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玩世不恭的少爺突然變得專情,必然會把自己心愛的女孩當成唯一的摯愛。

季少白便是這樣的男人,他愛上了沈薇薇,除了她,他無法接受彆的女人了。

沈薇薇明白他的心,隻是現在她無法給他答覆,除了放棄他,還能怎麼辦?

也許她應該更加的狠心,才能讓他徹底的死心吧!

“你要答案,好,我告訴你,我說我們不合適,這是事實。其實最大的原因是,我根本不愛你。不僅不愛你,而且我很討厭你。討厭你的驕傲自大,討厭你的狂妄霸道,更討厭你的毒舌。

“雖然說,和你在一起,會讓我覺得很有麵子,能滿足我的虛榮心,可是我覺得還不夠。你什麼都不懂,不夠成熟,還容易衝動,你根本不知道我內心需要什麼。

“所以我不想繼續浪費自己的時間,不想和你談戀愛,這種轟轟烈烈的愛情不適合我。你知道嗎?不要再逼我了!”

沈薇薇歇斯底裡的吼出來,表麵上看起來決絕而狠毒,其實心裡淚如雨下。

這是她人生中第一段真正意義上的感情,可是現在,她卻在用刀親手殘忍的斬斷它。

她每說出一句狠話,都像是尖刺,刺在自己的心上,她的心快要痛死了。

該說的都說了,沈薇薇想在眼淚掉下來之前逃走,但被季少白抓回來。

他把她按在樹乾上,乞求的說道,“我不信,我不信……你是愛我的,小胖,我能感覺得出來……你再愛我一次試試?”

他吻上沈薇薇的唇,又急又燥,毫無章法可言,他隻是想讓她明白他的心,讓她明白他有多愛她!

“啪!”

沈薇薇用力推開他,並且打他一巴掌,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不要再來糾纏我了!季少白,我從來冇有愛過你!我週五就要出國,彆再等我!”

沈薇薇撂下狠話後,轉身哭著跑開。

季少白強忍著心痛,朝她背影喊,“我會等你,我會等你。沈小胖,我不會放開你的!”

沈薇薇聽見了,可她冇有停步,跑得更快了。

季少白看著沈薇薇從視線裡消失,最終頹然的跌坐在地上。

等候在附近的林初瓷,把兩人糾葛的經過全都看在眼裡,她也隻能深深的歎口氣。

這個世界上很多事可以補救,但唯獨感情,一旦決裂,便無法再彌合。

即使是林初瓷擁有智慧的頭腦,此刻也無法乾預兩人的感情。

林初瓷走過來,來到季少白的身邊,鼓勵道,“還有一點時間,不要泄氣,少白!薇薇他們現在已經搬進蘭亭雅閣,地址我發給你了。”

季少白拿出手機,看過地址後,從地上一躍而起,“我知道了,我不會就這麼放手的。”

他像是帶著很大的決心,朝沈薇薇跑走的方向狂奔而去。

*

從市區回來,林初瓷接到玉瀾莊園守衛打來的電話,向她彙報花驚鴻登門拜訪,詢問是否放行。

林初瓷讓守衛放行,花驚鴻才得以進入玉瀾莊園。

時隔幾年冇見唐詩音,花驚鴻再見到故人時,都有些不敢相認。

“詩音,好久不見了。”

“你是……”

唐詩音聽說家裡來人,走出來看見一位婦人走進來,冇認出對方來。

“你不記得我了?”

“我真的想不起來了。”唐詩音確實冇認出來對方是誰。

“我是花驚鴻啊!”花驚鴻很詫異,她和唐詩音纔多久冇見,她怎麼都不記得她了?

“哦,驚鴻集團的總裁,我知道。你找我有什麼事?”唐詩音試探著問。

“聽說你回來了,我來看看你,找你聊聊。”

唐詩音不知道對方要和她聊什麼,她先把客人請進屋裡,讓傭人倒茶。

“以前我有很多對不住你的地方,想和你當麵道個歉。”花驚鴻特地是為了道歉而來。

“過去的事不要再提了,我早就不記得了。”

“你忘了,不過我都記著呢!那時候我做了不少錯事,最對不起的就是他。”

“你說的他是指誰?”唐詩音問道。

“蕭克白,你也不記得他了?”

花驚鴻和唐詩音過去雖然不和,但也算是彼此瞭解,因為蕭克白而發生了那麼多事,花驚鴻覺得,唐詩音誰都可以忘記,但不可能會忘記蕭克白吧?

唐詩音連忙喝茶,並點點頭,“我記得我記得,他怎麼了?”

“他已經死了,初瓷冇告訴你嗎?”

“這倒冇有。”

唐詩音神色極為平靜,好像聽到一個與她無關緊要的訊息,這反應著實令花驚鴻費解,如果是第一次聽說蕭克白的死,以她過去和蕭克白的交情,不應該是這樣的反應吧?

話題聊到這裡,無法繼續下去了,花驚鴻注視著唐詩音,總覺得幾年不見,她變得陌生許多。

又隨便聊了幾句,唐詩音以身體不適為由,結束了聊天。

“行,你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擾你了,等以後有時間,咱們再聚聚。”

花驚鴻笑著和她打過招呼,離開彆墅。

在出玉瀾莊園大門的時候,剛好遇到林初瓷的車回來,林初瓷停下車和花驚鴻打招呼,“花總,你怎麼現在就要走了?冇見到我母親嗎?”

花驚鴻坐在駕駛位上,幽幽歎氣,“我見到你母親了,不過我和她冇有什麼好聊的了,也許她還介意我從前做過的那些事吧!不過我今天主要就是來道歉的,該說的我也已經說了,現在準備回去。”

林初瓷開口詢問,“花總,我有問題想問你。”

“你說。”

“你和我母親聊天的時候,有冇有什麼特彆的感覺?還能找到從前的那種感覺嗎?”

花驚鴻搖搖頭,“找不到了,時間過的太久了吧,我說的事你母親都不記得。就算記得,也興致缺缺。她給我的感覺有點陌生,但我知道,她肯定是不想見到我的。”

陌生?

連花驚鴻都能感覺到陌生,那麼她母親是真的有問題了。

“花總彆多想,我母親纔回來冇多久,也許是還冇習慣。等以後她好了,大家再一起聚聚。”

“好的好的。你回去多陪陪你母親吧,她說她身體不是很舒服。”

“好的。”

花驚鴻離開後,林初瓷回到彆墅,在樓上房間找到自己的母親,“媽,剛纔我碰到花總,聽她說你身體不舒服,要不要緊?剛好我約了醫生,我帶你去醫院做個檢查,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