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少白拉著沈薇薇的手,一路把她拉進電梯裡,電梯直接上了酒店的頂樓的總統套房。

離開的時候,總統套房還是很正常的佈置,但是現在回來發現,裡麵被人精心佈置過。

“進去看看!”季少白催促她進去瞧瞧。

沈薇薇緩緩走進去,小心翼翼的,生怕破壞氣氛。

地上擺著兩排蠟燭,蠟燭通向房間內是一個很大的桃心,桃心裡擺放著一大束玫瑰花,周圍也裝點了很多心形的氣球以及一些亮閃閃的燈光。

唯美又浪漫的場景,是每個女孩夢寐以求的。

這些隻是在電視劇裡纔會出現的情節,她冇想到,現實中自己也能遇到。

順著蠟燭點燃的路,她越過玻璃門,來到外麵的露台,發現露台被裝點的更加漂亮。

星星點點的燈光像無數的螢火蟲,方桌上的燭台與鮮花,悠揚的音樂迴盪著,一切如同夢幻般,不真實。

可能她今晚的著裝與眼前的場景特彆相符吧,她感覺自己就像誤入了童話世界,彷彿真的變成了公主。

聯想到自己從小到大的遭遇,小時候就因為胖被人嘲笑,導致她整個少女時代都很自卑,也從不會有男生會喜歡她,他們隻會捉弄她。

這是她人生第一次,看見一個男生為她做出這麼多浪漫的事,從舞會到這裡,她的心裡都在不斷的被感動著,自我懷疑著。

懷疑這一切都是自己幻想出來的夢。

“你喜歡嗎?小胖?”

身後響起季少白的聲音,沈薇薇緩緩轉過身來,燭光的映照下,她的臉上掛著明亮的淚痕。

“怎麼哭了?你不喜歡我為你準備的一切?”

季少白見她流淚,有些緊張的問。

沈薇薇搖搖頭,她擠出一抹苦笑,又搖搖頭,“我隻是不相信我看到的,這些都是真的嗎?我是不是在做夢?”

“不是,不是在做夢,都是真的。”

季少白朝她靠近一步,男人瀲灩的眸光注視著她,溫柔的說,語氣無比真切。

“可是……可是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呢?你這樣讓我誤以為你在追我!你不是很嫌棄我嗎?”

沈薇薇不敢相信這一切,季少白曾經說的那些傷人的話,她還記得清楚,想起來的時候,心裡依舊會有芥蒂。

“誰說我嫌棄你?我什麼時候說了?”

季少白壓根不記得自己說過什麼,或者說,他寧願自己現在失憶,也不要想起來,不然多打臉啊!

“你自己親口說過,我可不是你的菜,送給你你也未必會要。”

沈薇薇說出這句曾經刺痛過她的心的話,垂了垂落寞的眸子,現在提起來心裡還是很痛。

“……”

季少白恨不能甩自己兩巴掌,當初為啥要這麼說呢?

大概那句話也是他迄今為止,唯一說過會後悔的話。

他想現在收回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你就那麼介意?我當時隻是開玩笑。”季少白解釋。

“你季大少爺總是喜歡開玩笑,什麼毒話都敢說,我又怎麼知道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我早就說過,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不應該有交集。而且,我也配不上你……”

沈薇薇應該是人間最清醒,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家境,也從未想過要高攀豪門,她和季少白的開始,不過是源自於她喝醉酒的那次襲胸舉動。

隻是一個錯誤的開始而已!

“小胖,你過來。”

季少白還是從她的話裡聽出了濃濃的自卑感,他冇有發表什麼意見,而是拉住她的手腕,帶著她來到旁邊的雙人鞦韆椅上並排坐下。

“如果之前我說的話對你造成了傷害,那麼我統統收回。對不起!”

季少白承認自己被自己打臉了,他也願意道歉。

他轉頭看著女孩精緻的側顏,輕輕笑了笑,“不過你不用這麼自卑,因為你在我心目中,是最好的,最特彆的,千金不換的。我喜歡你,是真心的。”

季少白終於告白了,作為一個玩世不恭的世家少爺,對一個女孩真心告白還是頭一回,這也得益於戰夜擎的支招和鼓勵。

沈薇薇聽了心口一顫,抬眸睨向他,“可是,比我好的女孩多的很,你怎麼會喜歡我這樣的……胖子?”

“傻瓜!我每天叫你小胖,你以為我是在貶低你看不起你嗎?錯!我喜歡叫你小胖,因為你胖得可愛,我喜歡你胖,喜歡你的肉肉,確實是真的。因為隻有你才能帶給我安全感。”

季少白的解釋令沈薇薇驚訝,她心想,世界上怎麼會有他這樣的變態?

“可是我現在已經瘦下來了啊!”

季少白勾起帥氣的唇角,“那又怎樣?不管你是瘦還是胖,我都喜歡,因為是你!”

“……”

沈薇薇被他的話語感動了,心裡複雜又矛盾,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季少白見她呆愣,握住她的一隻手說,“你還記得小時候在紅村時生活的情景嗎?”

“紅村?”

沈薇薇的外婆家在紅村,當年父母離婚之後,媽媽帶著他們兄妹一起回了紅村,那時候,她年齡還不大,可以說,童年都是在紅村生活長大的。

“你還記得一個經常病懨懨的小男孩嗎?他不怎麼愛說話,每次都會被紅村本地的孩子欺負,被人扔石子,也不知道還手,大家都會笑著叫他呆瓜。”

沈薇薇聽了之後,驚得瞪大眼睛,盯著季少白時,詫異的問,“難道……難道你就是那個小呆瓜?”

季少白點點頭,他小時候因為患有自閉症纔到鄉下療養,遇到胖妞沈薇薇。

他們倆都被孩子們孤立欺負,於是胖妞和呆瓜就成了朋友。

時至今日,沈薇薇終於知道季少白為什麼獨獨對她糾纏不休,原來他就是她小時候唯一的玩伴。

冇想到他們認識的那麼早,但更冇想到小呆瓜居然是季家的少爺,豪門貴公子。

“原來是你!”

“冇錯,是我,你不覺得呆瓜和胖妞很配嗎?”

沈薇薇突然笑了起來,笑著笑著又流下感動的眼淚。

季少白悄悄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盒子,然後單膝跪在她的麵前,打開盒子,裡麵靜靜的躺著一枚鑽石戒指,燈光下閃耀著璀璨的光澤。

“小胖,請問你願不願意接受呆瓜的求婚,願不願意嫁給呆瓜,生一窩小呆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