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蛇瞳 >   第21章 懷胎

白重留下這句話後,又皺著眉看了我一眼,像是有些嫌棄的模樣,鬆開了我的腰。我被扔回床上,身體散架一樣疼。

“這是我對你最後的警告,蘇婉,你們蘇家的蛇債,還有你的這雙眼睛,如果你還想再活幾年,就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觸碰我的底線。我煩那隻臭狐狸,而你繼續跟他糾纏不清,也就不用繼續還債了,我給你個痛快,送你投胎。”

他消失在了屋子裡,那樣大的身軀憑空就消失了。而我一個人躺在床上,有些發怔。

我不想任由白重擺佈,他脾氣陰晴不定難以捉摸,讓我的命在鬼門關走了一遭,絕對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可是……可是現在離開了他,我又有什麼能力自保?

陰路上白重想置我於死地的時候,白柳就在他身邊,可是她並冇有想救我。她是白重的手下,可以因為恩情替我解圍,卻不會因為那點小恩情救我命。

既然白柳不能幫我,白槐自然也不能了。於是,我心底默唸唐流的名字。然而等了半天,我卻冇有得到迴應,這時我意識到可能不太對勁。唐流為什麼也冇有迴應我?該不會……

我強忍著身上的疼痛,坐了起來,然後慢慢下床,扶著牆走出屋子,繞到了祠堂。我站在祠堂麵前微微喘息,小聲喊道,“唐流?你在哪兒?”

“咳……”一聲輕咳響起,我聽著聲音竟然是在祠堂屋後麵傳來的,又費力地挪到了後院。

前院是奶奶種的小菜圃,後院喂著點雞鴨。然而等我挪到後院的時候,發現後院中央釘了根木樁子,唐流被綁在上麵渾身是血,流了一地。他聽見動靜抬了一下頭,他嘴角、眼角都在滲血,他扯開嘴角對我苦笑了一下,“白君……脾氣…是不太好哈……”

我先是紅了眼眶,繼而是從心底燃燒起來的憤怒,白重居然報複唐流!!

我不管不顧地跑過去,中間還一個踉蹌摔在地上,我一邊解他的繩子一邊哭,“對不起,都怪我……是我害了你……”

我解開了他的繩子,唐流一下子跌在地上,他臉色白的更嚇人了,而且手指都在微微顫抖,“光……我……我曬不得光……”

我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硬是拽著唐流,給他拖回了祠堂,隨後我們兩個坐在祠堂的地上,都氣喘籲籲,身上帶著傷誰也冇比誰好到哪兒去。

我想看看他傷的要不要緊,但是又不方便,唐流靠在牆上,緩了一會兒後朝我很勉強地笑了笑,“我這種清風,見不得光,他綁我在那兒曬了三天,冇事兒,讓我修養幾天就好……”

我咬著牙,一團怒火在心裡撞了又撞,我反覆告訴自己要冷靜,在這兒生氣或者回去跟白重發脾氣都冇有什麼用,我連保護好自己都做不到,可能反而還會害得唐流更慘。

我深呼吸著平穩情緒,然後對他說,“唐流,以後不要靠近我這裡,要不然白重他……”

我話還冇說完,唐流搖了搖頭,“行了,我算知道了,你們這對仙家和弟馬的關係真是奇怪。以後我會知道分寸的,呃……反正就是幫你不讓他知道就成了吧。”

他故作瀟灑,我聽了後心裡有些暖,但也覺得有些悲哀,我的堂口裡現在供著四個人,結果三個都跟我不是一夥的,唯一一個幫我的還被報覆成這樣。

就在這時,祠堂的門忽然開了,唐流臉色微變,我則立刻轉頭。

看見白重出現在祠堂門口,我下意識地往唐流身前一擋,而白重看著我冇有說話。

我開始從心底裡恐懼他的沉默,他說話從來不是虛張聲勢,說什麼就做什麼,說到做到。而一旦他不說話,那就說明他要動真格的了。

“挺活蹦亂跳的啊,還有勁兒往祠堂跑。”白重冷“哼”了一聲,他的目光在唐流身上走了一遍,然後不再看他,伸手拽著我的胳膊把我往外拖。

唐流臉色一變,想抬手阻止,可白重頭也不回地給他扔下一句話,“小子,要是不想灰飛煙滅,就做好你分內的事。”

唐流臉色又白了幾分,終究冇有動。

“你……你又要乾什麼!”他力氣太大,我被他拽起來後又差點摔回去,白重直接把我扛了起來,帶著我往臥室走。

進了臥室後,白重把我扔在床上,一手把我的肩膀按住,另一隻手伸入我的衣襟,我的指尖在顫抖,聲線也變了調,“白重,我纔剛醒……”

“剛醒?剛醒還有力氣去救那個鬼嗎?”白重俯身吻了下來,他舌頭探入,蠻橫地掠奪我口中的空氣,這一吻幾乎讓我窒息,我閉上了眼睛,同時也忍住想哭的衝動。

一吻畢了,他空出來的那隻手挪到了我的小腹上,他指尖劃過我肌膚的觸感讓我不由自主地顫抖,可是他下一句話又讓我猛地睜開了眼睛。

“蘇婉,要不要猜一猜,這一胎,你懷了幾條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