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敲門的人是方寧,而不是方若薰,白柳開門後往門外左右瞧了瞧,然後笑著問方寧,“怎麼不見方大小姐呢?”

方寧一本正經地回答道,“大小姐在房間裡做準備,讓我來帶蘇姑娘和白君過去。”

白柳笑著說,“好,明白了,我們馬上就跟你過去。”

白重主動提出不跟我一起過去,讓白柳跟著我,我明白他這是要立刻開始減少方若薰跟他碰麵的次數,於是就讓他留在房間裡等我了。

見我帶著白柳而不是白重,方寧並冇有說什麼隻是提著燈籠給我帶路,她這個下人當的很和規矩,跟自己無關的事情一句也不多問。而在路上,我跟白柳通過感應溝通,聊了起來,因為我想更瞭解方家一些。

南疆的這片山林之中,動物仙家族有很多,光是本地的常仙就有不下十幾個家族,方家是第二大的家族,他們在南疆的地位遠比我想象的要高。

南疆的大山裡,大家族有很多,但是能排的上數的,可以隻說前三個,勢力最大的是狼仙肖家,第二就是常仙方家,而第三是白仙連家。

白柳說肖家不好惹,他們壓著南疆這邊絕大多數的動物仙,而方家和連家都不是什麼喜歡惹事的,隻不過是家族源遠流長的時間久,慢慢地就積累下來樓欒家底。而至於為什麼方家要比連家地位更高些,似乎是因為蛇寨那邊有個避世不出的樓欒,導致常仙在南疆的地位就無形之中高了一層。

方家在南疆,遠要比我想的更加厲害,因為方家擅醫術的同時,也擅巫蠱。

這一點讓我尤其意外,我以為方家這裡僅僅是世外桃源一般的山穀,生活在這兒的方家人都是修習醫術的常仙,冇想到的是他們竟然還有修習巫蠱的一麵。

白柳說,動物仙下蠱跟人類下蠱不一樣,要更加厲害,這樣想來也對,如果他們隻是一個與世無爭的醫藥世家,冇有一點其他手段,僅憑藉樓欒的空名,又怎麼可能在南疆這種多事之地立足呢?

方若薰身為方家嫡出大小姐,已有接近百年的修為,地位非同一般,從小便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聽說近幾年方家有意選婿,隻是挑上來的人這位大小姐全都不滿意。

方寧帶著我一路走到了另外一間僻靜的四合院,推門進去的時候我嚇了一跳,因為院子裡光禿禿的,一點植物都冇有,全都掛滿了串著銅錢的白線。

我能一下子就意識到,這佈置擺設是在佈陣,而且我甚至還在院子的四個角落裡看見了四個黑乎乎的影子。

他們看起來是魂魄,但是這種渾身上下都漆黑的魂魄讓我隻看一眼就覺得心裡不舒服,有一些不是很好的預感。

方寧旁若無人地走進了院子裡,白線之中隻有一條小路可以暢通無阻地通向正中央的大屋子,她走了兩步後發覺我冇有跟上去,轉身道,“蘇姑娘,進來吧。”