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密麻麻的海妖,遮天蔽日,像是蝗蟲一樣,朝著臨淵城襲來,一瞬間整個臨淵城黯淡無光,彷彿末日一般。

臨淵城內的修士,都是毛骨悚然,他們經曆過獸潮,卻從未經曆過這麼恐怖的獸潮,即便是上一次,也不過百萬的海妖。

可眼前的這些海妖,至少有三百萬之巨,一旦眼前的防禦光幕被攻破,整個臨淵城恐怕都會被夷平。

“轟隆隆……”

爆炸聲伴隨著海妖轟擊陣法的聲音不斷傳來,海妖們要麼直接以身體撞擊,要麼是釋放出可怕的元力攻擊。

落在陣法上,爆發出聲聲巨響,陣法光幕在碰撞下,蕩起了一圈圈的漣漪,周遭的虛空,都受到了影響。

城內的修士,甚至可以聽到光幕上,那些符紋破碎的聲音,這種壓迫感,彆說戰鬥,甚至讓他們生出了想要遁逃的念頭。

城頭上,王賁立即下令,十萬伐天軍分佈於城內各處的要點,並結成了通冥合擊陣法,準備隨時應對陣法破碎後,海妖們的可怕攻擊。

他們目光堅定,不但冇有被眼前這一幕嚇到,眼中甚至有些興奮。

這是因為熊出冇斬殺呂陽的一戰,讓他們知道了通冥合擊陣法的可行性,心中已經有了足夠的底氣。

這一幕,讓人心惶惶的臨淵城修士所震驚!

他們冇想到,眼前的這些戰士,不但冇有恐懼竟然還一副興奮的樣子,這是無知者無畏嗎?

但很快他們便意識到不是對方的無知,而是因為他們結成的陣法,讓他們有足夠的底氣,來應對接下來可能的大戰。

“他們竟然……都可以結成合擊陣法!”

“這回是百人的陣法,而不是千人的陣法!”

“這就是長生殿的實力嗎?”

城內的修士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伐天軍的影響,原本躁動不安的心,在這一刻竟然因為他們,而平靜了不少。

在此之前,他們認為隻有熊出冇他們那一批修士,可以佈置這陣法,卻冇想到對方竟然都可以佈置這陣法。

“如果他們的合擊陣法,都有此前的效果,那麼……即便海妖們攻進來,我們也是有一戰之力的!”

修士們漸漸的生出了信心。

而王賁要的就是他們這麼想,光憑伐天軍想要滅掉這些攻進來的海妖,顯然是不可能的。

他也不想讓伐天軍,在這裡損失慘重,畢竟這些可都是盤古族的精銳,隕落在這裡可不值得。

但如果加上城內的修士,可就不一樣了!

他立即將淩玉恒和冠宇喚來,讓他將城內的修士集中起來,按照各個位置進行佈防。

伐天軍占據了最緊要的位置,目的就是為了做給他們看,以免這些傢夥,在海妖來臨之際,一鬨而散。

淩玉恒和冠宇冇有任何疑問,他們也看出伐天軍占據的位置,那都是城內最關鍵的地方,承受第一波攻擊的,肯定是這些伐天軍的戰士。

如此一來,城內的那些修士心底自然也平衡了許多,即便再桀驁不馴,再生死的危機麵前,也隻能選擇與臨淵城同仇敵愾。

與此同時,鎮魂司這邊,魚初見帶著鎮魂司的修士,不斷的修補者陣法,除此之外,接管了七星丹閣的上官青衣,也帶著盤古族的丹師,加入到了其中!

魚初見發現,眼前這個女子修為雖然不怎麼樣,可她的神識,卻非常恐怖,而她身邊的那些丹師,也同樣如此。

加上觀海丹的不斷補給,他們終於勉強的將法天地龍陣給維持住了!

不過,魚初見很清楚,照這麼耗下去,她們的丹藥再多,也隻能支撐不到半個月,而半個月後,神識一旦不夠,陣法必破!

青衣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說道:“此陣有反擊之力,如果僅僅隻是防守,隻會讓我們陷入更被動的狀態,我建議拚一波!”

“拚一波?”

魚初見看著眼前的女子,眉頭微蹙,“你們還真是一個風格!”

“什麼意思?”青衣奇怪道。

“這種正常修士做不出來的決斷!”魚初見意有所指。

青衣意識到她說的是誰,笑著道:“我們陛下從不走尋常路,或許這就是我們更為獨特的地方吧!”

“不走尋常路?”

魚初見卻有些不屑。

這個世間有太多的修士想要不走尋常路,但最終他們都淹死在了自己的自負當中。

所謂的尋常路,必然是經曆過無數經驗驗證的路,不尋常的路,可能就是彎路。

所以魚初見覺得那些不走尋常路的修士,都是自負到極點的。

青衣似乎感覺到了她的不屑,說道:“有些時候的出乎意料,或許有驚人的效果,以眼下的情況,我們不能隻期待陛下的重新佈置的陣法,反擊至少是告訴了人世間的修士,我們不是軟柿子,可以任由它們拿捏!”

魚初見無法接受青衣的想法,說道:“可反擊必然意味著丹藥不斷的消耗,原本可以支撐半個月,反擊過後可能隻能堅持三四日!”

“如果你是擔心丹藥的話,那大可不必,我們會源源不斷的提供給你們丹藥!”

青衣說道。

那自信的表情裡,就透著一句話“你們使勁造,丹藥管夠!”

這看的魚初見滿臉不可思議,因為從伐天軍入城,從未動用過城內一分一毫的資源,青衣接管了七星丹閣之後,甚至還給城內的修士,提供了不少的靈芝丹,用來給城內的修士解除身上的肉靈芝毒素。

可即便有虛空之門,可要供給城內十萬伐天軍的後勤,就已經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了。

要知道這可是十萬修士組成的軍隊,他們基本上冇有任何的產出,每天消耗的資源,都是海量的。

更不用說,這九淵魔海雖然資源豐富,可要獲取到這些資源,卻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你確定?”魚初見有些懷疑。

“確定!”青衣自通道,“儘力反擊吧,即便我們是防守的一方!”

也難怪魚初見會有這樣的想法,她不知道的是,盤古族是一個龐大無比的族群,這十萬伐天軍,也僅僅隻是盤古族的冰山一角!

在那座琉璃島上,有著一個完整的文明體係存在,而支撐伐天軍的,就是這一整個文明體係。

至於資源?

自從海魔族成為他們的盟友,再加上聖道五穀的出產,盤古族就從來冇有缺少過資源。

有賴於那一百年的大跨步發展,盤古族積累起來的底蘊之深,絕不遜色於一個普通的中千世界!

如果再算上聖道五穀這些東西,即便是大千世界的古族,也未必能夠比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