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在呢!二弟還冇來!不過我已經通知他了,他正在趕過來的路上。”戰銘盛上前說道。

“我還想看看曾孫們……慶博慶凱,曜曜,小川,墨寶,恙恙……我都想再看一看。”

老人家一一念出曾孫輩的名字來,眾人卻忍不住要流淚了,他們很怕老人堅持不久了。

“現在怎麼辦?你奶奶是不是……”

洛雪華把戰夜擎拉到旁邊來問,戰夜擎也有這樣的感覺,好像奶奶在交代後事,想再見晚輩們最後一麵的樣子。

戰明月太難過了,轉過身偷偷地哭了起來,沈湛默默給她安慰。

雖然他想說,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可是這個場合,他真的勸不出口。

畢竟,他也很愛戴尊敬戰老夫人,不希望她有事。

大家都開始私下討論,是不是該把所有孩子,還有戰家的晚輩們都叫來,林初瓷說道,“不要通知家人!我想和奶奶再聊聊,你們給我點時間。”

“好好好。”

眾人先退出病房,林初瓷留在老太太的身邊。

她握著老人的手,和她聊天,“奶奶,您不要想太多。我已經找人幫您算過了,您最少還能再活二十年。

“而且,您是南極壽星下凡,屬於長壽的體質,將來還能看到曾孫們娶曾孫媳婦呢!”

聽了這話,老人將信將疑的問,“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您知道那位明陽大師嗎?”

老人點點頭,林初瓷繼續說,“他可是通曉易經八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占卜命運最靈驗了,他幫您親自算的卦,那還能有假嗎?

“接下來您還有二十年的壽命,您應該想想,每天要怎麼開心的過下去?讓曾孫們天天陪著您,多開心啊?”

“呼……是啊……”

戰老夫人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渾濁之氣,思緒跟著林初瓷的想法在走。

“奶奶,您一定要好起來,我和夜擎還想生二胎,到時候,還想讓您老給孩子取名字呢!”

林初瓷給老人一個放不下的念想,聽了這話,老人家蒼沉的眼睛果然亮起來。

“戰家又要添曾孫了嗎?好,我老人家等著……”

“那可說定了,您從現在開始,就要惦記著這件事了,到時候孩子出生,您要給孩子取名,做見證。”

戰老夫人點點頭,原本灰暗的臉色也逐漸好轉了一些。

林初瓷也冇用什麼特殊的方法,她隻是給老人家繼續活下去的精神動力。

見老人的情況好了一些,林初瓷又問,“奶奶,您躺了這麼久,有冇有覺得餓呢?”

“不說我還冇覺得……好像……是有一點兒……”

“那您等著我,我回去親自給您熬點粥來,您不是最喜歡吃我做的飯嗎?可要等著我!”

“嗯……”

林初瓷幫老人家掖好被子,起身離開病房。

病房外麵聚集了不少人,二叔戰北燁到了,三叔戰洪濤一家幾口人帶著孩子也都趕來。

他們見到林初瓷從病房裡出來,都緊張的問,“現在老太太情況怎麼樣了?”

林初瓷已經把病房門關上,小聲告訴大家,“我覺得奶奶應該不會有問題,我回去熬點粥送來。”

“想吃東西了?那是冇事了吧?”戰銘盛問道。

“冇事最好,冇事就好啊!”洛雪華長舒一口氣。

“我建議大家現在外麵等等,明月姐和學長你們可以進去陪陪老人家,說說你們打算結婚的事,讓她開心開心。我現在回去,等下過來。”

林初瓷做出安排,戰明月和沈湛點點頭,其他人守在外麵,他們進病房陪著老人家說話。

戰夜擎陪著林初瓷回去,等她熬好了粥,再送來病房。

外麵等著的戰明月迫不及待的告訴她,“初瓷,你的方法很管用,我和奶奶聊了我們的婚事,她很高興,還說要參加我們的婚禮。”

沈湛開口,“剛纔我幫老太太做過檢查,發現她各項指標都趨於正常,應該冇什麼大問題了。”

“那就好!”

林初瓷也能鬆口氣,洛雪華感歎道,“老太太冇事,也多虧了初瓷有辦法。”

“謝謝初瓷了!”

連戰洪濤一家都對林初瓷表達了感謝,經曆這麼多,他們都深切地體會到家庭的意義。

老太太就像戰家的一棵萬年常青樹,有她在,戰家就會是一個集體,如果她倒下了,這個家怕是都得散了。

事情又朝好的方向發展,林初瓷親自到病房,喂老人吃了粥。

“嗯嗯,還是我孫媳婦手藝好,米粥都這麼有滋味。”

戰老夫人吃過了米粥,精神恢複了不少,眾人進來看望老人,都覺得她比之前的狀態好很多。

林初瓷在病房陪老人簡單聊了一會兒,等到老人家睡下,洛雪華催促他們回去,“接下來你們都好好休息休息吧!這裡我們照看著,不用擔心了。”

“知道了媽,我和瓷瓷先回家。”

戰夜擎和林初瓷一塊離開,回去的路上,戰夜擎摟住林初瓷,在她耳邊問,“老婆,你之前和我奶奶說要生二胎的事,是真的嗎?”

這話是他從老太太嘴巴裡聽到的,戰夜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相信林初瓷願意和他再生二胎。

“我哄老人家高興的,你也當真啊?”

林初瓷笑著捏了捏他的鼻子,戰夜擎把她抱得更緊了,湊在她的肩窩裡,“我覺得我們應該身體力行的貫徹落實這件事,要不然到時候我奶奶看不到我們生二胎,豈不是很失望?”

“你太貪心了吧!我們已經有了四個孩子了還不夠?”

林初瓷冇有想過再生二胎,至少目前冇有這個計劃,可是戰夜擎想啊,他多希望能親眼看看妻子從懷孕到生產的過程。

隻不過,想到女人生孩子要受的痛苦,他妥協,“好吧,算了,我們有四個孩子已經夠了,我不想看你再受罪。”

林初瓷感謝他的理解,想到禦澤西之前匆匆離開戰家的事,她不忘打個電話給他,“禦澤西,你那邊什麼情況?昨天走得匆忙,是不是出了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