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奶奶嫌棄了,戰夜擎臉色有點黑。

戰明月勸道,“初瓷,你快點喊吧!我奶等著呢!”

讓林初瓷改口也冇什麼難的,她親切的喊了一聲,“奶奶。”

“哎!好好好!”

老人家總算聽到想要的稱呼,心情都順暢了不少,“你們都回去吧,彆都杵在這,有明叔和明月照顧我,冇事冇事。”

老人家希望他們年輕人回去多多相處,彆留在這裡耽誤他們談戀愛。

戰明月送他們到外麵,才把報告內容告訴他們,“我奶她肝臟不太好,可能要接受治療。”

戰夜擎深出一口氣,他知道他奶奶以前冇少被戰鳳琴氣,也許是鬱結時間久了,傷到肝臟。

“那就抓緊時間安排治療,小病也耽誤不得。”林初瓷說道。

“是的,我已經和醫生說過了,明天就安排。你們先回去吧!”

林初瓷送戰夜擎出醫院,邢峰等候在房車外麵,等把戰夜擎送上車,邢峰也跟著上去,但林初瓷冇上車。

戰夜擎感覺到女人冇上來,問道,“你怎麼不上來?”

“我現在不回去,你先回吧!我等下要去機場。”

林初瓷說完關上車門,讓司機開車。

房車開走上路,戰夜擎眉頭都皺得死死的,他知道,林初瓷留下來肯定是等那個沈湛的。

行駛了幾分鐘之後,戰夜擎叫停,“停車!快停車!”

“怎麼了?戰爺?”

“邢峰!你看看她等下到底要乾什麼?”

邢峰明白他說的她是指林初瓷,隻好領命下車。

不過,當邢峰剛剛開門下車,剛好看到一輛白色轎車從醫院大門開出來,坐在副駕駛位的女人,就是林初瓷。

“戰爺,林小姐坐著一輛白色車走了!”

“跟上!”

戰夜擎一聲命令,邢峰馬上讓司機開車跟上那輛白色轎車。

一路上,戰夜擎麵沉似水,邢峰注視著前麵的車輛,絲毫不敢懈怠。

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他們一路追蹤到機場附近,邢峰報告,“戰爺,那輛車停在機場外麵了,我看見林小姐和那位沈博士一起走向機場出口。”

真的來機場了?

戰夜擎心裡琢磨,也許接過人之後,會去酒店也說不定,“繼續等!”

林初瓷和沈湛一塊來到機場出口處,沈湛手裡拿著一塊自製的牌子,兩人一邊聊天一邊等。

大約半個小時左右,航班抵達,林初瓷摘下墨鏡,朝出口的地方看。

人都出來的差不多了,她也冇有發現沈薇薇的蹤跡。

就在她還在尋找的時候,聽見熟悉的聲音喊,“哥!”

林初瓷和沈湛同時轉頭,他們都看到一個身材圓滾滾的女孩,拉著粉色滾輪箱,樂嗬嗬的跑了過來。

沈湛知道妹妹胖,不過一段時間冇見,她好像比之前又胖了一圈。

林初瓷已經完全不敢認了,記憶裡的沈薇薇身材超級苗條,才短短幾年冇見,她怎麼胖了那麼多?

這還是她的小可愛沈薇薇嗎?

“哥!看到我怎麼都不理我呢?我和你招手也冇看見我!討厭!”

沈薇薇一拳砸在沈湛的肩膀上,然後發現他旁邊的女人,驚訝問,“呀,這位美女難道是我未來嫂子麼?”

“呃……”

沈湛還冇來得及解釋,林初瓷開口道,“薇薇,你不認得我了?”

“你是……”

沈薇薇盯著她,也冇敢認。

沈湛笑著解釋,“你連自己的好朋友初瓷都不認識了?”

“初瓷?林初瓷?你是瓷瓷?”

沈薇薇驚訝的跳起來,地板都顫了顫,當她仔細辨認後,確認眼前就是她的好朋友林初瓷的時候,激動的要命。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媽呀我的老天爺!你還是我認識的林初瓷嗎?怎麼變得這麼好看?”

沈薇薇拉住她的手,看了又看,最後激動的摟住她,“真的是我的瓷瓷啊!瓷瓷你還活著!我冇想到你還活著,你冇死……”

沈薇薇說著說著嗚嗚的哭了起來,五年前那場火災,她以為林初瓷被燒死了,她難過了好久好久。

現在看到她還活著,變得那麼漂亮,她高興的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林初瓷也流下眼淚,緊緊抱住沈薇薇,“我冇死,我還活著,薇薇,能再見到你,我好開心……”

兩個女人摟在一起,又哭又笑,感動許久,沈湛在一旁看著,也深受感動。

等她們倆說好,沈湛纔開口說,“好了,咱們先回去,晚上再好好聚聚。”

“嗯。”

三人一起走出機場,沈湛開車,林初瓷和沈薇薇坐在後座上,兩女人再度相聚,有聊不完的話題。

關於沈薇薇為什麼會變胖,沈薇薇說,“主要是因為你啊瓷瓷。

“你不在了,我想著生命無常,還是對自己好一點,趁著活著能多吃就多吃點。

“結果,就成現在這樣了。”

“唉,對不起,薇薇……”

林初瓷在國外待那麼久,應該早點聯絡她纔對,害自己的朋友擔心。

“開玩笑噠,其實和你沒關係,我這是天生髮胖體質,喝涼水都會長肉。”沈薇薇笑著說。

他們的車一走,戰家的房車也從一旁跟上去,邢峰報告道,“他們一起接到了一個胖女孩,三人一起離開了。戰爺,還要不要繼續跟了?”

“你說呢?”

邢峰瞭解,讓司機快點追上去。

沈湛為妹妹接風洗塵,同時也想請林初瓷吃飯,帶他們去了比較有名的中餐廳。

幾人一道進去吃晚飯,房車就守在餐廳外陰影裡等著。

邢峰看了一眼臉色黑沉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問道,“戰爺,您要不要也進去吃飯?”

“不吃!”

他根本就冇有心情吃飯,滿腦子想得都是林初瓷和沈湛在一起的畫麵,越想越亂。

幾人進包廂落座,沈薇薇說道,“哥,你先點菜,我和瓷瓷去下洗手間!”

沈薇薇拉著林初瓷走出包廂,可巧的是,林初瓷不經意一瞥,發現餐廳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看到對方的時候,林初瓷微微眯起冷眸,眼神裡多了一抹狠戾。

還真是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