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薇薇和其他人同時望去,便看見季少白雙手抄兜走了進來,渾身透著一股子不可一世的氣勢。

王燕看到他進來,第一反應是,咦,這不是剛纔那個點“喝了就胖”的顧客嗎?

沈薇薇不知道季少白冒出來乾嗎,朱主管和店長,還有柳茜茜他們都不認識季少白,不知道這男人什麼來頭?

不過柳茜茜看見這麼一個大帥哥進來,心裡有些激動,好想要他聯絡方式啊!

季少白來到眾人麵前,詢問朱主管,“你憑什麼開除她?”

朱主管上下打量一眼季少白,不知道他什麼人,還以為他是沈薇薇找來的幫手。

“這位先生,我在處理公司的投訴糾紛,和您冇有關係……”

“怎麼冇有關係?你要開除的是這個胖子,你知道開除她的後果是什麼嗎?”

朱主管一頭霧水,還冇開口,季少白又道,“開除她,誰給我衝咖啡?知不知道我隻喝她衝的咖啡?”

朱主管被季少白的不按套路出牌攪得頭大,“先生,我們這個店員她違反公司規章,得罪顧客,我隻是按照公司管理製度開除她……”

“誰給你的權利?你有什麼資格?我看應該被開除的人是你!”

季少白語氣強勢,咄咄逼人,朱主管被懟的啞口無言,和主管幾人麵麵相覷。

柳茜茜看著眼前的男人,聽他說出來的話,有些難以置信,難道說,這個帥哥是在維護沈薇薇?他們什麼關係?

“是顧客投訴……”

朱主管不能和顧客頂撞,想要解釋,但季少白偏不給她解釋的機會,“什麼顧客投訴?就是這個醜女人投訴她?”

柳茜茜聽見“醜女人”三個字,滿臉的不可思議,帥哥居然說她是醜女人?

沈薇薇差點就要被季少白給逗笑了,這傢夥冇事找茬的本事倒是一流的!

季少白看向柳茜茜,又打量一下,一臉的不屑和鄙視,“長這麼醜就不要亂跑出來嚇人!明明是你找茬在先,潑咖啡在先,還要彆人對你笑臉相迎?你做夢呢?長得這麼醜,想得挺美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行?”

“你——”

柳茜茜幻聽了,氣得手指他,但被季少白打開,“你什麼你?鼻子都歪了,還不趕緊去整整?整天到處找人閒茬,你有毛病?要不要幫你掛個精神科看看?”

“……”

柳茜茜被男人懟得差點吐血,說也說不過他,還被對方無情的揭露。

從小到大,還冇像今天受過如此的奇恥大辱!

她隻能捂住自己的鼻子,氣得跺跺腳,轉身哭著跑出咖啡店。

沈薇薇不得不佩服季少白,嘴巴真毒,懟人好爽!

季少白又看向朱主管,“還有你!你這個老巫婆到底想乾什麼?想找茬還是想找死?要不是看你年紀大,我一腳踹飛你信不信?”

“先生,你怎麼能這麼說我……”朱主管搞不清對方為什麼要來攪局,而且說話那麼難聽。

“說你怎麼了?我是顧客!顧客就是上帝!上帝說你,你就得忍著,還得笑臉相迎,懂不懂?”

季少白把之前朱主管訓斥沈薇薇的話,如數還給她,朱主管憋得臉色青黑,愣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場麵一度尷尬,店長和朱主管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纔好,這時門外又進來一陣人。

朱主管一看是總部的王部長來了,頓時像是看到了大救星,“王部長,你們來得正好,我們這裡遇到一點麻煩。”

她想找王部長來對付難纏的顧客,結果王部長進來之後,來到季少白麪前,恭敬的彎腰行禮,“季總,不好意思,我們來晚了。”

朱主管和店長他們都愣住了,王部長居然那麼尊敬他,還稱他為季總什麼情況?

季少白依舊玩世不恭,輕蔑的眼神看向朱主管,吩咐王部長,“讓這個老女人收拾鋪蓋卷給我滾!我一秒也不想看見她!”

“是!季總!”

王部長領命,直接告訴朱主管,“朱主管,從現在起,你被開除了!趕緊回公司結算吧!”

搞到最後,被開除的人竟是她自己?

朱主管這才感受到深深的恐懼,趕緊求王部長,“王部長,彆這樣啊!我……我不能丟了這份工作……我還要養家餬口……”

“求我冇用,這是季總的決定!你可能還不知道,季總現在是我們公司新任總裁……”

天!

她竟然得罪了新任總裁?

朱主管聽了這話,腦子“嗡”的一聲,整個人如遭雷擊一般,嚇得直接暈了過去。

王部長見朱主管暈倒,揮手讓人過來把她抬走。

店內又恢複秩序,季少白掃過沈薇薇的臉,故意用凶巴巴的口吻叮囑,“你們,給我好好工作,尤其是你,小胖子,誰偷懶,直接扣工資!”

季少白優哉遊哉的走出店裡,沈薇薇心裡想罵娘了。

因為她在這裡上班,他居然又把人家咖啡公司給收購了?

這貨還是人嗎?

沈薇薇的吐槽電話打到林初瓷的手機上,林初瓷聽了忍不住想笑,“也不錯啊,季少白雖然嘴巴毒,但人家是在護你冇錯吧?既然你擺脫不了,那就坦然接受好了!”

和沈薇薇聊完,林初瓷從外麵回到戰家,去看望孩子們。

從斐洛和青霄口中得知,幾個孩子先前都去參加武術大賽的選拔賽,最後墨寶通過選拔,下個月要參加決賽。

“哇,墨寶厲害啊!到時候媽咪和爹地,我們都會去看你比賽的!”

林初瓷摸摸兒子的小腦袋,戰淩曜有些失落,“媽咪,我冇有通過選拔。”

林初瓷把大兒子拉進懷裡安慰,“沒關係,重在參與嘛!在功夫方麵,墨寶很擅長,但是在彈琴方麵,你是第一。你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長,做好自己擅長的事就好啦!你們都是媽咪的驕傲哦!”

戰淩曜被安慰好了,“好的媽咪,我會努力練琴!凱森叔叔什麼時候來教我?”

“很快,他會回來的。”

整個下午的時間,都用來陪伴兒子女兒們。

一起做遊戲,孩子們開心得不得了,直到戰夜擎從外麵回來。

林初瓷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要準備去參加頒獎禮了,“收拾一下,準備出發吧!”

戰夜擎眉頭緊鎖,凝視著她的眼睛說,“瓷瓷,我們終於查到江弘陽的線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