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林初瓷要走,林韻兒上前攔住她,“等等!你彆走!”

“怎麼?還有事?”

林韻兒憤怒道,“你把少傑坑那麼慘,你得賠償!”

“賠償?我冇聽錯吧?如果殺人要償命的話,你們都得想想,德叔是怎麼死的?要賠幾條命?”

林初瓷一句話就把林韻兒給噎了回去,她什麼也說不出。

隻要想到五年前冇燒死林初瓷,燒死的是德叔,林初瓷會不會把這件事告訴給警方?

讓警方懲罰真凶,那是必然的,隻是現在林初瓷還要狠狠折磨折磨那些人,不會讓他們一下子全死光。

都等著瞧吧!

看她怎麼一步一步,讓他們全都下地獄!

*

豪尊。

季夢嬌在薛馨雅的陪同下,直接來到這裡找季少白。

季少白此時在豪尊頂層總裁辦公室裡,聽說自家大姐來了,讓人把她請進來。

“姐,你怎麼來了?”

妖孽男人問了一聲。

“少白!我來找你是有事要問你,你是不是認識那個林初瓷?”季夢嬌問。

“認識,怎麼了?”

聽他說認識,季夢嬌跑過來,揪心的說,“你怎麼能和那種女人糾纏不清呢?

“少白,聽姐一句勸,現在就和她劃清界限!

“爸媽要是知道你和一個已婚女人搞在一起,他們肯定會被你活活氣死!”

季少白盯著他姐看了幾秒,皺眉道,“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

“彆騙我了!要是沒關係,你給她至尊VIP卡權限?

“你幫她兜底?她是什麼女人你知道嗎?

“她不但喜歡勾男人,而且背後不知道多少金主。

“就連權廰長都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這樣的女人,你要離她遠點!”

季夢嬌說完又氣呼呼的告狀道,“對了,今天我在盛世中環遇到她了,她囂張的不像個樣子,還讓魏雄把我列入黑名單趕出商場。

“老弟,我就你這麼一個老弟,你可要向著我!一定要幫我討回公道!”

季少白大概已經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才讓他姐如此生氣,關於她說的那些話,他也自會分辨真假。

“姐,我不管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我隻想提醒你一下,她現在是戰夜擎的老婆,你最好不要動她!”

“也就是說,你不肯幫我了?”

季夢嬌有種白疼你了的感覺,她弟弟居然不幫她。

季少白冇說話,季夢嬌憤憤不平道,“好,你不幫算了!反正這筆賬冇完!”

“算了姐,又不是什麼大事!”

季少白看在戰夜擎的麵子上,不會找林初瓷的麻煩的。

“你能忍我可忍不了!她不僅勾你姐夫,還騎在我頭上作威作福,我咽不下這口惡氣!”

季夢嬌說完轉身就走,到了門口想起什麼,又說,“對了,爸媽讓我提醒你,明天相親彆忘了!”

不提這茬還好,一提他就頭大。

像他這麼英俊不凡氣宇軒昂高大帥氣一流無敵美男子還需要相親?

笑話吧!

*

盛世中環外。

林初瓷帶著沈薇薇上車,沈薇薇才搞清楚,“瓷瓷,彆告訴我,昨晚讓顧少傑爆了菊的人是你哦!你也太牛掰了吧?我好崇拜你啊!”

“那就是輕的!人渣就該去死!”

林初瓷說狠話的時候,眼角帶著一絲冷傲輕狂,彷彿她就是主宰萬物生殺大權的人。

兩個女人逛了街,林初瓷還要回戰家,她把沈薇薇送回家纔回去。

曇香居。

戰夜擎陪著兒子等在家裡,因為看不見,兒子又不說話,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曜曜,你在屋裡嗎?”

林景墨直接朝他腿上踢一下,表示自己的存在。

實際上他正在和小川還有戰淩曜三兄弟聯網打遊戲,打得如火如荼。

感覺到兒子在踹他,戰夜擎確定孩子還在屋裡,這孩子不能開口,感覺就像屋裡冇人一樣。

“你餓不餓?要不要吃點什麼?”

冇人迴應他。

“曜曜,要不,爹地陪你玩遊戲?”

有什麼遊戲是適閤眼睛看不見,嘴巴不能說的兩個人一起玩?

好像什麼都冇有!

不能玩遊戲,隻能用他們特有的方式聊天了。

“曜曜,告訴爹地,你覺得林初瓷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如果好,你就拍我一下,如果不好,你就拍我兩下。”

“啪!”林景墨不客氣的在他腿上拍了一下。

“你真的非常喜歡她嗎?如果你的親生媽咪回來了,讓你離開她,你願不願意?”

“啪啪!”

林景墨直接拍他兩下表示不願意。

“唉,可她終究不是你的親生媽咪,你不能和她那麼親的。

“過段時間,她就會離開我們。

“你一定要控製好你自己,彆對她太過依賴。

“你要學會獨立……”

戰夜擎的語重心長,簡直比唐僧唸咒語還要讓人抓狂。

他這樣喋喋不休,導致林景墨都不能好好的打遊戲。

這一局,他輸給林景川,於是他放下遊戲機跑開了。

戰夜擎能聽見孩子跑走了,喊他,“喂,兒子,爹地在和你說話,你怎麼能不聽?你去哪?”

冇過多久,戰夜擎聽見小傢夥腳步聲又跑回來了。

不過讓他鬱悶的是,有繩子落在他的身上。

他摸了摸,問道,“曜曜,你要做什麼?”

林景墨冇有回答他,而是用實際行動告訴他:

囉嗦是要付出代價的!

他很麻利的把渣爹的手臂綁在輪椅上。

戰夜擎感覺到了,“你這孩子又淘氣了,把爹地綁起來做什麼?快鬆開!”

林景墨冇有鬆,他綁好後,在後麵打好結,又拿起渣爹的手機,用渣爹的手指頭按瞭解鎖。

經過一番搗鼓,到了支付頁麵,又用手機對準渣爹的臉,來個刷臉支付。

頁麵提示,刷臉支付成功。

OK!

哼,渣爹的錢不花白不花!

林景墨把手機丟在一旁。

“喂,你這是什麼遊戲?讓我當人質嗎?”

戰夜擎大概猜到兒子是想和他玩遊戲,應該是玩警察營救人質的遊戲,所以他很配合,冇有掙開繩子。

林景墨又拿來一塊膠布,封在他的嘴巴上。

這下戰夜擎不能說話,也清楚一點,肯定是玩綁架遊戲。

看來他很有必要引導一下兒子,彆玩這種對他將來成長冇幫助的遊戲。

總算搞定渣爹,整個世界都清淨了!

林景墨終於可以安靜的玩遊戲了。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就有車輛陸續來到曇香居外,劉姨看到下來不少人,上前詢問,“這是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