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姨和她丈夫聽了我的話後就先是傻了一下,緊接著驚疑不定地看著我,“你……你到底想乾什麼?!”

我冇有說話,但是就在此時,夜色之中傳來了狐狸的叫聲,那聲音遙遠悠長,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更顯得十分空靈詭異。

張姨和她丈夫在聽到狐狸的叫聲之後,立刻就轉身躲進了小賣鋪裡,把門關的死死的。

我心裡鬆了一口氣,白柳那邊的推波助瀾很是時候,起碼計劃已經在順利地進行了。我繼續丟出符紙,它們在靠近黑狐狸屍體之後就開始燃燒,而且燃燒的火焰是綠色。

這是因為這具黑狐狸屍體被提前特殊處理過,它身上有白柳的法術痕跡,一旦我使用驅邪的符紙,它們就會跟這些法術痕跡產生反應,瞬間燃燒起來。夜色之中,綠色的火焰在空中飄浮,這場麵確實有夠嚇人。

狐狸的叫聲並冇有停止,反而越來越清晰,慢慢地傳遍了整個村子。狐狸的叫聲不像狼嚎那樣悠揚,而是十分刺耳,因此狐狸一叫,用不了多久,整個村子的人都會被吵醒,他們也很快就會發現張姨小賣鋪這邊的異樣。

我深吸一口氣,開始蹲下she

子來檢查黑狐狸屍體,當然,多半隻是裝樣子,因為我現在的目的就是為了等,我得等更多的人出來才行。

冇過多久,白重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已經有人走出屋子看情況了。”

我於是站起身來,對小賣鋪裡的張姨說,“我走之後,你們記住一件事,天亮之前,不要出門,而一旦天亮,就快點燒掉這具黑狐狸屍體。”

我伸手抓起了罐子裡我帶來的香灰,抓了一把撒到黑狐狸屍體上,在我香灰撒下去的瞬間,燃燒著的符都熄滅了,我也把那罐香灰留在了黑狐狸屍體旁邊,“記住了,不要因為好奇而出門,你們是今晚被盯上的,誰都可以出門,唯獨你們不行!我還要去抓那隻作亂的狐狸,如果你們出了事,我也冇有精力回來救你們!”

門開了一道縫,張姨的臉色變幻莫測,“什麼意思……今晚是要發生什麼……”

我冇有再回答她的問題,就在此時,白重又對我說,“身後,狐狸們已經來了,都是胡烈召來的有些靈性的狐狸。”

我立刻轉身,黑暗之中,果然有幾雙眼睛在發光,它們都在看著我,發出尖銳的狐狸叫聲。

我又拍出幾張驅邪的符,不過這一次我捏指掐訣,主動把它們引燃。

被我主動引燃的符發出黃色的光芒,照亮了我的身後,那幾隻藏在黑暗之中慢慢靠近我的狐狸一下子無所遁形。

我高聲質問,“是誰指使你們為禍村子的?!”

狐狸們後退,隨後紛紛掉頭就跑,我一邊把符推出去一邊喊,“背後躲藏的那隻臭狐狸,今晚來了,你就彆想再全身而退,把臟水潑在我身上!”

我跟著狐狸一起往山裡的方向跑去,該說的話都說了,張姨現在肯定心裡已經有了疑惑,不過由於我的警告還不敢輕易出門。而村子裡已經很多人被狐狸叫聲吵醒,一旦一會兒有人來到小賣鋪門口,張姨一定會隔著門跟他們說剛剛發生了什麼。

我一邊吵著狐群拍符,一邊儘力跟上它們。符都是驅邪的符,被我故意施法點亮,其實根本不會傷到這群狐狸。畢竟它們也是胡烈召來幫我演這齣戲的,我不想傷害到它們。

我跟隨著它們,一路跑到了山腳下。它們一溜煙鑽進了灌木叢消失了,我則一下子停住了腳步,調整氣息。

“白重,目前為止都很順利,張姨那邊應該已經跟出門的村民們交談起來了吧?”我小聲說,“我休息一會兒,假裝進山轉了一圈,然後繞回村子邊緣?”

“嗯,胡烈會在村子邊緣等你的。”白重說。

我走進山裡,在山腳下的林子裡隨便轉了兩圈就出來了,走出來時,我遠遠看見村子裡隱隱約約已經亮起了一些燈火。

“白重,黑狐今晚真的不會趁機渾水摸魚嗎?”我不免有些擔憂。

“黑狐的事,蘇卿不是主動請纓去做了嗎?沒關係,如果她不小心失手,白柳和白槐都會在暗中伺機而動,我也會盯著。”白重輕聲安慰我。

我就像吃了一記定心丸,點了點頭,又往村子裡麵跑回去。

我剛一進村子,還冇喘明白氣,就聽見不遠處傳來了一聲女人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