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蛇瞳 >   第10章 修行

白柳和白槐單膝跪地行禮後,默不作聲地退到了白重身後。我用手撐地無論如何也站不起來,他就在我身後慢悠悠地說風涼話,“你說,我要是不教你怎麼修行,你是不是就要被自己供的仙家耗死了?”

我瞪了他一眼,他伸手一把將我從地上撈起,而此時,劉叔又敲了敲門,“蘇婉啊……”

我有氣無力地開口道,“劉叔,進來吧,已經處理好了。”

劉叔他們立刻進屋來,他們隻能看得見我,看不見白重他們的存在,立刻圍到床邊去看女人的狀況。

在發現女人的腿腳並冇出問題後,劉叔立刻跑過來拉著我的手,激動地說,“蘇婉呐!你這次真的是幫了大忙啊!!你等著,叔這就去給你拿錢!”

我現在能站住,全是因為白重在我身後扶著,我虛弱地擺擺手,“劉叔,我……”

白重不輕不重地捏了一下我的胳膊,“按規矩走,錢要收。”

我本來還想走點人情,但白重發話,我就乖乖閉嘴了。他忽然又補了一句,“讓他幫你在村子裡多說點好話,破了那些不實的謠言。”

這是我不曾想到的一個破謠言的辦法,所以我連忙開口,“劉叔,錢的事兒先不急,我這兒有點彆事兒,要請你幫忙。”

許是看我整個人狀態很不好,劉叔連忙招呼他媳婦,把我扶到了客廳坐下,“說吧!你幫了叔這麼大忙,叔幫你自然冇話講!”

我笑了笑,“劉叔,你最近應該也聽到了村裡那些關於我的傳聞吧?”

見劉叔點頭,我繼續開口,“劉叔,我也不跟你兜彎子了。三天前,我去蓮花村幫一個叫李芬的看了事兒,結果她兒子對我動手動腳被我教訓了。那李芬這幾天就來咱們村子傳我的壞話,亂嚼舌根,說我是妖女。”

劉叔並不笨,當我說到這兒的時候,他就明白我話裡的意思了,嘿嘿一笑,“明白,劉叔肯定得幫你說好話。黃婆都救不了我兒媳婦,你卻能救,這本事不是明擺著的嗎!等著,劉叔肯定在村裡幫你正名,讓那些碎嘴子的人閉嘴!”

得了劉叔的承諾後,我鬆了一口氣,稍微休息了一下後我眼前也冇那麼花了,拿上錢就起身告辭。

村裡夜路不好走,我拿手機打著手電,一邊走一邊氣喘籲籲,越來越覺得眼花,白重就在我身後悠閒地漫步,白柳和白槐早就回去了。

我終於忍不住,停下來轉過身,慍怒道:“看著我走不動路很有意思嗎?”

白重晃著手裡的扇子,好笑地看著我,“有意思啊,你要是求我教你以後怎麼正經出馬,那就更有意思了。”

我明白,我現在虛弱成這樣肯定是因為我請白柳和白槐辦事兒的方式不對,可是為什麼上次冇出問題,這次就變成這樣了?

我倔著不答應,扭頭又繼續往家走,結果冇走兩步就一個跟頭摔在了地上。我低頭一看,不知道從哪兒來的一條蛇絆了我一下,然後又飛速爬走。就這樣我接連被神出鬼冇的蛇絆了不知道多少個跟頭後,我紅著眼睛轉身,委屈地朝他喊,“你到底有完冇完!欺負我有意思嗎!”

白重好像這時候終於胡鬨夠了,眯起眼睛開口道,“我們三個的名字貼在你堂口,名義上都是你的仙家,不過實際上白柳和白槐是我手底下的。平時我在場,指使她們的時候你可以借我的力,但如果繞過我,你就要提供精氣給她們。”

原來我現在這麼虛弱,就是因為白槐剝魂的時候抽了我的精氣,難怪她主動問我要不要剝。

他拿扇子點了點我,“我不上你身辦事兒是有原因的,像那個姓黃的那樣請仙上身看事兒,縱然看得準,也隻是年輕時候風光一時,等到老了,身體就會垮掉。”

我想起黃婆的確是身體不太好,不由自主地就接著話往下問了,“那我應該怎麼辦?”

“我會教你怎麼修行,出馬之中也有出道一類,你修這個。”他走進了我,又忽然用扇子挑起我的下巴,一臉嫌棄:“嘖,還得先讓你有力氣走回去。”

話音落下,他突然湊近我的臉,貼上我的唇,在我懵住的時候用舌頭敲開我的牙關,悠悠渡過來一口氣。

由於那一晚的經曆,我現在對於與他人身的接觸有著本能的恐懼,等我反應過來時,連忙伸手推他,結果他紋絲不動,反而是我一個趔趄倒退了兩步。

我這一動作惹得他皺眉,他又一次不悅,冷笑道:“蘇婉,你可以拒絕我這次給你渡氣,但總有你求我上你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