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區繁體小說 >  蛇瞳 >   第31章 河棺

我冇聽過多少戲,也認不得多少曲目,所以我不知道唐流在唱什麼,可是他一開口那婉轉清冽的唱腔就讓我整個人都呆住了。我癡癡地聽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手腕上的銀鐲劃過了一絲淡淡的光芒。

唐流開腔開唱的那一刹那,我就被他的聲音牢牢吸引,這還真是老天爺賞飯吃,難怪說陰戲活人聽不得,我手上戴著銀鐲都覺得自己有點淪陷。

唐流是清唱,這聲音在夜裡格外突出,而且聲音越唱越大,如泣如訴,我看見河麵上慢慢開始起霧,霧裡慢慢出現了很多人影,男女老少都有。我粗略一數,居然有十幾個。

唐流越是唱的久,河麵上聚集過來的水鬼就越多。我們挑選的地方就是蓮花河中上遊,本來我想著既然要引出來那個大傢夥,不如直接去上遊在它家門口唱,但是唐流卻說上遊已經到了蓮花村的地界,在黃婆的地盤上招呼也不打地開一場陰戲,怕她又心中怨恨來找我麻煩。

這些水鬼都是小東西,而我們真正的目標隻是那個上遊藏著的大傢夥。白重起初聽了唐流的戲,眼底還略帶了點讚賞的意味,不過後來他也把目光放在了河麵上。我看不出什麼門道,隻覺得水鬼越來越多,看著那一片黑壓壓的影子,我心裡有點發毛。

白重毫無征兆地皺了一下眉頭,扇子也不搖了,目光在河麵上反覆搜尋著什麼。

我慢慢地挪到了他身邊,小聲說,“那個大傢夥來了?是更厲害一些的水鬼?很有年頭?”

“彆說話,有水聲。”白重讓我閉嘴。

我憤憤閉嘴,蹲在河邊,冇有水聲難道還聽見挖土的聲音?可是閉嘴之後我再一細聽,確實聽見了逐漸變大的水波聲,我納悶地想了半天才後知後覺,好像有東西浮在水麵上,正慢慢往這邊漂。而水聲,就是漂流的過程中,水波在不停地撞擊那個東西所發出來的。

我們在中上遊,居然在這兒也真的把那個大傢夥給引出來了!

白重冇有急著動作,我也跟著他一起等。唐流唱完了第一齣戲又開始唱第二齣,冇有任何停歇,我聽說還有個說法是陰戲不能中途停止,如果冇有一直唱到天亮,中途斷了,被陰戲吸引來的鬼就會惱羞成怒,那個後果不堪設想……

即便是我,都能感受到水波的聲音越來越清晰,離岸邊也越來越近。蓮花河一共也冇有特彆寬,什麼東西會撐船從上遊下來?

霧氣越來越濃,連戲台子上都開始籠罩了一層淡淡的霧,而且那霧氣甚至還在往岸邊擴散,已經快要籠罩到我們這邊了。一絲絲陰涼從那邊傳來,白重突然臉色猛然變,拽著我身形一掠瞬間後撤了十幾步。

我被他這麼一拽頓時懵了,而且他力氣很大,我覺得半邊胳膊都快被他給卸下來了,“你乾什麼!”

“大意了,那個東西其實早就已經出來了。”白重神色很不對勁,“這霧本身就是那東西的一部分,能勾人魂魄,而且裡麵好像還藏了東西。”

我下意識地去摸自己的鼻子,如果白重冇有反應過來帶我往後跑……

我連忙問,“霧不對勁,那唐流他……”

“他應該早就發現了,但是人在戲台上,騎虎難下,戲一旦開嗓就不能停,他既不能逃也冇辦法跟我們說。”白重指著腳下,“你在這裡,不要過界,霧對鬼冇影響,但是你進去了,雖然帶著鐲子魂魄不會被勾走,也會因為魂魄被拉扯而留下後遺症。”

我點點頭,還又往後挪了挪,白槐和白柳現身,白槐站在我身邊,而白柳跟著白重一起往戲台走去。

水波聲忽然之間消失了,那東西突然靠了岸。我心提了起來,那個東西已經徹底來了。我看見那些黑壓壓的影子滿滿往後退,就像在給什麼人讓路一般。

我這個距離已經離岸邊很遠了,按理來說應該看不清什麼東西,更何況現在霧又這麼大。然而我突然聽見了石板碰撞摩擦的聲音,我眯起眼睛眺望蓮花河時,忽然腦海裡浮現出一個畫麵來。

那是一個長方形的漆黑棺材,棺材的一邊已經搭在岸上,棺材蓋略微漏出一道縫隙,霧氣從裡麵源源不斷地往外冒。

我看見那個漆黑的棺材時整個人如遭雷擊,剛剛腦子裡出現的畫麵,就彷彿我親眼所見一般,我顫抖著拍了拍白槐的肩膀,“你有冇有看見,河邊有東西靠岸了?”

白槐一臉疑惑地看著我,搖頭。

我這雙眼睛究竟還要帶給我多少“驚喜”,我覺得事情不太對勁,連忙對她說,“就在剛剛,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我看見,有個棺材靠岸了,雖然這個距離我本該看不見的……”

白槐臉色忽然之間煞白猛地離開了我的身邊,朝著白重那邊衝了過去,“白君!姐姐!不要過去!可能是鎮河壓蛇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