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句話也給我問傻了,我怎麼就不是蘇婉了?我隻不過靈魂出竅,他就認不出我了?

我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我為什麼不是蘇婉?我不是蘇婉,能來找你?對,我自己是不會這種靈魂出竅的本事,這是咱們救下的那條青蛇幫我弄的。”

我說完後怕他擔心,又趕緊補了一句,“還有啊,我把蛇紋鏡留在屋子裡了,他被蛇紋鏡暫時壓製,也無法傷害我的身體,你不用擔心其他的。”

唐流看了我很久,眼底的神情越來越複雜,“那……那好,我帶你去找他,他帶著人在上遊跟碧風纏鬥。”

我們一邊快速往上遊去,唐流一邊對我說,白重這次為了確保萬無一失,特意帶了人手過來,主要目的是為了封鎖碧風所有逃跑路線。

碧風惡貫滿盈臭名昭著,走到哪兒都是人人喊打,也不是冇有動物仙想要替天行道,可是這傢夥本身不弱,還特彆精明,善於逃跑和隱匿,滑的不行。這次既然下定決心要殺了他,就要徹底封住他所有退路,不給他翻身的機會。

但也正是因為把碧風逼到瞭如此絕境上,他纔會想要魚死網破,白重纔會一個不慎受傷。

唐流還說,留他在外麵警戒全域性不光是為了防止碧風逃跑,還有另一個目的,那就是防黑狐。

黑狐與碧風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又有多大的交情,會不會來救碧風,這些都是我們不知道的,所以必須留心。

他還開玩笑地說,“你這一過來,真是給我嚇得不輕,差點以為你是黑狐變的,但是仔細一想,你能跟我心靈感應,肯定是本人。”

說完這些之後,我們已經來到了上遊,上遊這邊的霧氣更濃,我稍微遠離唐流幾步就看不見他了,我正擔憂一會兒得怎麼看白重的時候,唐流輕聲喊我,“小心點,跟我過來。”

我跟著唐流饒了路,離開蓮花河範圍,來到了旁邊的半山腰。

變成魂魄後我上山很容易,唐流也速度很快,我們站在半山腰後,他給我指著上遊河中心,“他們就在那裡,你應該能看見,他們打鬥的那一片區域冇有霧氣。”

遠遠看去,一黑一白,一蛟一蛇在河內纏鬥得天昏地暗,黑蛟身上還有一半鱗片是青色的,隻不過色澤暗沉,還都在流血,但白蛇也好不到哪兒去,他身上也有大大小小的傷口。

旁邊還有白重帶來的幫手策應,迷霧之中有很多雙發光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黑蛟,找到好時機就放冷箭。

唐流說的冇錯,白重的確占據優勢,應該很快就要贏了,現在也是最關鍵的時候,萬萬不能小心。

唐流忽然一皺眉,“婉婉,你在這兒能看見下麵的情況,你再看一會兒就回去,彆久留知道嗎?我感受到又有彆的氣息靠近了,我得去警戒。”

我點頭,“你快去吧,彆耽誤了正事兒。”

他認真地囑咐我,“如果有任何不對,隨時喊我知道嗎?”

“我知道,你快去吧,彆讓白重陷入危險。”

唐流走後,我看著白重和碧風的纏鬥,揪心地疼,他身上已經因為我添了那麼多傷了,不要再受更多的傷了。如果我能幫到他……如果我以後強大起來能幫到他,我再也不想看見他舊傷未愈又添新傷。

我就這樣站在這兒默默地看著白重時而出現時而消失在河裡的身影,打算就在這兒靜靜地站著,直到半炷香時間後青宴把我拉回去。

然而就在我靜靜等待的時候,忽然發現下麵的戰鬥出現了彆的狀況,碧風開始瘋狂地逃竄,而他逃竄的方向居然不往下遊寬闊的水域走,反而想要衝上岸邊。

他這一舉動好像也讓白重那邊其他人吃驚,因為兩岸都有人牢牢看守,他撞上去無疑是找死。

果然,他往兩邊逃竄之後,白重的壓力就小了很多,而碧風往岸上逃的架勢居然迅猛無比,身上血肉模糊卻也硬要前進。

碧風幾乎是摔上岸的,而他上岸後很快就變回人形,就在他變回人形的那一瞬間,身上接連中了好幾箭,他都咬牙忍下來,繼續往前衝。

連我都看得明白,他這樣繼續不管不顧地往下跑,一定會被活捉,根本逃不掉,他為什麼要這麼執著?!

可是很快我就發現了一件事,他好像……他逃跑的方向,好像是直奔我而來?!

在我意識到這個方向的問題時,我立刻就想要聯絡青宴,趕緊魂魄歸殼。

“蘇婉!我知道你在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