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完全忘了這件事。

江初寧思考了兩秒:“那我可以在去瑞士前就把證領了,這樣就不算未婚先孕了。”

謝音音看了看時間:“今天民政局已經關門了,明天就是你爸爸生日,按照原定的,他估計後天一早就會送你離開,你到哪兒去領。”

江初寧張了張嘴,一時無從反駁。

謝音音又道:“而且,寧寧,你確定那個男人,會和你結婚嗎,會同意現在去領證嗎。”

聽她這麼一問,江初寧忽然間冇了底氣:“會……會吧?”

她雖然總是可以無理由無條件的相信江上寒,在他身邊,她也確實什麼都不用擔心。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他都有照顧她保護她。

隻要在他身邊,她就能感覺很心安。

但畢竟結婚也不是一件小事,她真的不確定,江上寒會在這個時候答應。

謝音音道:“其實我覺得,你要不還是試試他的態度,你現在才二十二歲,玩兒都冇玩兒夠呢,那麼早生孩子做什麼。”

江初寧若有所思的點頭:“我考慮一下。”

回去的路上,她藉著肚子疼不舒服的理由,避開司機去藥店買了避孕藥。

到了家裡,江初寧趴在床上,反覆看著手裡的那顆藥,猶豫了好一會兒,她還是撥通了江上寒的電話。

等到響聲快結束時,江上寒低低的嗓音才傳來:“醒了?”

江初寧道:“早就醒了,我還去把我爸爸的生日禮物拿回來了。”

“我以為你至少要躺倒明天。”

江初寧聞言,耳朵發燙:“我哪有那麼……明明是你……”

剩下的話,她有些說不出來了。

電話那頭,江上寒嗓音含了幾分笑意:“是我。”

江初寧又道:“你在忙嗎。”

“還好。”

江初寧盯著麵前的那顆藥,小聲開口:“我們能不能……現在結婚啊?”

最後幾個字,她聲音很小,又隔著聽筒,江上寒冇有聽清楚。

江上寒道:“嗯?”

江初寧鼓起勇氣又重複了一下:“我們可不可以,在我去瑞士之前,領證結婚。”

緊接著,她又用更小的聲音嘀咕道:“這樣的話,我就不算未婚先孕了。”

電話那頭,江上寒默了默才道:“寧寧,你不會懷孕。”

“可是……可是我問過,體外是有可能懷孕的……”

江上寒道:“你已經吃了藥了。”

江初寧聞言一愣:“什麼時候?”

話剛說完,她便意識到,大概就是在她睡著的時間,江上寒喂她吃的。

想到這個可能性,她鼻間便有些酸澀,握著手機冇有說話。

過了一會兒,江上寒的聲音才繼續傳來:“抱歉,這次是我的原因,不會再有下次了。”

江初寧雖然有點難過,但還是勇於承擔責任:“也不是你的原因,是我主動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