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焱帶著幾個人前往戰夜擎他們的戰艦附近,果然看見雷煞的老母親站在船頭。

雷母瞧見易焱出現,著急的問,“易焱呐,怎麼還不見雷煞來接我?要我等到什麼時候?我這大老遠的,漂洋過海,還要我等著,快熱死我了!”

雷母的脾氣也是出了名的暴躁,易焱見到她,客氣道,“伯母,您先到船艙裡躲躲陰涼,我去通知大哥,過來接您啊!”

“你們不能接我嗎?”

“我們還有點事要處理,請您老再等一等!”

易焱帶人返回,將這件事告訴雷煞,雷煞聽說老母親真的被戰夜擎帶來了,臉色頓時一片陰沉黑暗。

“卑鄙!卑鄙!卑鄙!”

口中連罵三聲“卑鄙”,眼神死死的盯著戰夜擎,恨不能揉碎他的頭蓋骨。

“我以為雷煞先生不懂‘卑鄙’的真正含義,冇想到雷煞先生也很瞭解漢語。”

戰夜擎明顯占了上風,接下來大家都有對等的籌碼,就看怎麼進行談判了。

“你抓我老孃來乾什麼?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不會放過你!”

雷煞想想就火大,他母親心臟有問題,長途跋涉要是出個什麼意外,這責任誰能承擔?

“我知道雷煞先生著急你母親,就如同我來時的心情一樣。

“你為了對付我,抓了我太太,如果你真想要我的命,你也不會等到現在,也許在華國的時候,你就可以讓人解決掉我和我太太。

“但是你做了這麼多事,計劃這麼久,我不信你隻是為了我和我太太兩條命?

“我知道你們肯定還有彆的目的!既然如此,我們就來開誠佈公的好好談一談吧!你們也好好看看,我和我太太兩條命能換回什麼有價值的條件?”

兩敗俱傷不是黑鯊堡希望的,易焱趁機建議,“大哥,不如我們藉機好好談談,該提的條件都提出來!看看他能不能辦到?”

事到如今,雷煞已經喪失了優勢,如果對峙下去,或者真打起來,對他們極其不利。

關鍵是,他老孃隻有一個!

真是讓人窩火!

“好,那就談判吧!”

雷煞最終鬆口,易焱邀請戰夜擎,“戰先生,裡麵請!”

雙方終於坐在長桌對麵,開始進行談判。

戰夜擎掃了一眼黑鯊堡的主營,嘖嘖歎道,“雷先生,這裡比起北域黑鯊堡,環境條件差了很多吧?”

“哼!”雷煞冷斜他一眼,“還不是拜你所賜!”

這是明知故問的問題,他們是北域的人,來到南方海域能住習慣纔怪。

落得如今的地步,都是為了躲避玄域的追擊。

來到半月島,等於是落草為寇,如果繼續待下去,他們真的要當起海盜了。

“我玄域對付黑鯊堡,起因你比誰都清楚,你們冒犯在先,我們當然不會手軟!”

戰夜擎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但是,你殺我,我又殺你,你的手下替你報仇,我的家人也會替我報仇。用一句華國話說,我們冤冤相報何時了?

“倒不如趁今天的時機,我們來鄭重的討論一下,如何能化解我們之間的矛盾?”

戰夜擎要做的,不僅治標,還要治本。

隻有真正的說服黑鯊堡放棄複仇的念頭,他和家人才能過上清淨平安的日子。

如果黑鯊堡繼續搞偷襲,隻會讓他們防不勝防。

“我們之間的仇恨,豈能幾句話就能化解?”

雷煞失去的是自己唯一的親弟弟,而戰夜擎的父親和叔叔不都被他救回去了?

“我知道,仇恨不容易消除,那麼就來談談賠償。”

“好!我想要回北域的領地!還要你們戰神國際未來50年無條件成為黑鯊堡渠道,為我所用。”

雷煞獅子大張口,提出自己的要求。

這是強權和霸王條款,戰夜擎不可能答應,“我可以把北域領地還給你!但是戰神國際決不允許你再染指!”

“嘭!”

雷煞猛地拍桌,“那就冇什麼好談的!”

他一拍桌,周圍的手下全部齊齊瞄準戰夜擎。

瞭望台上的林初瓷看到這一幕,揪緊了心臟。

易焱心中一驚,及時調節,“大哥!有話好好說!息怒息怒!”他又揮手示意周圍的手下放下槍口。

戰夜擎怒目冷對,“你的要求提完了,也該聽聽我的要求!”

“哼!你還敢和我提要求?”

“冇辦法,誰讓你最敬愛的母親還在我們的船上?還有你們這些人的家眷,都留在北域,難道你們就冇有一點牽掛?”

戰夜擎的話語,令易焱吃驚,他抬眉問道,“戰先生,你是說,你們俘虜我們家眷,並冇有殺光他們?”

“冇錯,我並冇有讓人虐殺你們的家人,隻要你們回北域,他們都在等著你們!”

眾人聽了這些話,都麵麵相覷,露出複雜的神色。

誰想背井離鄉?

誰不想回家和家人團聚?

戰夜擎的話,勾動了每個人的心,他們都想回北域!

這一點出乎雷煞的預料,他以為自己的老孃落在他手裡被當做籌碼,他手下的家眷肯定也早就被害,冇想到,戰夜擎冇有殺害他們。

“我怎麼能相信你說的話?”

麵對懷疑,戰夜擎早有對策,他拿出手機,打開一段視頻,“這是來之前,我讓玄域的手下錄下的視頻,你們可以看看!”

視頻打開,出現的是熟悉的家鄉的環境,還有一些婦女老人和孩子們的臉龐。

他們都在說,希望家人能夠早點回來!

來自親人的呼喊,孩子們的期盼,讓在場的黑鯊堡的人馬都破防了。

雷煞看完,久久冇有言語,易焱說道,“戰先生,謝謝你冇有傷害他們,我代表我們所有北域人,感謝你。”

戰夜擎打了一張感情牌之後,乘勝追擊,“雷煞!我們之間的仇恨繼續糾纏下去,對誰也不會有好結果,隻會落得兩敗俱傷,同歸於儘的結果,這真是你想要的嗎?

“如果你肯放了我和我妻子,從今往後放下恩怨,不再報複復仇,我就將北域領地還給你,讓你們回去與家人團圓!你覺得如何?”

所有人都看向雷煞,等著他做出決策,可雷煞明顯對此不太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