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風這一句話讓我瞬間臉色煞白,他為什麼會知道我在這兒?他怎麼可能會知道我在這兒?!

我咬著嘴唇,心裡想著要立刻回去,可是當我按照青宴的辦法想要驅動自己魂魄歸體的時候,卻發現我的魂魄在原地紋絲未動。

我立刻就傻了眼,怎麼冇有回去?我為什麼動不了?!

那一瞬間,我腦子裡閃過了很多念頭,是青宴給我下了黑手?還是我不知不覺中了碧風的招?亦或者是黑狐在不遠處,我已經落入了她的手掌心?

可是我現在想再多都無濟於事,我得不到任何答案,我轉身就往山裡深處藏,我不能被碧風追上,不能給白重添亂。

好在魂魄狀態,我往山裡逃得快也不會覺得累,隻是我一時間有些慌不擇路,跑著跑著就不知道自己到哪兒去了。

我聽見不遠處的聲音亂糟糟一團,還有兵刃相接的聲音,就知道碧風還在向我這邊接近,而白重帶來的人手正在攔他。

我心中祈禱,白重的人趕緊把碧風攔住,一邊辨認方向一邊心裡呼喚唐流,“唐流!唐流我在山裡!你快過來!我迷路了,不知道為什麼法術無法發動,我回不去!”

然而我震驚地發現,唐流竟然也冇有迴應我的呼喚,我立刻就明白,我絕對是被擺了一道,青宴、碧風、亦或是黑狐,都可能是那個站在背地裡陰我的那一個。

可是目的是什麼?

一想到這兒,我反而腳步慢了下來。

碧風已經深受重傷,他就一定想要不管不顧地拽上我陪葬?就這麼恨我入骨?

可是歸根結底,每次跟他大打出手的都是白重,他生死關頭再想拉個墊背的,也應該先找白重,再來找我啊,怎麼就捨近求遠呢?

我在這其中嗅到了陰謀的味道,事情絕對不簡單,碧風也許不是想拉我死當墊背,而是在我身上還有他的一步計劃。既然如此,我更不能讓他得逞。

我仔細觀察四周,我已經逃進了樹林裡,而繼續往上,就勢必會上山,然後無路可走,於是我四處看了看,直接拐彎,往林子更深處鑽,走了最偏的草叢。

我不能繼續往裡跑了,繼續跑下去,還不知道他們徹底控製住碧風要花多少時間,萬一我先無路可退,被碧風先追上怎麼辦?

我試著兜圈,既可以拖延時間,又可以試試繞到白重那一方人的身後,實在不行,我還可以趁機會留下山回去。

最好的結果就是我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回去,而最壞的結果,也無非是被白重撞見,挨一頓訓。總之我對自己有信心,一定不會撞上碧風。

我一邊小心地兜圈,一邊留意身後不遠處的動靜,很快我就發現,後麵的打鬥聲竟然一直不遠不近地跟著。我心中暗叫不好,一定是有人在給碧風引路,否則他怎麼會知道我路線知道的這麼清楚。

不過幸好我的選擇是對的,我選了兜圈子,不被追上,碧風就是先死的那一個。

又溜了一會兒後,我發現在我前麵出現了人,或者說是動物仙。

我一眼就看出來,站在我前麵不遠處的那個是動物變化而成的仙家,立刻喊道,“仙家救命!後麵那條惡蛟一直在追著我!你們往我身後跑,就可以把他包抄了!”

我麵前的動物仙雙目細長,麵相有些許可怖,這容貌讓我覺得對方應該也是一位常仙,“柳大仙救命!”

我冇想輕易暴露出我和白重的關係,這個節骨眼兒上就彆再添亂了,可是我萬萬冇想到的是,那位常仙看見我後竟然直接傻掉了,他甚至還揉了揉眼睛,“你……你是……婉……”

他居然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而他身旁還跟著幾個仙家,跑過來看見我後,同樣都十分震驚,他們一群仙家麵麵相覷,竟然是一個誰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場麵。

情況發展成了這樣,是我萬萬冇有想到的,他們的反應為什麼這麼奇怪,認識我?甚至念出了我的名字?

我們幾個就在這兒相互傻眼的時候,身後碧風竟然也追來了,他渾身上下就已經找不到什麼好肉了,就摔在我不遠處。而他身後跟著追殺他的大部隊人馬,白重首當其衝。

我們就這樣在臨近山腳下的地方徹底相遇碰頭,白重看見我的一瞬間完全傻住,站在原地一步都挪不動了。

碧風看見我的時候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哈!白重!你小子真夠本事啊!一百年過去,又把這個女人拉過來,再給你當一次替死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