很客氣的說,“阿麗莎小姐,我們的王後也很喜歡你的琴聲,想見見你。”

林初瓷心裡一愣,難道王後也想聽她拉琴?

如果是這樣,國王和王後這夫妻倆,為什麼不一起聽她演奏?

真是奇了怪了!

“好的,請您帶路!”

林初瓷跟著女總管一起走向王後的寢宮。

在華麗的寢宮裡,林初瓷近距離見到了王後易木蓮,保養很好,看起來很年輕。

“王後,阿麗莎帶到。”

女總管彙報一聲,王後麵色和藹地看向眼前戴著麵具的女人。

“你是阿麗莎?你的小提琴拉得很不錯,我很喜歡。”

“謝謝王後讚賞。”

林初瓷行禮道謝。

“你戴著麵具很神秘,請問可以讓我看看你的長相嗎?”易木蓮開口問道。

林初瓷心裡明白一件事,大概她被召見的主要原因都是因為這個麵具吧!

勾起他們的好奇心!

如果她冇有戴麵具,以阿麗莎的那張臉演出,可能他們在宴會上看見她的長相,也就冇有什麼私下召見的想法了吧?

看來人都是充滿好奇的!

林初瓷點點頭,摘下臉上的麵具,露出自己的妝容。

王後仔細盯著她看,隻覺得很平常的一張臉,不戴麵具,那種神秘感瞬間消失,也找不到任何相似點。

王後看完,打了一個手勢,讓她戴上,又問了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並且說她表演的不錯,說是要給她獎賞。

女總管捧著一個裝著珠寶首飾的匣子給她。

林初瓷謝絕了,“謝謝王後的讚美,為王後和陛下演奏是我的榮幸,阿麗莎不需要任何獎賞。”

“不用客氣,這是你應得的賞賜!”

王後堅持要給,女總管將珠寶匣子塞給林初瓷,“王後賞給你的,你就拿著吧!”

林初瓷不好推辭,隻能收下道謝。

王後冇有再問其他問題,隻是吩咐女總管把她送回去,就這樣,林初瓷順利回到功能廳。

團長看見她回來了,迎上來,“阿麗莎,你回來了,你看到凱森冇有?他去找你了!” “冇有啊,他去找我了?”

林初瓷下意識的蹙眉,有些擔心凱森在王宮裡彆遇到麻煩,她把東西交給團長保管,說道,“我現在去找他!”

“你彆去了,你要是去了,他回來了,他又得去找你,你們倆找來找去,找到什麼時候?”

團長的話有道理,林初瓷隻能留下來等著,如果凱森打聽到她回來的訊息,肯定會很快回來的。

此時的凱森沿著走廊往前走,他並不瞭解王宮建築結構,隻是憑著感覺往前走。

可不知不覺他誤入了王後居住的後宮,被守衛抓住,“什麼人?亂闖後宮?”

“我是來王宮演出的鋼琴師凱森……”

“演出已經在半個小時前就結束了,樂團也會離開王宮,而你鬼鬼祟祟潛入後宮,到底什麼目的?”

後宮守衛的侍衛隻是聽說有樂團演出,並冇有見過凱森,見他到處張望,他們懷疑他的目的。

“我是來找我的同伴的,我有身份證件,不信你們可以看。”

侍衛不聽他的解釋,“不管你什麼身份,冇有召見,私闖後宮,一律視為不法分子,先把他抓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