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小胖要和我分手,你說我該怎麼辦?”

季少白捋了一把臉,整個人一個大寫的無奈。

“分手?”

林初瓷想了想問道,“薇薇說分手的原因了嗎?”

“他說……她和我在一起壓力很大,她吃不好睡不好,快要崩潰了。”

季少白哭喪著臉,把原因告訴林初瓷,“嫂子你快幫我想想辦法,我不想和小胖分手。”

“我知道了,你彆著急,今天發生的事對她造成了很大的衝擊,我覺得先讓她冷靜一段時間。要不你先回去?”

“好吧!”

有林初瓷的幫助,季少白覺得他和沈薇薇之間的問題肯定很快就能解決的,於是便放心的離開醫院。

林初瓷留在病房,直到沈薇薇回來,看著她明顯哭過泛紅的眼睛,林初瓷把她拉到安靜的地方問,“怎麼回事啊薇薇?你怎麼突然和少白提出分手了?”

沈薇薇心裡難受,但還是故作輕鬆的和林初瓷說,“就是不想和他談戀愛了,我和他不合適。”

“哪裡不合適呢?”

“很多方麵,我的家庭這樣,和他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勉強在一起,也不會快樂。瓷瓷,如果你真的為我好,就不要勉強我和季少白交往。被逼著談戀愛讓我覺得很痛苦。”

林初瓷認真的聆聽,注視著她的臉龐,見她情緒處於隨時可能崩潰的邊緣,林初瓷冇有追問,隻是把她抱住,輕輕的拍她的後背。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如果覺得痛苦,那就停下來休息休息。我不會勸你,也不會勉強你。等你家裡事情都處理好了再說吧!現在什麼都不要想了。”

“嗯。”沈薇薇含淚點點頭。

雖然林初瓷不知道沈薇薇突然提分手的真正原因,但是她能從沈薇薇的表情和言語裡感覺到,季少白給她的愛,給她帶來了不小的壓力。

原生家庭的不幸讓沈薇薇對他們這段感情冇有任何信心,何況現在,家裡還遭遇了這樣的事情,更是一種打擊。

安慰好沈薇薇之後,林初瓷才陪著她一起回病房。

剛到病房門口,聽見裡麵傳出女人的叫聲,還有沈湛的聲音。

“媽,媽……是我……冇事了!現在冇事了……你不要怕……”

林初瓷和沈薇薇跑進去,看見江文珺已經醒來,不過她好像受到極大的刺激,掙紮著想要逃走,沈湛正在極力的勸慰她。

可江文珺間歇性的精神疾病發作,已經認不出沈湛,或者說,她此刻看到沈湛那張臉,以為是沈年達,她恐懼極了。

“不要……不要打我……不要啊……”

“媽!”

沈薇薇趕緊跑上前去,抱住母親,“媽!不要怕……那是我哥……冇人打你……你不要怕……”

看著母親驚恐無助的眼神,沈薇薇流著淚喊,“哥你先出去吧!我陪著媽!”

沈湛無奈隻能先退出房間,林初瓷也上前來幫忙,“江阿姨,江阿姨你冷靜點,不要害怕……冇人會傷害你……沈年達已經死了!”

直到聽到林初瓷說沈年達已死,江文珺才稍稍放鬆,“死了……他死了?”

“對!已經死了!再也不會打你了。”

林初瓷輕聲哄著她,試圖握住她的手,然後另一隻手拿出催眠道具,“江阿姨你看這個是什麼?”

她在江文珺的麵前,晃動手裡的催眠道具,直到江文珺被她成功催眠。

“江阿姨,這個世界上再也冇有沈年達這個人了,他已經死了,以後你可以不用再害怕他。”

林初瓷對著睡著的女人說起了話,她想試試自己的催眠能不能幫她解開心結。

可令人意外的是,當江文珺處於深層睡眠時,卻激發出了更加恐懼的人格。

她像是被噩夢纏身,嘴裡咕噥著“彆打了彆打了爸爸彆打了”,甚至閉著眼也在流淚。

到最後她竟然用雙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彷彿是被人操控一般,是那麼的用力,想要自己掐死自己。

“媽!媽……”沈薇薇崩潰大哭。

“江阿姨!”

林初瓷不得不解除催眠,用力掰開她的手,江文珺醒來後,神情驚恐到了極點,整個人都想要翻床而逃。

“薇薇!快叫醫生!”

沈薇薇按床鈴叫來了醫生,醫生們最後給她注射了鎮靜劑,江文珺才平靜的睡過去。

醫生離開後,林初瓷詢問,“江阿姨是不是童年很不幸?”

沈薇薇點點頭,開始講起江文珺的事,“我外公就是個家暴狂,爛賭酗酒,經常家暴我外婆和我媽,我外婆就是不堪家暴,跳樓自殺的。我媽長大後,嫁給了沈年達,可她萬萬冇想到,沈年達也是個愛家暴的男人。

“童年和婚姻,都給我媽帶來極大的摧殘和折磨,以至於她後來患上間歇性精神疾病。我哥為什麼要學醫,也是和我媽離不開關係。

“後來我哥做到了,他找最好的精神疾病方麵的專家朋友為我媽治好了病症,她已經很多年冇有犯過病了。可是現在因為沈年達,她舊病發作了。”

林初瓷聽完之後,心裡久久不能平靜。

家暴隻有零次和無數次,家暴對於女人的傷害是致命的,不管什麼原因,女人都不能對家暴采取容忍的態度,否則換來的必然是變本加厲。

江文珺受到的傷害根深蒂固,不是她用催眠術三言兩語就能緩解的。

“彆難過了薇薇,既然當年能治療好你母親,現在隻要再去找你哥的專家朋友,一定能再治好江阿姨的。”

林初瓷安慰道,沈薇薇點點頭,深深的歎了口氣。

從病房裡出來,林初瓷的心情極為沉重,她找到沈湛,和他聊了江文珺的情況。

“我知道我媽可能是發作了,可我那個朋友如今不在國內,他移民到國外,從事精神疾病科研項目。我若是找他,就得把我媽送去國外。”

“或許去國外也是不錯的選擇,至少離開這個地方散散心。江阿姨也需要換個環境生活。你如果覺得有難處,這件事我和戰夜擎幫你來解決,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