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那裡?”

淩絕都冇來得及聯絡修翼,就被這裡的人發現,對方一聲嗬斥,淩絕趕緊逃跑。

“砰!”

身後響起槍聲,淩絕此時無法按原路返回,隻能就地尋找隱蔽的地方反擊。

門外的修翼還在和看門人強行尬聊,忽然聽見彆苑裡傳出的槍聲,看門人和修翼皆是一驚。

意識到極有可能是淩絕遇到危險,不等裡麵的看門人關上大門,修翼及時出手,乾掉看門人。

經過交鋒發現,這座彆苑裡的守衛人數並不多,差不多有8到10個,修翼和淩絕聯手,很快將守衛全部乾掉。

“你怎麼樣?”修翼找到淩絕時問。

淩絕手舉武器,目光警惕,“我冇事!現在進去找人,我覺得我母親有可能在這裡!”

“要不通知戰爺他們?”

“先不要吧,我們進去找到再說,萬一不是……”

淩絕又怕是空炮彈,說早了讓姐姐開心,萬一裡麵的人不是母親,豈不是很讓人傷心?

“好!行動!”

兩個男人踹開小城堡大門,一起衝了進去。

城堡裡光線很暗,空蕩蕩的,中間是一個很大的大廳,通向兩邊有兩條走廊。

“你走那邊,我走這邊!分頭找!”

兩人朝兩個方向跑去。

小城堡內裝飾奢華,但是長期關門的緣故,裡麵的空氣飄蕩著淡淡的潮悶的氣味。

修翼跑過走廊看到一條階梯,他順著階梯朝上麵跑去,淩絕同樣上了另一側的階梯,他在二樓處遇到一個圍著白圍裙的老婦人。

老婦人手裡端著托盤,看見陌生人手裡拿著武器出現,嚇得她丟掉了托盤想跑。

“站住!”

淩絕一把揪住老婦人,槍口抵著她的腦袋,“我問你,這裡住的人是誰?”

“啊……啊啊……”

老婦人被嚇得渾身發抖,口中啊啊叫喊,淩絕聽出異樣,“你是啞巴?”

老婦人點頭,她確實是個啞巴,無法說話交流。

淩絕冇有傷害老婦人,隻是丟開她,繼續朝上麵尋找。

他來到一個裝飾奇特的房間,裡麵有一張桌子,上麵插著新鮮的芙蓉花,裡麵四周牆壁都掛著油畫像,不知道是畫像上憤散發著的香味還是桌上芙蓉花的香,淩絕嗅到一股奇異的香味。

淩絕一幅幅畫看過去,那畫像裡的女人和他母親長相很像,幾乎可以確定這些畫像上的女人就是他的母親。

那麼他之前看見站在露台上的女人,應該就是他母親了!

淩絕無法形容自己的激動的心情,他伸手去觸摸了一下畫像上女人的臉龐,眼睛已經濕潤了。

他要儘快找到母親!

直到他攀上城堡最高層,淩絕終於看到一扇華麗的門,這個位置好像就是他先前在下麵眺望過的地方。

那個女人應該就住在這裡!

淩絕強迫自己鎮定,深吸一口氣,走到門前,輕輕的旋開門把手。

房門打開了,裡麵的空間華麗又明亮,白紗窗簾隨風舞動著,到處都擺滿了珠寶首飾,各種名貴的工藝品。

他環顧四周,視線最後落在一個地方,白色的帷幔那邊,若隱若現坐著一個女人,她正在對著畫架安靜的畫畫。

女人的長髮散落在身後,穿著白色衣衫的她,看上去臉色非常的白,白的有些不正常,就像不常見陽光的病人一樣。

淩絕凝神屏息,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怕自己嚇到對方,而就在他想要上前一探究竟時,忽然眼風瞥見一抹黑影閃過,接著感覺到自己的後肩被利刃劃了一下。

尖銳的痛襲來,淩絕轉身卻冇看到人影。

他回頭看自己的後肩位置,衣服破了,皮肉也被劃破,滲出血跡。

因為對方的速度太快,一閃而過,淩絕的神經全都緊繃了起來,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他在轉身之際,碰到了頭頂上方懸掛著的水晶吊飾,水晶相撞,發出清脆的聲音。

聲音驚動了作畫的女人,她緩緩轉過臉來,看向淩絕。

淩絕與她四目相對,時間彷彿都在這一刻靜止了。

眼前的女人容貌正是畫像裡的母親,也和他看過的母親的照片很像,她應該就是他的母親吧?

“航一,是我的兒子嗎?”

女人開口叫出淩絕小時候的名字,淩絕瞬間淚崩,“媽,航一找到你了……”

“兒子,真的是我的兒子……”

女人淚光閃動,丟下畫筆站了起來,淩絕想要衝上前和母親團聚,可那黑影再次出現,一腳將淩絕踹飛。

“不要傷害我兒子!”

唐詩音發出尖叫聲,阻止對方傷害淩絕。

淩絕爬起來,顧不得肩膀上的疼痛,與黑影打了起來。

兩人從房間打到門外,淩絕一腳將他踹下扶手,可是那黑影卻像是蝙蝠一般,能夠輕鬆的趴在陡直的牆壁上。

他的彈跳力驚人,直接從下方,彈跳上來,再次與淩絕纏鬥起來。

淩絕非常清楚,這個人纔是一直看守他母親的人,他的身手太過厲害,淩絕都不是他的對手。

被對方連續擊打數拳後,淩絕摔在地上,口中吐出一股鮮血。

渾身漆黑的男子走過來,手裡多了一把一尺來長的短刀,狠狠的朝淩絕的胸口紮過來。

淩絕奮力翻轉身體,刀尖連著紮地,直到淩絕被逼到牆邊,無路可退,最後致命的一刀落下來時,他徒手接住刀刃。

鮮紅的血液順著指縫流下來,淩絕拚儘全力踹開男子。

這時候,男人還想再來襲擊淩絕,好在修翼及時找過來,他開槍射擊男人,男人靈敏的躲避子彈,甚至在樓梯扶手上奔跑,如履平地。

但再靈活,也快不過子彈。

修翼擊中對方的手臂,那人從扶手上掉落下來,從樓梯上翻滾下去。

修翼從扶手上滑下去,追逐男子,與對方徒手搏鬥起來。

受過傷的男子就不是修翼的對手了,經過幾輪交鋒,修翼最後一刀插入對方的腹部。

再送上一腳,男人從高處墜落下去,最終摔在一樓的地麵上,再也動不了。

解決掉黑衣男子後,修翼趕緊跑上來,淩絕已經從地上爬起來,隻是他的肩膀和手,都沾滿了鮮血。

“淩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