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蛇瞳 >   第3章 還債

蛇群不再蠕動,那些發了瘋往我和奶奶身上撲的蛇也退了下去,門口的蛇群忽然騰出一片空地,一道白色的人影出現在那兒。

我紅著眼,咬牙說,“我答應你……我懷蛇胎,但是你能不能救救我奶奶。”

看著奶奶呼吸逐漸微弱,臉上的神情也越來越痛苦,我覺得心底冰涼,一想到我竟然要眼睜睜看著我這個最後的親人死在麵前,我眼前就一片淚水模糊。

那個男人忽然朝我勾了勾手指,“過來。”

我因為恐懼而不敢輕易靠近他,此時蛇潮忽然讓開了一條路,白衣男人大步朝我走來,一把捏住我的胳膊把我從床上拉下來。

他無視我的掙紮與反抗,直接把我扛起,摔到了另一個房間的床上,居高臨下地看著我,“我給你這個機會,我救你奶奶,而你懷蛇胎來抵債。”

他的目光落在我腳腕上,那鈴鐺雖然已經失了作用,可我已經習慣了每天帶著,並冇摘下,他一手扯掉了它,眼底全是怒火,“就那隻狐狸,他算個什麼東西!”

在我吃痛的同時,他一隻手探入我的睡裙。他的皮膚溫涼,不似尋常人體溫,那隻手由下向上撫摸過我寸寸皮膚,從大腿一路滑至更深處,惹得我一陣不由自主的顫抖。

我慌了神,顫抖著想躲開,但他緊接著將我雙手交疊,牢牢地按在頭頂,唇瓣先是在我的唇上輕輕一點,隨後落在我脖頸間啃咬,鼻息噴灑之時我大腦一片空白,隻感覺身下也是一陣酥麻,任由他在我身上留下印記。直到他徹底欺身而上的時候,我猛地意識到,壓在我身上的根本不是個人,而是一條蛇啊!

我又開始掙紮,可是他那可怕的力道壓得我動彈不得,我隻得扭過頭去,屈辱地閉上眼睛不去看他,心中祈禱這一切趕緊過去。

他空出來的一隻手忽然捏著我的下巴,強迫我正過頭來,聲音在爆發的邊緣,“蘇婉,現在是你在求我,你就這個態度?”

我心底泛著噁心,不敢睜眼去看他,他卻不說話了,按著我的手更加用力,接下來的動作一改先前的溫柔,絲毫不顧及我的感受,疼得我泛起淚光,想要喊叫時喉嚨裡卻像堵了一團棉花,隻能發出微弱的**。

下shen的痛楚讓我想要拚命逃離這間屋子的同時,我卻覺得雙眼也傳來些許灼痛,可我已經無暇顧及眼睛的異樣,我連哭都哭不出多大的聲音。

那一晚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暈過去的,第二天再醒來的時候,屋子裡瀰漫著一股若有若無的蛇腥味兒,還有一片旖旎。身體痛得快要散架,我在床上躺了了很久,才硬咬著牙爬起來去看了奶奶,她手背上的傷口已經褪去黑色,但是卻在昏迷。

我放了一浴缸的水,然後把自己泡在水裡,無聲的流淚。

中午的時候,我給自己換了長衣長袖,遮住身上的痕跡,又去了黃婆家。黃婆看見我的時候震驚我居然還活著。

我冇管她上下打量的目光,問道:“黃婆,我奶奶昨晚被蛇咬了,現在中的毒已經解了,但是人還昏著,您能不能幫幫忙。”

聽見我說被蛇咬的事情,加上我脖子處那些很難遮擋嚴實的痕跡,她已經全都明白了。黃婆搖搖頭,“丫頭,既然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你就彆來問我了,不出意外,他今晚應該還會回來,你奶奶的事情,還是問他吧。”

“可是……”

黃婆擺手,“走吧,那位常仙脾氣不好,老婆子我也不想引火燒身。”

黃婆已經打定主意不想再插手我們家的事兒,我隻能打道回府,給自己做了一頓午飯吃,然後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又睡了過去。我不知道睡了多久,竟然是被眼睛疼醒的。

我捂著眼睛,感覺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掉出來了,好像眼睛昨晚就開始疼了,我難道也不知不覺被蛇咬了?

眼睛因為疼痛一直在流淚,我的視線也因此模糊,閉上眼睛就覺得眼皮被燙的厲害,睜開眼又覺得眼球一跟空氣接觸就好像被針紮。我想下床去冰箱裡找點冰塊,門外卻突然響起了腳步聲。

窗外,天竟然已經黑了下去,腳步聲很輕,就停在我門外,我知道那一定不是奶奶,就隻能是昨晚那個人。

“醒了?出來。”他的聲音聽不出什麼情緒。

我不自覺攥緊被子,“你要做什麼?”

他站在門外說道,“想要你們蘇家剩下的人活下去,就當我的弟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