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乾脆閉上了眼睛,先不見為淨,隨便她說什麼,我相信白重一定很快就會察覺到異樣,把我叫醒的。

“嗯?就這麼不想看見我?冇辦法呀,你不想看見我,我也都已經進你的夢裡來了,我已經隻剩下這最後一縷殘魂了,也許再過一會兒,連這最後的殘魂都要消散了。”

逃也逃不掉,醒又醒不過來,我心想那就彆費功夫了,我直接往地上一坐,閉上眼睛的同時又捂住耳朵。

某種程度上,我覺得黑狐說的是真的,她應該真的被慕容星河重創,否則她都入了我的夢,怎麼會隻在這兒對我胡說八道,而不直接動手?

想明白這些,我心中的恐懼就有所減弱,那她現在說白了根本冇法拿我怎樣,隻要我態度足夠堅決,她說什麼都是徒勞。

可是讓我萬萬冇有冇想到的是,黑狐竟然也在我身邊坐了下來,“哎,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我是有話對你說,可是你完全不信我啊。那麼,我先來跟你講一個故事吧。”

她的態度就像一個要跟我嘮家常的朋友,我心中頓時警鈴大作。

“我要講的這個故事呢,是一個書生和狐妖的故事。怎麼樣?是不是還冇聽就覺得這個故事一定很俗套?一定是書生愛上了狐妖,被迷得神魂顛倒不思前途,最後非要跟狐妖私奔,對吧?”

“與我無關。”我冷冷地說。

無論我怎麼捂住耳朵,黑狐的聲音都會清晰地傳入我耳中,我捂住耳朵的舉動起不到任何作用。

“其實不是書生愛上了狐妖,而是狐妖愛上了書生,甚至甘願為了他而捨棄自己的修為,變成一個凡人跟他白頭偕老。”黑狐的語氣十分平靜,真的從頭講起了這個故事。

“可是書生卻不同意,他說要狐妖好好地活下去,不要為了他做這種傻事。狐妖非常感動,覺得這個書生一定是真心愛自己的,於是更加賣力地替他付出。書生家裡窮,她就用法術想儘辦法為書生湊夠買書的錢、還有進京趕考的錢。”

“書生很有才華,他夜以繼日地發奮讀書,真的換來了高官厚祿,這時,書生又對狐妖說,他真的放不下狐妖,也想要跟她一起白頭偕老了,於是,狐妖就真的捨棄了自己一身修為,成為了一個普通的凡人女子。”

“狐妖本以為書生會明媒正娶,娶她進門,可是萬萬冇有想到,書生娶了另外一個大戶人家的女子做正妻,隻讓她做妾室。書生對狐妖說,他考上了功名,卻也因此在成親這方麵身不由己,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不得不做出讓步,才隻能忍痛娶不愛的人當正妻。”

“狐妖信了,因為狐妖本就不在乎人世間的那些條條框框,妾室又怎麼樣?她覺得隻要書生是愛她的,她能跟書生白頭偕老就夠了。”

不知不覺間,我竟然真的被黑狐口中的這個故事吸引了一絲注意,因為我心裡的直覺還在告訴我,這個狐妖最後可能……冇有撈到什麼好結果。如果書生真的深愛她,又怎麼會一考上功名就迎娶其他女子當正妻呢?

“可是狐妖變成了凡人女子後就發現,凡人真是扛不住歲月匆匆啊,容顏漸老,這是從前的狐妖都冇有想過的事兒,她在漸漸老去,書生身邊的美人卻不斷地多了起來。甚至漸漸地,書生隻會把她仍在彆院,不再來看她。”

“她曾經質問過書生,不是說好了一起白頭偕老嗎?為什麼到頭來隻留她一人獨守空房,隻換來了書生的嗤笑,笑她早冇了當初的漂亮臉蛋和身段,一個老女人誰會喜歡呢?”

“狐妖終於徹底醒悟了,書生從頭到尾都隻是在利用她而已,想清楚的她憤怒地想要撕了書生跟他養的那群小賤人,卻發現自己早就不是當初那個會用法術輕易捏死凡人的狐妖了。”

聽到這裡,我終於忍不住睜眼,我與黑狐對視時,看見了她嘴角淡淡的笑。

“你……你這個故事……”

“你也不算太蠢嘛,這不是猜對了嗎。”黑狐說,“對,這個故事裡的狐妖,就是曾經的我。曾經的我,也不是冇有死心塌地地愛過一個人。”

且不論黑狐跟我講她經曆的目的是什麼,我這時真的好奇,當初自廢修為的她又是怎麼變回來的,“那你……你明明都已經自廢修為了,為什麼又變回來了,重新修煉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