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翼跑過來,先扯下衣服布料幫他包紮住手掌,扶他起來。

“你的後背也受傷了……”

修翼看見他背後的傷口,隱隱發著黑青,再看淩絕的唇色,也有些泛紫。

一股不祥的感覺瀰漫心頭,修翼問,“淩絕,你是不是中毒了?”

“我冇事……找我母親……”

淩絕強忍著疼痛,再次回到先前的房間裡,修翼剛進去就看到女人出現在他們麵前。

“兒子,航一……”

唐詩音扶住受傷的淩絕,心痛的掉淚,修翼確認眼前的女人是唐詩音後,激動萬分,“夫人,我們總算找到你了。趕緊跟我們走吧!”

唐詩音含淚點頭,兩人扶著淩絕一起下樓,幾人終於離開城堡。

可淩絕的情況不妙,出了城堡他就昏迷了過去。

“淩絕!淩絕!”

“航一……”

“我來揹他!”

修翼將淩絕背在背上,帶著唐詩音一塊離開彆苑。

找到他們停在附近的車,修翼將淩絕放在後座上,唐詩音上車後,照看兒子。

出發前,修翼撥打一個電話給戰夜擎,把找到唐詩音的訊息告訴他們。

戰夜擎此時帶人在另外一個片區尋找,接到修翼電話,得知找到唐詩音時,眾人都非常振奮。

“已經找到了,趕緊回去!”

回去的路上,戰夜擎通知林初瓷,把好訊息告訴她。

“真的嗎?找到了?”

林初瓷坐在車裡,她跟著禦澤西也在尋找的路上。

接過電話後,林初瓷喜極而泣,告訴禦澤西,“禦澤西,找到我母親了!他們找到了!”

“太好了!天大的好訊息啊!”

禦澤西馬上吩咐手下掉頭回去。

多路人馬最後齊聚在下榻的酒店門口,林初瓷和戰夜擎碰頭後,大家都在耐心的等著修翼他們回來。

不知過了多久,修翼開著的車終於停在酒店外。

看見修翼從駕駛位跳下來時,林初瓷從台階上跑下來,“修翼!我母親真的找到了嗎?”

“找到了!夫人在這!”

修翼開車門,把唐詩音扶出來,林初瓷停下腳步,看著眼前出現的女人。

她穿著一身素淨的衣服,頭髮很長,那張臉的麵容好像有了不小的變化,但時間過去4年之久,人的五官難免會發生一些變化,不過大概的樣貌還是能看得出來是她母親的。

曆經千辛萬苦,終於找到母親了,林初瓷在這一刻,心口痠疼不已。

什麼都冇說,但眼淚已經流了出來。

“初瓷……”

唐詩音開口叫了女兒的名字,眼淚掛在麵頰上。

母親的聲音和以前的也有些不一樣,更低沉了些。

這四年來,她過著怎樣孤獨的生活,受過多少心傷,能夠堅持活下來,到現在的重逢,多不容易啊!

林初瓷聽到久違的喊聲,眼淚婆娑,抖著嘴唇喊出聲,“媽……”

下一刻,林初瓷飛奔衝向母親的懷抱,唐詩音也張開手臂,迎接著女兒。

母女二人最終緊緊擁抱在一起,都哭成了淚人。

場麵太過感人,戰夜擎和禦澤西他們旁觀者看的都感動的眼眶發澀,都為林初瓷感到開心,她終於找到媽媽了。

母女抱頭痛哭之後,林初瓷鬆開母親,觀察著她的模樣,“媽,媽,女兒總算找到你了,媽……”

“初瓷……”

母女二人淚眼朦朧,林初瓷想到弟弟,“媽,你看到航一了嗎?我已經找到弟弟航一了,他長大了!”

“我知道,隻是航一……”

“航一怎麼了?”

這時,修翼準備扶淩絕出來,急切道,“不好了戰爺,少夫人,淩絕他受傷了,你們快來幫我!”

“航一受傷了?”

林初瓷跑上前,戰夜擎和禦澤西他們也都湧過來。

“快把航一抬出來!”

戰夜擎看過情況後吩咐,修翼和白龍兩人一起將陷入昏迷的淩絕抬出車廂。

看著淩絕身上和手掌上的血跡,還有後肩處的傷口,林初瓷心痛極了,但她還注意到傷口的顏色不太對勁。

“航一的傷口很像中毒?他中毒了?”

“好像是的!”

修翼解釋,“當時我們潛入那座建築,淩絕和一個黑衣男打了起來,他是在那時候受傷的,可能是那黑衣男的刀刃有毒。”

“先送航一去醫院!這島上有一家醫院。”

很快,淩絕被送進遺忘島上的醫院裡,醫生為淩絕做了搶救和醫治,但很不幸,他們可以處理淩絕身上的傷口,但卻不能解除他體內的毒素。

“醫生,請問我弟弟中的是什麼毒?”

林初瓷隻能看出來那是一種慢性的毒素,不是劇毒,如果是劇毒,淩絕不可能活到現在。

但到底是什麼毒,她無法判定。

“對不起,我們為患者做了毒素檢測,隻能查出其中一種毒素是狼蛛毒,含量不高,不會致命,我們針對狼蛛毒進行了抗毒治療。但其他還有幾種是混合性毒素,分析不出來,可能是我們冇見過的毒素,恕我們無能為力。”

醫生的話讓眾人都很震驚,林初瓷心裡十分著急,好不容易找到母親,現在弟弟又中了毒可怎麼辦?

狼蛛毒她是知道的,這種毒呈堿性反應,可溶於水,中毒者臉部會呈現特有的青紫色、浮腫、呼吸困難等症狀。

萬幸含量小,醫生已經為淩絕做了處理,但是其他毒性又是什麼毒素?

她隻恨自己當時冇跟著師父容煊多學點毒理藥理的知識,現在需要派上用場的時候,卻束手無策。

清洗縫合好傷口的淩絕,被送進病房,唐詩音看著兒子受傷昏迷,自責不已,“都是因為我,航一才變成這樣……”

“媽,你不要太過自責,我會想辦法救治弟弟。”

林初瓷再次檢視淩絕的唇色,還有他中毒的症狀,她發現在他傷口周圍隱隱約約盤庚著不少青紫的經絡,就像一條細細的蛇蟲,又像是結了一層層蜘蛛網一樣,看起來恐怖滲人。

這便是毒性發作後的症狀之一,林初瓷有些無計可施,但她想到一個人。

林初瓷和沐靈芸是一個師父,她能有機會拜容煊為師,一開始也是由沐靈芸推薦,可後來,沐靈芸得知禦澤西喜歡林初瓷之後,一氣之下就不準林初瓷再跟師父學習。

但凡要是能跟著容煊多學兩年,說不定她就能親自救治自己的弟弟。

“我想,有兩個人應該可以救我弟……”

“哪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